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

本幕写山雨欲来、人心已乱的1980年代末。

内容包括由气功热、出国潮、双轨制、抢购风等单元场景连缀而成的一组乱象。

整个叙事风格宛如一个人穿过大街小巷,走走停停,远望近观,表现上略带荒诞、魔幻色彩。

此幕基本以群戏写国运,具体人物命运相对淡化,仅为侧影或闲笔。

箫声《让世界充满爱》远远述说着。

投影以抽象且表现主义的手法写意喧嚣、亢躁的时代氛围。

题记——

我们走在跳板上

飘飘忽忽悠悠荡荡

凡人一腾空就是仙人

没钱一转体就是有钱

煤球一咬牙一跺脚就是金蛋啊

跳板上的初级阶段

我们走在跳板上

风风火火急急忙忙

劣种一纵身就是良种

土黄一展燕就是蔚蓝

大会堂一狠心一闭眼就是国会山啊

跳板上的初级阶段

我们走在跳板上

双脚正要离地,彩云已经飞散

空空如也,几乎空空如也呀

跳板上的初级阶段……

舞台低窄的灯光区内是一群七扭八歪、足以挑战身心极限的人体造型(或人影)。

空中此起彼伏着怪异、超现实的呼吸吐纳声。

一女子正眉飞色舞忽悠着,略带东北口音

师傅一百四十几岁高龄出山为的啥,振兴中华!

小学没毕业咋的了,照样给中科院办班。

人生旅途栽过跟头咋的了,照样去中南海发功。

师傅的视力,只剩了零点零零三,但全中国属他站得高看得远。

美国总统里根干哈他一清二楚,随时通报中央军委――

右派(恢复正常姿态)

没水平,但确有启发!

女作家(恢复正常姿态)

毛主席不在还真不习惯,老想找个人崇拜崇拜。

一男子(舞台上说得兴高采烈,略带东北口音)

这位老哥问的是啥呢,咱们这特异功能高级班,咋连间屋都没有呢?

毛主席讲话“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啥意思——开门办学。

国家都开放了咱哪能不开门呢。

人体透视可不是透外人么——家里媳妇屁股摸都摸了还透啥呀,大哥我说的在理不?

咱们学隔墙取物,学远程搬运,那课桌课椅让你搬你搬不?只定得去人民银行附近实习呀。

但人民银行那都是人民的财产,咱哪能真搬呢,搬也要到外交公寓、友谊宾馆后身——

俩练功者(恢复了正常姿态)

甲摸口袋:钱包没鼓啊?

乙摸口袋:钱包也没瘪呀——

大妈(路过,感慨)

这位我认得,那几年老管我要水喝。

我叫他大叔他让叫老哥。

喝家伙,一百四十岁,日历都管不住他了!

女高徒(看着别处指桑骂槐)

摸摸自己脑顶当间――只有毛孔吧?

捋捋自己后背中路――只有腔骨吧!

天目没开,也难怪有些人眼皮薄见识短;

等周天通了,就不会说这种腚沟浅水平低的话啦!

倒爷(溜达上舞台)

我当哪丫的呢,原来这丫的。

M俩一号子里前胸贴后背都贴成一人了,谁不知道谁呀。

上礼拜还肏你妈倒三合板儿呢,今儿一鸡巴又触这来儿了——行啊,这世界变化快呀!

《这世界变化快》乐声大作(一小段旋律反复变奏)。

舞台宛如一只热锅,众人四下蚁走,造型可适当吸收太空步、霹雳舞、梅花拳之类元素,但不宜过于写实。灯光一变,众人凝固为一幅群像。

叙事转入下一表演单元:困于时趋、役于妄念的群众中传诵着乱世的神话。

投影台球案上一球击另一球,声音清脆,略带回响,与一人一句的台词形成节拍关系

从前有座山(黑球击中白球)

山里有个洞(白球击中黄球)

洞里有笔军统存放的亿万巨资

(黄球击中绿球,发出悦耳的打击乐声)

从前有个军统(重复以上)

军统有个戴笠

戴笠有个表弟怀里揣着绝代的秘密

一对夫妇

:楞么磕磕,万一要假的呢?

:娘们唧唧,万一要真的呢!

表弟如今不怕老年痴呆

(击球节奏加快)

就怕辜负了这开放搞活的伟大年代

带领敢于吃螃蟹者开发基督山宝藏

让一部分国人先富起来  

推土机掘进机要靠咱们集资

(球声不绝,已是各种球,

包括眼球、地球、月球,)

保险柜运钞车要靠咱们集资

(情绪激烈,推动演员表演)

谁投资谁受益是党中央的政策

要创造咱们的幸福全靠咱们自己

(摇滚《国际歌》)

人群如饮狂泉,原地慢动作奔腾。音乐及表演忽然停顿,一女诚惶诚恐:“咱家钱可全在这儿了”。一男信心满满:“历史性转折到了!”语罢,队伍恢复奔走状

从前有个军阀,军阀有个管家

(众人东奔  投影击球连连,眼花缭乱)

从前有个富商,富商有个遗孀

(众人西走)

从前有个……

一声刺耳的怪响,队列在接下来的台词中解体,人群混沌乱走

从前有帮傻子

傻子遇上了骗子

骗子要带傻子过上好日子

从前有个骗子

骗子遇上了雷子

雷子把骗子铐进了局子

众人凝固。

箫声《黄土高坡》远处响起,叙事转入下一表演单元即1980年代后期的出国大潮。

一男[4]

大叫“等等,等等——”

刚才忘了通报您一情况:我吧,从1988年5月4日下礼拜四起吧哈,就正式成为,您讲话儿,一名侨眷了。

我妹嫁一大(读“的”)老外,在朝鲜跟咱搞过军事交流,整个一中国人民老朋友,您讲话儿!改革改到最里头不就儿改种嘛!

我妹先跟一香港老帮cei,港币是对了,可种儿不对啊。种儿对了不就一步到位么,您讲话儿!

一男:那边那天,那叫一个蓝啊—— 众:您讲话!

一女:那边那地,那叫一个绿啊—— 众:您讲话!

一人:那边那人,那叫一个nice—— 众:您讲话!

队伍开始行走,走在最前面的“侨眷”对身边一位道

瞧中国这他妈路面,我妹回国省亲,一下飞机就把高跟儿撅了!

身边那位抹了把脸

瞧中国人这他妈素质,吐沫星子喷我一脸

一男:瞧中国这他妈人—— 众男:也忒多了吧!

一男:瞧中国这他妈色——众男:也忒黄了吧!

一男:瞧中国这他妈毛——众男:也忒稀了吧!

一女:瞧中国那他妈玩意——众男低声:也——

众男高声

也是得换种人当当了

也是得换个法活活了

也是得换个地住住了

群诵节奏加快,急管繁弦。尝试各种组合方式,可以考虑加进摇滚的元素。

本幕至此为一高潮。

考出去!办出去!

嫁出去!游出去!

出去出去,咱的共产伤疤人家摸着,没够!

出去出去,咱的文化陋俗人家觉着,特逗!

出去出去,咱的全盘西化,哈佛听着亲啊!

出去出去,咱的陕南内裤,嘎那看着新啊!

出去出去――赶紧出去!

出去出去――趁还让出去!

出去出去――咱也挣回外币!

出去出去――咱也混一外籍!

出去出去――我爸当年去延安没去美国如今贴他妈一屋子“难得糊涂”!

出去出去――我们班女生在洗澡堂子里一丝不挂地说:宁嫁外国狗,不嫁中国人!

出去出去――洋妞跟母马似的,来一次管一年!

出去出去――人挪活呀!

出去出去――就他,还出国?出家差不多!

出去出去出去――是男的就得出去――不出去甭进来!

出去出去这就出去――夫人下最后通牒了!

出去出去出去――有出息的都出去了!

出去出出去出去――没出息的更得出去!

出去出去――美国英国加拿大!

出去出去――新西兰日本澳大利亚!

出去出去出去――巴西巴拉圭巴基斯坦巴巴多斯巴布亚新几内亚只要不是中国哪儿都行啊  

舞台凝固,叙事进入下一环节。

众人你追我赶,争先恐后,欲在重新组成的队列中占个好位置。

后面的表演要将这个意思更具象化、更身体化,使之看上去更像一幅《奔竟图》。语言和动作要彼此关照,相互说明,使狭义的奔走富于内涵,让广义的奔走有所落实。肢体表演、舞台调度,应在风格化的慢动做与人体雕塑之间[5]。

女孩(一马当先)

人生就得超越自我!

侨眷(拉着妹妹衣角)

超自个儿哪够啊,超全China,您讲话儿!

女孩(在倒爷背上一拍)

爷们投资移民吧!

女作家(一掌打掉知识精英纠缠的手,向倒爷方向倾身)

企业家打呼噜都是一流的!

倒爷

钱跟灯丝似的,咱跟灯泡似的,少女少妇跟扑楞蛾子弃暗投明似的——

知识精英(对自己的位置大惑不解)

怎么啦,知识刚刚还是“第一生产力”呢?

群诵

走来走去,老九不再老大

改来改去,脑体形成倒挂

写来写去,把海德格尔写凉

嚷来嚷去,给傻子瓜子嚷发

老干部(与老婆、儿子)[6]

:人人一步要到位,您还一年就退位,就别矜持啦

:你跟党图啥? 我跟你图啥!

:清正廉洁您嫁他呢?(指父亲)

:出生入死不就为他嘛!(指儿子)

:贵党铺的是双轨,您就别一根筋了;组织上搞的是承包,您就别包青天了。

:“领导领倒”,就是领头倒;“先锋先疯,”全疯了,就你傻呀!

:社会解散前咱排队头,重新集合咱不能占队尾吧——爸!

:无产阶级再不抢滩,就得被地、富、反、坏、右、劳改释放人员通通抢完!(挥手)老婆子,马上把关系转到公司!小五子,跑步进入第三梯队!双轨并进,左右包抄,坚决拿下一九九零高地。(身子向左一歪,再向右,用巨大的势能将小五子发送到队头)抢滩!

群诵

抢滩——公要变私!

抢滩——权要变钱!

抢滩——计划要改市场!

抢滩——书记要兼老板!

众人叫着“腐败”“不正之风”将小五子往后推,推到知识精英那里。

知识精英(想了想)

一窜稀,便秘就没了。

一腐败,道德理想国就没了。

只要不去道德理想国,去哪儿都行!

边说边推石碾子似地将小五子推回到队头。

箫声《让世界充满爱》

女高男矮夫妻(排在后面)

:咱这队,没按党章排吧;咱工人,不该这么靠后吧——

:赶紧给儿子买《少儿英语》去!(空中传来异响)

青工(比那对工人靠前一些)

混得不算好,可也没垫底。车、钳、刨、铣,我要是歇工,厂里找谁去啊!

农民(蹲地上)

那阵子粮食一长,日子好过,大白馒头能拿脚丫子踢!化肥农药五的一长,农民还咋种地?

大妈(在队尾,但与大家相背)

米也涨,油也涨,水也涨,电也涨,我说给孙子多买几双鞋存着吧——可他小脚丫也得长呀!把我涨糊涂了,队都排反了。我还纳闷——我啥时排过第一呀?(空中异响不断)

一街头不满青年(快步跑过舞台)

钱到儿也长,可架不住啥都长;啥都他妈长,怎么就丫那个儿不长!

倒爷(跟排队的人换币)

九块八?您别逗了,咱别提上礼拜――上世纪几块美元能换一块大洋,如今十个你我也不值一个费翔。

什么“一辈子积蓄”,就不爱听这个!您在中国这一辈子踏实吗?手里捏着外币,等于怀里揣一外国,入睡不是快嘛,做梦不是香嘛!

十块三怎么喳,就别沈着啦!  

个体户(冲队前面嚷)

前面的!这儿可都向钱看呢,您别把钱弄毛啊!这儿都憋着发呢,您别把路领岔呀!

知识精英

我查过美国地图,路线出了问题,应该走弓弦,咱们走的弓背。

右派

“发”就是“毛”,我查了《推背图》,不能说了——(空中传来异响)

街头不满青年(吊儿郎当回到舞台,跟排队的谈天说地)

存款要蒸发,形势要咔嚓,前途要哗啦,美梦要――哎,义务替盖了谱儿做个“中国梦”调查,看看中国人梦都啥色的,大妈您――哥哥你――你老弟――中国就是不一样,梦都够艳的――

大家看看天又看看地,然后面面相觑。空中异响连连。

低音号与高音唢呐奏起《让世界充满爱》,不祥,反讽,充满紧张。

投影无数彩色气球带着快速闪过的繁华梦——1980年代的空想资本主义——向蓝天飞升,在渐渐变成深蓝色的天幕上碎为点点。红色在隆隆声中缓缓流下漫开,把整个屏幕染红……

注 释:

[4]这位“侨眷”的音乐符号不妨与其妹即“女孩”共用一个,因为依附得实在太紧。剧中“两对男女”也是一样。另外,音乐符号出现的时间不必先于人物的出场——它既可以引领人物,也可以陪伴或总结人物,要视具体情境而定。

[5]这样的动—静结合,可为台词留出空间,为更准确的描摹世态人情提供机会。

[6]这爷俩也可共用一个音乐符号,一来无不便处,二来还有些象征意义。

(第四幕完)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黄纪苏 | 我们走在大路上——近三四十年的社会心理史(四)-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黄纪苏 | 我们走在大路上——近三四十年的社会心理史(四)-激流网(作者:黄纪苏。来源:郭松民的散兵坑。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