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俄国资本主义在经历了前期的危机之后出现了新的高涨期,铁路的修建带动了工业——燃料工业和冶金工业的发展,而随着工业生产的高涨,相关生产资料制造重工业也发展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工厂数目的增加、大机器工业的迅速发展、生产的快速增长、生产规摸的扩大和生产的快速集中。据《俄国资本主义发展》一书的统计,在1879年,大工厂占官方统计全部的4.4%,其生产额为生产总额的54.8%,在1890年,大工厂占全部“工厂”的6.7%,其生产额为生产总额的57.2%。

此时作为一个以金属制造、机器制造和纺织业为主的资本主义工业城市,彼得堡的工业更加体现了这一发展趋势。以彼得堡的制靴工厂企业为例,1890年,有工人514人,生产总值为60万卢布,而到1894-1895年,就有工人845人,生产总值达1288000卢布。在四年间工人增加了64%,而生产总值则增长了一倍有余。同样的情况出现在重工业生产领域,如伊若尔斯克军舰工厂,在1887年的车间数目是2125个,而到1892年增加为2655个。五年间,这个工厂的生产规模扩大了1/4,又如波罗的海造船机械厂,在1884年有工人1198人,而到1894年增加为2768人。就工人数目这一角度而言,从1884-1894年的十年间,该厂规模扩大了1.3倍。再如普梯洛夫金属制造厂,在1885年、1890年和1894年三个不同年份中,工人平均数目的变动是:2306人-3095人-6926人。生产规模的扩大、资本和工人的快速集中仿佛预示着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

残酷的压迫和罢工斗争

然而,生产的快速发展给工人阶级带来的却似乎是灾难。此时工人的工资和生活状况却未有任何改善,当时重工业工厂最高工资不过40卢布左右,临时工仅有18卢布,纺织业女工仅有12-14卢布,而当时维持一个工人最低生活费大概在35个卢布,工人拼命劳动不仅无法养活家庭甚至无法养活自己。不仅如此还有经常受到厂主的罚款和克扣。列宁在《告托伦顿工厂男女工人》的传单中曾这样写到:“近来织工平均半个月大约才挣3卢布50戈比,而他们想尽办法维持一个7口之家半个月的生活也得5个卢布,养活夫妇俩和一个孩子的家庭也得2个卢布。他们卖掉了最后一件破衣服,花光了做牛马挣来的最后几文钱,而托伦顿恩人们在这时却又增添了万贯家财。不仅如此,他们还亲眼看到厂主贪欲下的牺牲者一批一批地被赶出大门,而极端残酷的压迫依然有增无减。”

在如此恶劣的生活条件下,俄国工人罢工斗争不断增加。关于俄国工人运动,列宁曾有这样的论述:“由于社会民主党的发展,俄国群众性工人运动发展的特点是三个很突出的过渡,第一是从狭隘的宣传小组过渡到在群众中进行广泛的的经济鼓劫,第二是过渡到大规模的政治鼓动和公并的街头示威,第三是过渡到真正的国内故争过渡到直接的革命斗争,过渡到入民的武装起义.其中每个过渡都基于以下两方面准备起来的:一方面是由于社会主义思想按着一个主要方向所进行的工作,另一方面是由工人阶级的生活条件和整个心理状态上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由于工人阶级更多的阶层被唤起来进行更自觉、更积极的斗争 。这一时期,工人带有觉悟成分的罢工也越来越多,从《十九世纪俄国工人运动》文献资料汇编中,我们看到,1890-1894年有关彼得堡地区的工厂有记载的共计十三次,其中罢工十次,未演成罢工的风潮3次。尽管这些工潮一般都还属于纯经济性自发工人运动的范围,但其组织性有所增强,罢工规模也更为扩大。超越厂界,对罢工工人报以极大同情,在情神上和物质上给以热诚支援的行动却是发生了。例如前述来特罗法尼也夫斯克工厂和列日沃奥斯特洛夫克工广因罢工而被流放的工人,就受到整个彼得堡工人的深切关怀和物质上的支援。1890-1894年彼得堡的工人罢工,虽然还只是自发性的经济斗争,但是,这并不等于说这时期彼得堡的整个工人运动毫不具有政治色彩和比过去更多的觉悟性表现。恰恰相反,彼得堡工人在这时期一系列的社会活动中,显示出了他们政治觉悟和阶级觉悟的增强。例如彼得堡工人自动组织起来,参加了民主主义作家、政论家尼•瓦•舍尔古诺夫的葬礼,并举行了游行示威。此后不久,彼得堡工人举行了“五一”国际劳动节秘密庆祝会。这是俄国工人阶级第一次庆祝自己的节日。

革命知识分子的活动

十九世纪流失年代初,在彼得堡、哈尔科夫、墓辅等各城市的星期日学校已经是当时在工人中进行革命宣传的中心,在星期日学校的图书馆中,除了合法的教科书和科学普及图书而外,在搜查时还发现了传单、革命的小册子如“人民需要什么”、“军队应该作什么”、以“年轻的俄罗斯”为题的传单以及其他“非法”文件。到了70年代中后期,“南俄工人协会”和“俄国北方工人协会”的建立说明工人开始日益理解自己走上独立道路的必要性。90年代前5年,在风起云涌的罢工运动形势下,革命知识分子的活动大大加强了,各种各样的马克思主义工人小组在彼得堡开展起来。在这些小组中开展了一系列的文化科学知识学习和革命理论知识学习与革命宣传鼓动活动。首先是工人夜校的创办,先进的革命知识分子主要通过口授方式通俗地向工人讲解语文、自然科学知识、俄国和西方的社会运动史、政治经济学、《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和《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等。不过,更多的时候是结合时局和工人状况,向工人讲解工人受方的原因是由于资本家的剥削和俄国现存社会经济制度的压迫。并力求向工人明白社会主义的概念。总之,通过组织工人学习,向工人揭示了贫困的根源,激发了工人对现存社会制度的不满和为争取美好生活而斗争的热情。其次,先进的革命知识分子通过工人晚会和工人俱乐部,在更为广大的工人范围中讲解时事,进行革命宜传鼓动,以便在更广泛的工人群众中扩大政治影响,团结更广泛的工人群众进行革命活动。此外,先进的革命知识分子和工人小组成员还深入工厂,在工人群众中通过个别接触,联系工人生活实际向工人群众进行革命宣传,启发工人的思想觉悟和革命斗争情感。

除了学习宣传,这样的工人小组也已经开始与工人运动结合。1890-1891年,彼得堡马克思主义工人小组直接参加了托恩通工厂罢工和港口新海军部造船厂罢工。工人小组向罢工工人散发了传单,在传单中向工人阐述了罢工的意义和在斗争中工人团结的重要性,并在社会上为罢工工人募捐。随着斗争形势的发展,为了支持工人斗争,这些工人小组已经开始建立公基金制度,由各工人小组成员捐款。为了更好的向工人介绍工厂生活和斗争情况,各工人小组开始组织搜集资料编写传单,编辑手抄报便于在工人中间传阅。可以说,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前期彼得堡马克思主义工人小组的活动已开始从狭小宣传工作状态逐浙走同工人运动结合的广阔的斗争舞台。直到1895年,列宁将彼得堡所有的工人小组统一成了“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提出了密切联系群众性的工人运动、并从政治上加以领导的任务,工人运动的领导核心开始逐渐形成。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俄国工人早期运动-激流网(作者:东风。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