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西雅,1923年生,浙江嘉兴人。小时候家里穷,上不起学,只上到初一便辍学了。辍学后到上海当店员。17岁便在职工运动中入了党,从此,小小年纪的韩西雅便意识到自己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光荣战士,树立了为无产阶级奋斗终身的理想。

世界工联理事会勇斗苏修 ——工运老前辈韩西雅小传-激流网韩西雅同志

“我这一辈子只干了一件事”——谈起自己的人生经历,韩西雅老人总是这样简单明了。这不全是自谦之词。的确,韩老一辈子都在做工人工作——解放前在上海做店员工人,1940年入党,作为地下党员做工人工作,解放后曾任中国店员工会上海市委员会副主席、上海总工会秘书长,后来又调到中华全国总工会,任全总办公厅主任、书记处候补书记、宣教部长,直到离休。离休后,本应休息,颐养天年,但是,老人却放心不下,仍要“自寻烦恼”,为工人阶级的事业操心。

初生牛犊忙工运

入党的第二年,韩西雅便发挥“初生之犊不畏虎”的精神,发动工人与资本家斗争:这一年,韩西雅了解到一个工厂职工的伙食很差,资方还不准青年工人在业余时间出厂。韩西雅按党的指示,鼓励他们团结起来,向资方要求改进。他把工人的斗争写了报道,发表在报纸上。资方怕事态扩大,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职工们的要求。初战告捷,韩西雅同群众团结得更好了,从中发展了党员,建立了党的组织,开辟了一个新的阵地。一个弱冠少年,毫无经验,但是有了党的领导,他觉得心明眼亮,劲头十足。自此以后,韩西雅开始一边当店员谋生,一边每天利用业余时间到党所领导的公开合法的群众团体中去宣传组织职工。

世界工联理事会勇斗苏修 ——工运老前辈韩西雅小传-激流网青年韩西雅

1943年,上海酱业的店员,月薪只有几斗米的钱,连果腹也不够。店员们奋起斗争,向资方同业公会要求把每个人的月工资提高到最少一石米。资方被迫同意,积极带头斗争的店员代表得到了群众的拥护。他们趁机改选工会,把带头的店员代表选成了工会的主要成员,居然在日寇的白色恐怖下,把工会的领导权夺了过来。为了加强酱业中党的力量,党组织把韩西雅派了进去,以工会“招考”的名义,把他“录取”进去当一名工会“书记员”。他主要负责编辑出版一份职工月报,同时进行发动群众工作。韩西雅,一个小学生,从来没有编过报纸,用他自己的说法是“赶着鸭子上架”,边工作边学习,居然也干了起来。从此以后,直至全国解放,韩西雅一直都参与了酱业工会的党群工作。

抗日战争时期,党在白区的工作,就是深入联系、宣传、组织群众救亡、抗日,不当亡国奴,支援抗日战争。韩西雅一直在店职员等领域中做群众工作,是党领导的工人运动中的一名光荣战士。

1945年,抗日胜利了。国民党反动政府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发动内战,遭到了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的反对,开始了解放战争。全国出现革命高潮,白区群众运动也风起云涌。在上海,党领导开展的大规模政治斗争,如:悼念被国民党特务暗杀的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追悼会;“六•二三”反内战大游行;劝工大楼“抵制美货,爱用国货”集会被国民党特务破坏,打死店员梁仁达和此后追悼梁仁达的游行、集会等。这些斗争,韩西雅都积极地参与其中。

上海解放前夕,共产党在上海发动群众反搬迁、反破坏,护厂护店,迎接解放。韩西雅作为党的一名干部,积极参加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做了大量的工作。在上海回到了人民的怀抱后,韩西雅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到工会的组织工作中。上海30多万店职员组织成一个统一的店员工会。作为中国店员工会上海市委员会副主席,韩西雅带领广大会员认真执行党的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城乡互助、内外交流、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国家经济建设政策。这个时候,资产阶级唯利是图的本质并没有改变。他们不主动提高职工的工资待遇,偷税漏税是普遍现象。特别恶劣的是,资产阶级在承接国家加工定货、承产抗美援朝物资等时,大量进行行贿、偷税漏税、盗窃国家资财、偷工减料、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五毒”行为。韩西雅响应党的号召,发动工人阶级开展了轰轰烈烈的“五反”,为打退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而斗争。

据理力争,为国争光

1954年,韩西雅调到上海市总工会,并兼管工会的国际工作。工会国际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国际上同美帝国主义和苏联修正主义斗争,向各国来华、来沪的工人会代表进行宣传;在参加由苏联修正主义控制的世界工联的国际会议时,面对面地同苏联及其追随者做斗争。

世界工联理事会勇斗苏修 ——工运老前辈韩西雅小传-激流网1973年,韩西雅访日期间与日本工人合影

韩西雅至今引以为豪的一件事,就是代表中国工会,亲身参与了一场同苏联修正主义的比较重要的斗争:1966年12月在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召开的世界工联十六次理事会会议。会议是12月6日开幕的。7日,韩西雅代表中国工会就会议的第一项议程发言。发言向全世界揭露了苏联修正主义勾结美帝国主义,镇压世界人民革命斗争,出卖国际工人阶级根本利益的叛徒、工贼嘴脸。仅仅讲了几分钟,执行主席就声称中国工会反苏,阻挠和干涉韩西雅的发言,并且关闭了翻译箱。面对这样的情况,韩西雅毫不退缩,在没有扩音的情况下,痛斥这种反民主的丑行,并责问苏联修正主义者:既然你们的外交部进出白宫进行秘密交易;既然莫斯科门庭若市,在越南问题上为美帝国主义推销“和谈”骗局;既然你们在欧洲大搞“和缓”,帮助美帝战略东移,增兵南越,难道还能指望我们不揭露吗?苏修代表及其一小撮追随者慌作一团。随后,执行主席宣布中止这一天的会议。

7日晚上,保加利亚工会主席久洛夫会见中国代表团,进行威胁诱骗,妄图要中国代表放弃反对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的立场,甚至声言:“不能允许对苏联的攻击。”以韩西雅为首的中国代表在严词驳斥后指出,“你们的发言稿必须送请格里申(苏联工会代表团团长)审查,那是你们的事,中国代表的发言,只能阐明中国工人阶级的立场,任何人妄图要我们改变立场,那是永远也办不到的。”当晚,代表团致电全总领导,报告了斗争情况,并请示决策。

8日上午开会后,中国工会代表坚决要求继续7日被中断的发言,但再次遭到执行主席的无理拒绝。中国代表团副团长卢宗英就会议第二项议程发言,揭露修改世界工联章程是为苏联修正主义的阶级投降路线服务,会议的执行主席又公然采取休会的恶劣手段,中断中国代表的发言。苏修及其追随者在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幕后策划后,终于打出了赶走中国代表团的最后一张牌。在复会以后,由世界工联总书记路易•赛扬出面,向大会提出了一个主席团的所谓决定草案,企图剥夺中国代表团出席世界工联第十六次理事会会议的权利。面对苏联制造的这种对中国工人阶级严重政治挑衅和分裂国际工会运动的行动,韩西雅立即上台发表强烈的抗议声明,逐点驳斥了这个非法的反华决定,指出这是对中国工会和中国工人阶级的严重的政治挑衅;证实苏联修正主义领导集团大帮凶、大叛徒、大工贼面目的又一次大暴露。声明郑重指出:世界工联必须立即撤销非法决定,公开承认错误,并在下届代表大会上公开谴责这种分裂行动,否则,中华全国总工会不能不考虑对世界工联的态度。

阿尔巴尼亚代表随即登台发言,谴责苏联的卑鄙行径。这时,苏联竟然指挥他们的喽罗上台,冲撞阿尔巴尼亚代表,甚至派遣不明身份的人使用暴力,把阿尔巴尼亚代表推下讲台。当中国代表上前阻止这种暴行时,事先安排在中国代表团周围的彪形大汉蜂拥而出,冲撞中国和阿尔巴尼亚代表。这时全场哗然,苏联修正主义者的法西斯面目暴露无遗。中国代表团强烈抗议此种暴行,退出了会场。阿尔巴尼亚代表也坚决抗议苏联修正主义者的野蛮行径,退出会场,并发表书面声明。越南、越南南方、印度尼西亚、锡兰、朝鲜、罗马尼亚、古巴、日本等代表团都表示反对世界工联这个决定。委内瑞拉等不少代表团不参加投票。一些保加利亚工人知道这个消息后,专门前来找中国代表致敬,愤怒谴责苏联修正主义。

在世界工联会议上出现这样的斗争,是意料中事。在中国共产党同苏修集团大论战以后,毛主席早已提出,对苏修控制的那些国际群众组织我们是否还要去参加他们的活动?

中国工会通过这次会议,取得了中断同世界工联来往的主动权。接着,青年、妇女、文化等各界,也通过各自的斗争,同苏修控制的相应组织终止了来往。这是中国共产党同苏联修正主义集团通过大论战,使两党、两国划清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同现代修正主义的原则界限以后,群众团体也划清了原则界限的一个重要步骤。

12日,韩西雅率中国工会代表团回到北京,受到中华全国总工会的负责人和首都工人代表1000多人的热烈欢迎。

心系工运焕青春

……岁月如歌,当年的反修战士转眼到了耄耋之年,国际共运的形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忆起当年与苏修战斗的情形,老人仍激动不已。韩西雅看重这段历史是有其原因的。如果说当年的反修斗争是在毛主席领导下进行的,那么,时至今日,面对中国工人阶级地位低下的状况,捍卫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已成为韩西雅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中国工人阶级而忧,为党和人民的前途而忧,成为老人晚年生活的主要内容。韩西雅离休后以文字写作为武器,继续战斗:面对不良企业钻《劳动合同法》的空子掀起的“辞工潮”,他写下《全国总工会对私企“辞工风潮”应当有所作为》;富士康跳楼事件后,他愤而写出《“泰罗制”“军事化”的企业管理方式必须废除》;听完青年下厂的成果报告会,他热情地赞叹“工农结合成洪汇,直扑高处钓鱼台”。

世界工联理事会勇斗苏修 ——工运老前辈韩西雅小传-激流网

2006年,位于上海市原棉纺二厂旧址内的顾正红烈士纪念碑被开发商拆毁,韩西雅愤而作五绝《海上刮逆风》:百乐门重起,推倒顾正红。谋财捞国土,竟向祖宗攻。2008年,上海市顾正红纪念馆重新开馆。图为韩西雅与夫人在重建的顾正红烈士纪念碑前

韩老就是这样,一辈子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上,为社会主义的前途、为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命运而战斗不息……

赤胆忠心诗言志

韩老自云:“面对正负、真假、善恶、美丑,神志尚清,不可不辨;正义在胸,不能不争。这就把本应退居林泉、颐养天年的耄耋之人逼得慷慨悲歌,逼到横刀立马之地;把本应恬淡陶情的诗词变成了明是针非的武器!”韩老自称“老来反倒学诗词”。韩老写诗词,不是追求“恬淡陶情”,而是将诗词作为“明是针非的武器”!

1993年,在毛主席百岁诞辰时,韩西雅赋诗一首,以表达对毛主席的怀念:

满江红•毛主席百岁瞻仰遗容

满腹忧思,来谒日,秋风萧瑟。见主席,安然高卧,似犹思索。脑蓄真诠知举废,胸怀劲旅方筹策。貌岿然,仍令害人虫,心惊愕。

只当代,风涛泼;列宁骨,将埋脱。纵观人世上,拜金争夺。“贵族豪门”生异彩,“打工仔妹”遭盘剥!问导师,此后百年中,如何作?

韩西雅在人党60周年之际,曾写过一首《满江红•党龄一花甲》:

国难当头,孤岛上,救亡心切。宣盟誓,悲歌慷慨,把红旗接。从此奔腾鏖战急,为争黎庶千秋业。指顾间,六十个春秋,何曾歇?

如今已,双鬓雪;恨霸主,犹没灭!逼神州演变,逞凶威胁。不朽老儿风骨峻,余年还愿挥黄钺。霹雳车,可载此头颅,轰顽敌。

革命老人魏巍评价这首词:

这是诗人的小传,也是作者的言志之作。我非常喜欢作者“不朽老儿风骨峻,余年还愿挥黄钺”这样的诗句。西雅同志,让我们遵循当年的初衷和誓言,永远站在大多数人民一边,为社会主义的前途,为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命运,而继续挥动黄钺吧!

正如魏巍所言,韩西雅就是这样,一辈子站在大多数人民一边,为社会主义的前途,为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命运,挥笔著雄文,生命不息,写作不止!战斗不止!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世界工联理事会勇斗苏修 ——工运老前辈韩西雅小传-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世界工联理事会勇斗苏修 ——工运老前辈韩西雅小传-激流网(作者:红色人物编委会。来源:激流网会刊《红色年华》2014第3期。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