序言

当我们透过思维来考察人类历史时,在我们脑海中首先呈现的是一幅由种种联系和相互作用无穷无尽地交织起来的画面,这幅画面里的一切都在流动、变化、消逝。历史是流动变化的,它不曾一刻停止、不曾一刻静止,就像人体的新陈代谢、细胞的生死更迭、宇宙的无穷扩展。历史中的事物,也不会固定、僵硬、一成不变,历史里的两性关系的发展就像是自然界里物种的演进,既非静止不动、也非重复循环,而因循着历史的规律,发展演变。

因为马克思主义者是坚定的历史唯物主义者,而历史唯物主义对历史规律有着深刻认识,所以马克思主义者也是坚定的女权主义者。

那么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对历史规律的深刻认识,就意味着马克思主义者是坚定的女权主义者呢?

我们首先要明确一点,在父权社会的今天,谈女权实际上就是在谈男女平等,科学的女权主义追求的不是男权社会、不是女权社会,是男女真正平等的社会。马克思主义者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对人类历史发展的分析,就能清楚地发现,男女平等的实现不是人们的想当然的结果,而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是历史的规律起作用的必然结果。所以,但凡是马克思主义者,就必然是历史唯物主义者,也就必然是女权主义者。

我们现在就从历史的发展中,认识这一规律。

马克思主义者是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激流网为加快合作社内男女同酬,毛主席提出“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

让我们先回到人类文明史以前,来探究一下最早期的氏族家庭是什么样子的。

最早期的人类,采用共同劳动的方式生活,女性主要从事家务劳动,男性主要从事外出劳动。两者的劳动并没有孰轻孰重之分,简单的分工还没有变得不平等。原始的血缘家庭是人类最早的氏族家庭,处在同一辈分的人们之间可以相互自由地交配,由此上一辈的所有人便成了下一辈所有人的父母,群婚制是这时的婚姻形式。渐渐地,经过很长的历史时期,近亲交配的后果使氏族首先不再允许同母所生的兄弟姐妹发生性关系。进一步地,被排除通婚的亲属范围次第扩大,最后氏族家庭里形成了一对暂时松散地结合的配偶的制度。即使这样,和别的异性发生性关系也是被允许的,此外,配偶的任一方提出离婚,那么婚姻关系也就自然解除了。男女双方在婚姻中的地位完全是平等的。长期的这种天然的性关系,导致人们“只知其母,不知其父”,因此依照血缘,亲属只能按母系来划分。于是,分工的平等、婚姻的平等和母系划分,一同构成了母系社会。

马克思主义者是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激流网四川女王谷的一妻多夫文化被认为是母系社会群婚制的遗留(图为当地民居)

但是,之前推动婚姻从群婚向松散结合的一对配偶发展的那种自然的力量现在已经走到了尽头,即将的变化将是在一种社会力量的推动下发生的。这种社会力量便是:由于人类走向了畜养家畜和农业耕种,生产力的发展使劳动产品除去自身消费外有了剩余,个人财产出现了;而畜养家畜和农业耕种主要由身体更强壮的男子进行,习惯上男子占有这些财产;伴随着个人财产的增多,男子对亲生子女的继承权也愈发看重,因而要求对亲生子女的确凿无疑的确认,由此,男子和妇女只允许有一个配偶的婚姻制度产生了。同样,在原有的母系氏族里,失去父亲的子女只能留在母系一方,而父亲的遗产却留在父亲所在氏族的一方,这已经不能满足父母对子女拥有继承权的期盼了,从而以母系论亲属的体系改变为了以父系论氏族的体系,这样子女和遗产都能够留在父系氏族内,父系氏族因此产生。劳动的进步没有让妇女地位提高,相反,妇女的家务劳动在男子谋取生活资料的劳动面前显得相形见绌,男子的劳动占据了统治地位,男女的分工由平等变得不平等,父权的统治也产生了。而随父权统治一起来的,便是从群婚制那里所遗留下的现在显得格格不入的事物——男子凭借男性权力可以和多个妇女发生性关系,只允许有一个配偶的婚姻制度在父权统治下变成了只有妇女允许有一个丈夫的制度。

马克思主义者是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激流网一个男人有妻子和妾们

卖淫和纳妾产生了,而女子却被要求保持贞操!

现代家庭的出现,本身伴随着严酷的统治和不平等。由于一个劳动力能够生产远多于维持其再生产的生活资料,剥削也有了存在的价值,奴隶制便出现了。此时的家庭,是一个父权家长制的家庭,妻子、子女和奴隶都是家长的财产。男性家长对女奴隶的任意支配权自然而然地存在了。随着奴隶制的解体,人身依附即使得到些许的松绑,但和奴隶一样,被剥削阶级的人在阶级社会里沦为物或商品的性质并没有根除。商品交换的日益膨胀使任何物甚至人(或劳动力)都能沦为商品,而这种膨胀随着资本主义的到来更加高涨。卖淫成为新的流行的商品交易形式。同女奴隶在奴隶主眼中一样,在奴隶制过后的所有历史里,女性都难逃被物化的命运。而与财产有直接联系的这种婚姻也变成了财产关系,富人的婚姻考虑的是财产,只有穷人那里的婚姻才可能建立在爱情之上!这样,没有爱情支柱的婚姻必然导致通奸和嫖娼——看吧,为什么那么多被包养的女人和小三,为什么那么多能花大价钱嫖娼的嫖客,为什么那么多的通奸和卖淫!

马克思主义者是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激流网正在哭泣的未成年性工作者

我们可以看到,家庭关系的演变是历史的,父权占统治的男女不平等的关系纯粹是社会的作用,而非自然的结果。

近代以来,由于大工业生产,机器的使用对劳动力的体力要求变低,劳动已经不再是男子的专利,妇女也可以参与到生产劳动中。二战时,妇女代替男人广泛地参与生产劳动,伴随着女子普遍的劳动参与,现代的女权主义思潮和运动也因此而产生。现代产业的发展更使男女在劳动上的不平等因素减少,经济上的平等促进了男女地位上的平等。但男女真正的平等实现了吗?

答案显然是没有。女性由于生育和哺育子女被束缚在家庭中,导致妇女在社会劳动中处在了天然的弱势;女性由于生理的原因,直接承担着避孕失效的后果,导致妇女在性爱上处在不平等一面。

马克思主义者是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激流网女性因怀孕被公司辞退

可是,这一不平等还会随着历史的发展而改变。

随着历史的发展,随着资本主义固有矛盾的激化和由此带来的阶级斗争的不断高涨,随着无产阶级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断地去斗争,随着无产阶级专政的出现,随着社会主义的到来,男女平等终将实现。

通过历史的规律,我们可以预见,公有制的建立,使子女的教育和抚养转为公共的事业(在私有制下,商品经济再发达,教育和抚养也只能当作商业来办——看看今天的社会就知道了),这样一来,妇女从抚养子女和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只有思想庸俗且完全没有实际经验的人才会把这里说的“解放”理解为把子女和住所从家庭里夺走),妇女才能够真正地和男子同等地参与社会劳动,只有这样,男女地位才能达到真正的平等;公有制还将打破财产对婚姻的约束,同时子女的抚养转为公共事业也消除了非婚生和婚生子女的区别,妇女在性的方面没有了后顾之忧,性解放才可以真正的实现,以性爱为基础的婚姻才得以真正地出现。只有在社会主义,一个男女平等,以纯粹的性爱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婚姻制度才能建立起来!

马克思主义者是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激流网苏联的公办幼儿园。子女被送到幼儿园,父母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劳动

历史发展的趋势,既不是男权也不是女权,而是男女的真正平等。这个平等不是我们在脑海中天才地想出来的,不是因为它在理性的思想中更公正,不是因为它在道德上多美好,不是因为它在现实中的对比多残酷,不是我们信仰理想社会的到来,不是一个乌托邦和反乌托邦的“思想游戏”,而是它是和资本主义经济矛盾的运作规律、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的现实规律相契合的,这种规律的历史结果必然是男女平等,即伴随着矛盾的客观运作,社会主义的到来,男女平等地参与社会生产和公有制对家庭的解放,必然将实现男女的真正平等。

今天,一些女权主义,忽视现实的经济规律和阶级斗争规律,不从所有制上去改变,认为凭借道德呼吁和完善立法,认为通过这些上层建筑的改善,男女的平等地位就可以一劳永逸地保持下去了。这样提出的女权主义只能是空想,因为当经济发展良好的时候,女性的这些权益都能得到保障,一旦经济压力增大,这些权益也将随经济繁荣的消失而消失。  

除此之外,极具有欺骗性的是一些打着女权主义旗号的伪女权主义,它们欺骗广大的妇女群众。这种伪女权主义,不但不反对现存的经济关系、阶级关系,反而还依附于这种不平等的经济和阶级关系,认为在这种不平等的经济和阶级关系下,去讨好男性,用自尊换取卑微的“被男性统治者施舍来”的物质利益,就是实现男女平等,实则上是自我地贬低女性、物化女性,为男权高声喝彩。

马克思主义者必然是女权主义者,因为历史的规律表明,社会主义的必然到来,必将导致男女平等的必将到来。而现代女权主义只有和社会主义结合,其奋斗目标才能最终真正实现!

社会主义万岁!女权主义万岁!男女平等万岁!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克思主义者是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马克思主义者是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激流网(来源:思行学社。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