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11月5日报道:历史学家、政治学家雅罗斯拉夫•里斯托夫:克鲁普斯卡娅接济阿尔曼德的遗孤(作者:伊戈尔•叶梅里亚诺夫)

列宁夫人的革命与生活-激流网

俄联邦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信息分析工作秘书、政论家雅罗斯拉夫•里斯托夫向记者介绍了列宁夫人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在十月革命中的发回的怎样的作用。她在暴风骤雨般的1917年做了什么。

记者问:流亡归来后,列宁从1917年4月起一直在公众视线中,而克鲁普斯卡娅没有抛头露面。她在十月革命开始前的八个月里做了什么?

雅罗斯拉夫•里斯托夫答: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是列宁的私人秘书。列宁的所有信件和刊物都经她之手。她首先打开信件,然后交给列宁。而且与中央委员会的相互协作也是经过她而进行。她不但第一个读信件,而且也抄写稿件——列宁的笔迹不易辨认。克鲁普斯卡娅有时用打字机打出列宁的稿件。1917年列宁的发表量巨大。

记者问:她不但为列宁抄写,而且自己也撰写?

雅罗斯拉夫•里斯托夫答:是的,克鲁普斯卡娅写政论文章——关于组织青年运动。发表了青年社会主义联盟的示范章程。她还研究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的组织问题。信息量庞大,秘书不够用——她便亲自做这些事。

记者问:她当时是《真理报》的作者之一?

雅罗斯拉夫•里斯托夫答:1917年她负责处理《真理报》的问题。该报的许多普通工人都不识字。因此克鲁普斯卡娅亲自在工厂监督,记录下工人向她提到的文章,然后进行校对。克鲁普斯卡娅不是《真理报》编委会成员(这是政治问题),但参与确定了出版政策。

列宁夫人的革命与生活-激流网

记者问:她对像柯伦泰这样的女权主义态度警惕,是真的吗?

雅罗斯拉夫•里斯托夫答:克鲁普斯卡娅经常被邀请参加女性运动。她与柯伦泰和阿尔曼德就女性平权活动合作过。她不穿裤子不代表她排斥女权主义者。她说过,男女平权不应该是形式上的,而是内容上的。在苏维埃政权的第一批法令当中就宣布男女在法律上享有平等权利。以前女性无权继承遗产,无权提出离婚,无权投票。甚至在国家杜马中曾写道,未满21岁人士、动物和妇女无权投票。

记者问:她从未与列宁一起出现在集会上?

雅罗斯拉夫•里斯托夫答:实际上她做了大量宣传工作。在彼得格勒的士兵和工人集会上,是的,她没有与列宁一起出现,但她是党最有力的宣传者之一——与托洛茨基和柯伦泰并驾齐驱。

记者问:她从不煮白菜汤和为列宁同志熨裤子?

雅罗斯拉夫•里斯托夫答:她也处理日常生活,但在1917年她忘记吃过饭,晚饭经常不吃。列宁夫妇1917年在彼得格勒所住公寓的日常生活问题通常由公寓房东负责。他们就住在革命者家中,以共产主义公社的方式生活着。很可能只有在1918年初两人搬进自己的第一个住所,也就是克里姆林宫时,克鲁普斯卡娅才完完全全做家务。克鲁普斯卡娅在那里试图尽力表现得像个女主人,但她得到与其住在一起的列宁的妹妹们的帮助。

列宁夫人的革命与生活-激流网

记者问:克鲁普斯卡娅在阿尔曼德死后照顾她的子女,是真的吗?

雅罗斯拉夫•里斯托夫答:她在物质和精神上帮助和支持过阿尔曼德的孩子们。这是布尔什维克的传统——照顾已故同志的子女。克鲁普斯卡娅和在卫生部工作的德米特里•乌里扬诺夫拿到口粮后,将一部分分给了阿尔曼德的孩子们。后来这变成了规定——斯大林、莫洛托夫和卡加诺夫家里都有收养的孩子,这并未被大肆宣扬。这是对已故同志的责任。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列宁夫人的革命与生活-激流网(来源:盗火微信公众号。责任编辑:罗敏)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