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按12月26日晚,为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激流网、旗帜日刊、新青年2017共同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网络文艺晚会。本篇推出的是激流网勤务员余锋在晚会上的开场发言。余锋通过对当前宏大时代背景的分析,认为毛泽东的思想和精神依然是我们应对现实问题、解决现实问题的有效方法和路径,并鼓励年轻人在时代的浪潮中,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承担起时代赋予自己的责任。

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学习毛泽东,直面五千年未有之变局!-激流网

今天是伟大领袖毛主席124周年诞辰,非常荣幸和大家一起来度过,非常高兴有这么多同志和朋友参与,而且有这么多年轻朋友参与。激流网的特点,就是年轻读者比较多。

我们纪念毛主席,分为几个层面:敬仰毛主席、学习毛主席、践行毛泽东思想。所以我们的重点不是第一个层面,重点不是谈毛主席的丰功伟绩,这方面谈得已经很多了。重点谈学习毛主席、践行毛泽东思想,这两者可以合二为一,学了不做和做了不学,都是不对的。周总理反对将毛主席神化,在《学习毛泽东》里讲,我们“决不要把毛泽东看成一个偶然的、天生的、神秘的、无法学习的领袖。如果这样,我们承认我们的领袖就成了空谈。变成神了就是可望而不可及了。”神话毛主席的,一般来说正是反对毛主席的人干的。

毛主席之所以成为毛主席,有主观、客观方面的条件。

主观条件是什么呢?是毛泽东善于顺应历史大潮,善于吸收一切优秀文化成果。善于学习,善于进步。我们仅仅回顾下毛泽东青年时代,他形容自己的求学历程是“六年孔夫子,七年洋学堂”。六年私孰换了六个地方,七年新学则报考和就读了七所学校。青年毛泽东,进步变化非常是非常快的:1910年,毛泽东入湘乡东山高等小学堂读书,这个时候他还拥护康梁、主张君主立宪。1911年春,到湘乡驻省中学堂,很快就转变为革命派立场,特别是在保路运动中,为表示与清廷公开决裂,倡议并带头剪掉辫子。之后又接受陈独秀、李大钊等人激进民主主义思想。新文化运动兴起后,接受了更多思想和主义的影响,他自己回忆说:“在这个时候,我的思想是自由主义、民主改良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等思想大杂烩。我憧憬‘十九世纪的民主’、乌托邦主义和旧式的自由主义,但是我反对军阀和反对帝国主义是明确无疑的。”这里有一条主线,即他的哲学思想尽管还游离不定,但他反对封建专制和反帝的社会政治思想是不变的。

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学习毛泽东,直面五千年未有之变局!-激流网

这给我们什么启示?对年轻人我们不能用思想来划线,不能用是否认可毛主席、崇敬毛主席来划线。今天意识形态混乱,年轻人受各种各样思想影响很正常,但只要能够关注社会、关注底层,不固执己见、固步自封,在社会现实面前,总是能取得进步的。

客观条件是什么?就是时势造英雄、大时代出大人物。

青年毛泽东所处的年代,按李鸿章的说法,是“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民族危亡问题,二是封建制度的瓦解问题。两个问题合在一起,的确是“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这个时候,各种药方都试过了,统统无效。而正在救亡图存中的中国青年,包括毛泽东在内,听到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很自然接受了社会主义,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绝不是一句空话。这个时候的社会主义革命本身就包含救亡图存的任务。

“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要解决的是首先是民族解放的任务,是民主革命任务。大部分共产党人都是从救亡图存的角度来参加革命的。帝国主义年代中国没有独立发展资本主义的可能。毛主席开创性地继承了列宁的殖民地半殖民地民族解放思想,取得伟大的胜利。这就是毛主席办的第一件大事,这件事没有太多争议。但是,在毛主席晚年要推进他的第二件事时,阻力异常强大了。“支持的不多,反对的不少”。毛主席带着无尽的忧思离开了我们。

那么,今天是什么年代?有人说今天是小时代,追求的是小确幸,要告别革命、拒绝崇高。不对,他们完全搞错了。如果说上上个世纪的90后毛泽东遇到的是“三千年未有之变局”,那我们今天遇到的就是“五千年未有之变局”。民主革命要解决的问题,是救亡图存的问题,是中华民族生存的问题,是一种私有制代替另一种私有制。我们今天要完成的,是毛主席所说的第二件事,是彻底消灭一切私有制,难度比上次革命要大很多,毛主席建国初说万里长征只是完成了第一步,大家认为这是谦虚,都建国了,大功告成了,怎么才第一步?现在看来绝不是谦虚。

“五千年未有之变局”,今天表现已非常明显了。世界资本主义造成的腐朽、停滞、倒退,比百年前不知严重了多少倍。美国工人实际工资四十年不增涨,日本失去了三十年,欧洲一片混乱。所谓中产阶级理论上是社会稳定器,而中国的中产们也开始谈论阶级斗争、阶级固化,比无产者谈得还多。当然这不是因为无产者不谈,只是因为他们发不出声。国际局势则是大分化、大改组、大动荡。TPP玩不下去了,TIPP也完不下去了。两年前左派还惊呼TPP是跨国公司大杀器,现在美国自己玩不下。全球化过去似乎是势不可挡,现在看来,资本主义下的全球化不可能实现,只有共产主义条件下,只有实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才可能真正实现全球化。一句话,全世界资产阶级的无法照旧统治下去。在私有制框架下,根本没有解决的办法,该试的都试了,从凯恩斯到新自由主义。赵磊老师批评,现在只提新自由主义,不提资本主义。仿佛我们要反对的只是坏的资本主义,还有好的资本主义。不是这么回事,什么主义都试过了,但是不灵。四万亿不就是凯恩斯主义吗?解决不了问题,只是增加了新问题。

列宁说帝国主义意味着战争。这个结论恐怕也没有过时。今天人类掌握的核武器能灭亡人类几十次,但核武器只能规定冲突的形式,但不能规定冲突本身。该爆发的冲突还是要爆发的。资本主义全球化根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俗话说,嘴里喊哥哥,背后摸家伙,这是帝国主义国家的常态。和平与发展不是常态,只能理解为两场冲突的间隙。

眼睁睁地看着一天天烂下去却毫无解决办法。说好听这叫新常态。这难道不是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在二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那个时候有人狂呼“历史的终结”,一片狂欢。那个时候,我国的市场经济也确立不久。可惜的是,我们赶上的是资本主义的末班车。

在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中,一个毛泽东站起来了。五千年未有之变局中,千万个毛泽东会站起来。世界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年轻的朋友们,我们勇敢地担负起自己的历史责任吧!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学习毛泽东,直面五千年未有之变局!-激流网(作者:余锋。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