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平日久,我们已经对自己所处境遇愈发模糊,总以为已经搭上人类史上速度最快的复兴号列车,可以在没有尽头的上升螺旋中享受时代红利。

这种依赖欲望和幻觉得以运转的本能,却在2017年被连敲几次丧钟,先是年初一篇《深圳两套房,面临失业,中年财务危机引发家庭悲剧》刷爆中产朋友圈,接下来“华为开始清理34 岁以上职员”的传闻又加剧了技术白领的焦虑感,最新的案例,则是前几天中兴42岁老程序员坠楼事件,为全年划上一个悲情句点。

人们纷纷开始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这种失业悲剧会轮到我头上吗?非体制内的工作能干一辈子吗?”

咱不下岗谁下岗-激流网

小气候:内卷化过剩

为什么丧钟先从华为中兴敲起?

首要原因就是以这两家公司为代表的国内通信业,已经将整个产业彻底寡头化。随着华为中兴崛起,原本赚取巨额利润的西方通信厂家,不仅丧失了中国市场,在全球绝大部分地区也丧失了优势份额。

咱不下岗谁下岗-激流网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曾如此评价华为:“它(华为)的崛起,是外国跨国公司的灾难。”仅从通信业全球四强的财务表现上看,中外已经各占50%市场份额,而华为还在继续快速增长。

即便美国市场对中国通信企业紧闭大门,华为中兴也伴随着“战狼”在全球更多第三世界国家拿到新的市场机遇。更别提在如此高密度竞争下,过去十几年中,西方公司在中国公司面前已经节节败退,摩托罗拉、朗讯、阿尔卡特、北电网络、西门子等都从这个行业退出了。

这就带来一个新问题,当行业被寡头吃净,竞争对手半死不活后,史书中无数次上演的经典镜头就不远了:狡兔死,走狗烹。

通信行业的特点和华为这种模块化公司的运行方式,将部分有技术深度的员工搞得缺乏广度,适应性非常窄。时间一长,就成了人类学家所说的“内卷化发展”——长期从事一项相同的工作,并且保持在一定的层面,没有任何变化和改观的轮回状态。这种行为通常是一种自我懈怠,自我消耗。

而无论是提升人员效率,还是提升公司活力,已经牢牢控制赛道的霸主都没有动力赡养老员工,更别提一屋子早已进入内卷化状态的老婆孩子热炕头。人力资本也是符合供求规律的,当你的替换件太多,导致同一空间内劳动力相对过剩,那么对于公司而言,你的确连鸡肋都不如。更惨的是,由于竞争对手死伤殆尽,老骨头们连跳槽都没处去。

老员工就对技术型企业这么没有价值吗?

大气候:这场风波迟早要来

知道脸书老板扎克伯格是怎么称呼40岁以上的员工吗?“Greyglers”,字面意思就是有着灰白头发的员工。早在2007年,扎克伯格就在斯坦福大学做出了判断:“年轻人更聪明。”

年龄歧视早已是硅谷公开的秘密——

据Business Insider调查,年过50岁科技行业人士中,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表示自己在满50岁以后曾遭遇年龄歧视;

美国退休人员协会的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较年长科技行业从业者表示,他们在工作中目睹或经历过年龄歧视;

科技招聘平台Hired的调查显示,当科技行业从业者达到45岁时,他们会发现自己能找到的工作减少;

据美国劳工普查分析统计局数据显示,技术工人在20-30岁左右的时候薪资水平会急剧的增加,但到了40岁后这个增速会放缓,年龄再大,薪水就开始下降;

据Intel去年公布的裁员数据,裁掉员工中有近八成超过40岁,超过40岁被裁掉的几率是40岁以下员工的2.5倍,而且年龄越大被裁掉的可能性就越大。

咱不下岗谁下岗-激流网

国内招聘网站拉勾,就在上个月刚刚发布了一个调查,结果发现国内科技公司员工更敏感地体会到职场年龄歧视的存在,只有10.6%的受访者相信公司不会抛弃年纪大的员工,52%的受访者觉得年龄越大换工作的压力越大,而国内科技行业的警戒线也比硅谷的40岁更低——35岁。

我们当然可以为这样的现状找出很多原因,比如做技术是一种“晋升否则出局”的职业、日益迅速的技术变革让知识过时速度加快、老员工不能996……但其实我们可以从一个更简单的维度观察这个事情:薪酬倒挂。

薪酬倒挂是指,入职时间短、资历浅的员工收入,高于入职时间长、资历深的员工收入。这种情况即便在BAT也比比皆是,更不要提规模更小管理更混乱的互联网技术企业。

为什么同层级新员工收入能够高于老员工?因为公司认定两件事情:一,老员工的经验积累不决定企业生死存亡;二,老员工的离职并不影响企业存续发展。

可以说,近十年来中国最炙手可热的行业:TMT、互联网等技术公司,都属于这个范畴。技术进步的创造性毁灭效应,已经无情彰显——微博自2014年起的娱乐化视频化重生,和新浪门户老班底有什么关联?阿里和腾讯如今纷纷重资押宝泛文娱产业,和当年做QQ淘宝的团队有什么关联?李彦宏坐进无人驾驶汽车,和当年搞底层搜索代码的团队有什么关联?陌陌做直播搞成行业巨头,和最早搞LBS社交的团队有什么关联?

不要说十年,恐怕一年后,谁都不敢说自己手头的技术产品还有什么价值。除了少数领袖人物,这个永远淘汰永远革命永远进步的领域,对绝大多数螺丝钉是没什么积累、家底可言的。

可以说,只要是在市场机制下存在薪酬倒挂的行业,基本都是不养老的,下岗只不过是时间和运气问题。而那些被华为淘汰的34岁以上群体,不过是2005年之前毕业的第一拨高等教育扩招和不分配就业的大学生劳动力,随着高等教育普及化的加速,未来这样的悲鸣只会越发普遍。

现在明白,为什么血统最纯正的中产阶级是医生、律师这些越老越吃香的行业了吧。

认清自己,放弃幻想

如今所有中产阶级都乐于声讨“智商税”,但不知道最大的智商税或者认知陷阱,就是中产阶级这个定义本身。

人们为维持中产阶级的身份认同,而不断付出的一切成本,其实就是焦虑的主要来源。为了支付门票成本,中产阶级需要不断的工作和赚钱,这些收入并没有令身心更自由,反而成为攀爬社会金字塔的新动力,如同抱薪救火。

在今年所有的“失业即崩塌”悲剧中,那些悲剧家庭都属于或接近这个状态——将主要收入都用来维系更精致的生活,高收入来源一旦失去,家庭就“一夜回到解放前”。

究竟是什么给了大家底气,以为自己远高于国民平均水平的收入可以长期维持?是马云们长得慈眉善目吗?又是什么让人们理直气壮地不为自己可能凄凉的晚景做打算?难道不知道如果没有财政补贴,早就有二十几个省的养老保险处于亏空状态了?

三十年的和平周期和近十年的飞速发展,让太多人误以为自己并非凡俗,既天资聪颖又生逢盛世,更由于这波技术红利精准作用于理工科男性,激发出一些“强国价值观”也就不足为奇。

惟愿梦醒时分,摔得不要太疼。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咱不下岗谁下岗-激流网(作者:伯通。来源:大家。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