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些特别有侵略性的新帝国主义国家

第2节 新帝国主义俄罗斯的复苏

新帝国主义俄罗斯的复苏 |《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第五章第2节-激流网

  从1956年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开始,党、国家和经济的领导人中间以赫鲁晓夫为首的中央官僚们,成为了集体和国家垄断主义的人格化代表。这一新的垄断资产阶级,建立起了对整个社会的资产阶级专政。苏联失去了社会主义性质。在1960年,社会帝国主义的苏联仍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到1990年它的经济总量却跌落到连西欧的1/3不到,也就比日本的一半多一点。[56]

  1991年,随着经济互助委员会[57]的瓦解和苏联解体,“戈尔巴乔夫的尝试失败了。这一尝试是,以可控的方式向西方货币制度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前进。”[58]在接下来的那几年里,在与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竞争中,俄罗斯的经济被落下很远。从1991年到1995年,俄罗斯的工业产值下降了46%。没过多久,俄罗斯就失去了它的帝国主义性质。[59]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崩溃,使得单边世界市场得以形成。这为帝国主义世界体系中国际生产的重组提供了关键的政治前提。

  在90年代,俄罗斯的大部分国有企业遭到了私有化,主要是在原材料行业和国有银行。这些企业神奇地落入了过去经济、党和国家的官僚资本主义机器的高级官员之手。这些人被称作寡头。[60]他们对钱和权不择手段的追求,是俄罗斯崛起成为新帝国主义大国的推动力。

  对于俄罗斯的新帝国主义发展而言,它丰富的原材料、原油、天然气和矿产是一个矛盾的起点:一方面,出于战略考虑,对寻求进入的外国资本设置了严格的限制;另一方面,俄罗斯得益于许多帝国主义竞争者依赖于俄罗斯原材料的这一事实,从而利用这一机会进入了世界市场。

  1999年,前克格勃特工弗拉基米尔·普京被任命为俄罗斯总统,这个热衷于权力的民族主义垄断政治家抓住了机会。在他的领导下,在私人资本的基础上形成了俄罗斯的垄断资产阶级,新帝国主义的俄罗斯得到了发展。虽然在1990年到2000年之间,俄罗斯在世界工业增加值中的比重从3.3%降低到了1.0%,但是到了2011年这一数字却激增至2.9%。2007年俄罗斯在全球资本输出中所占的比重达到了2.0%,是1999年的20倍。[61]

  通过把许多企业和银行集中起来,普京政府建立了“国家冠军企业”(national champion companies)。俄罗斯建立了一度成为世界最大铝材生产者的俄罗斯铝业公司(Rusal)和控制世界钻石市场的垄断公司埃罗莎(Alrosa)。而国有的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则被建设成一个国际超级垄断企业。2014年,19个俄罗垄断企业进入了世界最大的100个武器装备集团的行列。2013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成了世界第二大能源垄断企业[62],而俄罗斯也成了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作为全世界第二大石油生产者,俄罗斯与沙特阿拉伯和美国共同竞争世界市场的领导权。俄罗斯成了核电站的第二大输出国,其资金来源于贷款。

  普京政府公然对工人阶级和广大群众实行反动、沙文主义和反共的国内政策。残暴的警察和军事行动一次又一次地镇压了突然爆发的反抗。

普京追求的目标是欧亚联盟(Eurasian Union),一个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都由俄罗斯控制的联盟。俄军对北高加索、车臣和格鲁吉亚民族的分离愿望采取了残暴的行动。

  俄军的战斗力据称是世界第二强。在2008年,一份7000亿欧元的现代化建设计划启动了,特别是要扩大核武器库。该计划致力于将俄军的士兵人数从71万人增加到91.5万人[63],将其部署成一支国际干预部队。

  在柏林墙倒塌之后,随着欧盟和北约向东扩展,它们从俄罗斯的软弱中尝到了甜头,并积极地渗透曾经受社会帝国主义苏联影响的地区。作为回应,为了争夺对乌克兰的支配权,2014年,重振雄风的俄罗斯违反国际法,吞并了克里米亚地区。

  2011年以来,俄罗斯通过军事支持、空袭和使用地面部队,帮助亲纳粹的阿萨德政权在叙利亚战争中存活了下来。它企图通过加强伊朗-叙利亚轴心(axis Iran/ Syria)的方式,来维持自己在中东地区的帝国主义影响。

  俄罗斯政府与土耳其的法西斯统治者埃尔多安保持着非常紧密的关系。俄罗斯支持了欧盟内部至少15个亲纳粹的、法西斯主义的和极端民族主义的政党,并经常与他们在俄罗斯境内会晤。这些政党包括:新法西斯主义的“德国国家民主党”(NPD)和“德国选择党”(AfD)、意大利的“北方联盟”(Lega Nord)、法国的“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和匈牙利的“更好的匈牙利运动”(Jobbik)。2014年,与普京的克林姆林宫关系紧密的第一捷克俄罗斯银行(First Czech-Russian Bank)为法西斯主义的“国民阵线”的竞选活动提供了900万欧元。

  看似荒谬的是,普京也很重视修正主义政党,并将它们称为“共产党人”。他在莫斯科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修正主义政党——作为庆典的东道主,俄罗斯政府坚持着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的事。这些都是发生在反革命方针的指导下:“不再搞阶级斗争,不再搞革命”。他们的客人包括:某国共产党、朝鲜劳动党和德国共产党。[64]

  通过维持这些关系,普京试图动摇欧盟及其成员国。

注:

[56] Twilight of the Gods – Götterdämmerungover the “New World Order”, p. 199

[57] CMEA = Council for Mutual EconomicAssistance

[58] Twilight of the Gods – Götterdämmerungover the “New World Order”, p. 210

[59] Compare: Twilight of the Gods –Götterdämmerung over the “New World Order”, pp. 207–220

[60] www.netstudien.de/Russland/

[61] UNCTAD, FDI outward stock; owncalculations GSA e. V.

[62] Fortune Global 500

[63] “Russian Military Capability in a Ten-YearPerspective – 2013” by the Swedish Defence Research Agency (FOI)

[64] Bilateral talks with comrades from theMarxist-Leninist Platform (MLP) Russia and the Russian Communist Workers’ Party(RCWP) in January 2017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新帝国主义俄罗斯的复苏 |《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第五章第2节-激流网新帝国主义俄罗斯的复苏 |《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第五章第2节-激流网翻译:蓝楠。来源:国际红色通讯。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