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们:

你们好!昨天把这首《归去来兮》寄给你们,不知是否收到?是否有用?

如有用,注中请帮我加上:“中国人的‘红色年华’就是伟大的毛泽东时代”,把什么是“红色年华”说清楚。

写这样一首,是因为生了这场病,提醒我,应当准备结束了,办后事了,需要考虑应当有一个什么态度。

碰到这个问题,首先想到的是陆游那首《示儿》:“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也联想到李清照的那首《乌江》:“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再加辛弃疾那些词:“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南宋时代这些爱国者,处在失败了、国破家亡了,老了、将死了,看来都是悲天悯人、无可奈何。尽管他(她)们认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还要像当年那样:“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还希望“王师北定中原”,但实际,在他们生命结束以前,这些都未能实现,所以在他们撒手西逝的时候,内心是痛苦的。

这种情况,同咱们今天颇有相似。

不过,咱们同他们虽然都是爱国者,我们毕竟是无产阶级、马克思主义者,我们懂得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懂得社会发展的规律;我们懂得物质和精神的辩证关系——物质决定精神,精神又反作用于物质,知道应该充分发挥主观的能动作用。在人生的暮年,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尽力而为。借用两句成语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我的这首小诗表达的就是这些思想。

暮年了,我的身体衰弱了——“肺气栓”了,但我的革命精神使我胸怀旷达。心火还足以“燃犀角”,把“灵怪”揭露出来。我又不是一个人,革命自有后来人,咱们的《红色年华》、“红色中国”挺立起来了。年龄规定我要“归去”,却可以唱着凯歌归去。这同南宋这些英雄、思想家“归去”时的悲观不同。

特别重要的是:客观世界都不是失败,而是肯定发展、进步的:

一、中国社会,自南宋亡以次,元、明、清、孙中山的中华民国,直至中国共产党、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是一个时代、一个时代,从封建社会、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新民主主义社会,到科学社会主义社会,不仅没有停滞、倒退,而是大大地发展、进步了。

二、南宋时代的英雄、思想家岳飞、文天祥、辛弃疾、陆游、李清照,人虽然早已不在世了,直到今天,正像文天祥所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上千年来都成为名垂青史的伟大人物,为人民景仰,成为中国人的典范。而他们的对立面,秦桧、贾似道之流是遗臭万年的。

三、岳飞、文天祥、辛弃疾、陆游、李清照的光辉著作,都为后人重视、学习,流传下来,成为中华民族浩如烟海的文化宝库中的瑰宝,人类文化宝库中的瑰宝。

所以,他们不仅不是“失败者”,相反,是推动中国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和指南。

韩西雅同志给我们的一封信-激流网1973年,韩西雅访日期间与日本工人合影

今天拿他们来同咱们相对比,许多地方也很相似。

当今中国的那帮赵构、秦桧、贾似道们,利用他们手中的权,专了中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政。他们痴心妄想,认为历史的进程是可以阻挡的,历史的车轮是可以由他们倒转的;资本主义、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是永存万岁、并且可以由他们来输血救火的。

如此反动,理所当然地遭到了我们这些无产阶级战士、马列主义者、毛泽东的学生的反对、批判。

我个人的体会是:三十多年来,修正主义的反动理论和路线不断“创新”,在中国消灭科学社会主义、复辟资本主义。我们针锋相对,与之斗争。资产阶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悬在我们头上,我们却一直傲然挺立,战斗不止。我们义正词严地向群众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表面看我们势单力薄,一再遭打击;另一方面,斗争的影响不断在群众中扩大传播,我们有如当年的岳飞、文天祥、辛弃疾、陆游、李清照。

形势,现在可能到了南宋末年的状况。而我、我们中的有些老战士,也因为年龄,将要“归去”。

但是,上面的介绍说明:人民革命的斗争、代表人民利益者的斗争、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斗争史实和战绩,是物质不灭的,总要在以后的历史上流传下去的。斗争中形成的文献,更是白纸黑字,消灭不了的。我们的著作,也将像岳飞的《满江红》、文天祥的《正气歌》、辛弃疾的“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那些充满豪情的词章,以及李清照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英雄诗篇,传给后代。

我之所以不嫌啰嗦地写这封信,不是为我自己,而是告诉你们,也请你们转告其他战友们,我们的斗争是正义的、伟大的、消灭不了的。即使是我这样老的,死了,我这三十多年斗争的史实和著作,也将像南宋时代人们一样传下来。至于你们年轻人的斗争就更有现实意义了,不要小看自己。以后封网站这样的事还会发生,只要我们坚持、依靠群众,斗争一定会推动中国向“红色年华”、“红色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前进。

将被历史抛弃的将是今天的赵构、秦桧、贾似道,真是“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敬礼!

韩西雅  

2012年9月7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韩西雅同志给我们的一封信-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韩西雅同志给我们的一封信-激流网(作者:韩西雅。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