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亲子园事件舆情正酣,在众多类似虐童案例中,携程事件获得了空前关注,其原因不仅是情节恶劣,更因其第一次令公众靠近了行业幕后的深水,可能成为解释普遍乱象的根源。

令人发指的虐童现象,绝非个别员工的私自行为,从监控视频中,可以看到多位教师和员工在场,彼此对粗暴手段安之若素,完全是公然、坦然的惯常行为。

目前除了被刑拘的3名员工之外,携程家长在长达数月的监控视频中逐一翻看,发现还有更多的员工牵涉暴行。微博认证为涉事幼儿家长的“叶子_perryyeh”指出: “从目前已经浏览过的来看,是长期、持续、规模化的集体虐待。所有里面曾经工作过估计都无法独善其身。”

除了殴打、喂芥末、喷消毒水之外,更多的虐待花样还包括:把孩子绑在椅子上、睡午觉胶带封嘴、吃完饭一张纸巾擦一排小朋友……令家长悲愤的是,开学前每个家长都按园方要求送了一堆纸巾过去,竟换来刻薄至此,怪不得一入园就反复生病,半年间体重几乎无增长。(“叶子_perryyeh”)

无疑,乱象背后是经济问题。根据网友爆料,该园所对外招聘员工时,只肯开出3000元左右的月薪,而且对从业经验和资格无任何要求。在上海这样的待遇,不可能招到合格的师资,毫无专业性的简单粗暴,就是她们唯一的管教技能。

难道携程给出的采购价太低吗?——真相恰恰相反。亲子园的场地由携程提供,不收房租,由携程出资数百万装修好之后,受托管理方直接入驻,这等于免去了运营方最大的两块成本。而其保育费携程不经手,由管理方直接收取,根据家长“叶子_perryyeh”,每月交费在2300元左右。

携程对运营方的要求是不能盈利。

然而算一下账,亲子园总共在园幼儿一百余名,每月总收费20多万,运营方只有包括园长在内约16人,所负担的也基本只剩人力成本,连纸巾都是家长交的,即便按五险一金完善的员均人力成本5000元算,总成本也只有8万而已……简单估算其毛利率超过60%以上。

这不是非盈利,而是暴利。

目前涉事各方的撕逼也正酣。长宁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回应:“它不是正规幼儿园,是社区幼儿托管点,妇联是第一责任人”——随后上海市妇联深夜回应,称涉事机构是“携程开办的内部托育点”,而受托日常运营管理的是“《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属独立法人单位——其果断切割之用意昭然。

但无可否认的是,《现代家庭》杂志社是上海妇联的全资直属单位。妇联不仅承担监管责任,还与运营方拥有紧密关系。

急了眼的携程今日发起回击,发布全程详细说明——携程于2015年11月3日开始筹备“内部托儿所”,并计划以自营的形式开办;11月底确认了场地选择、设计装修方案,正式开工;2016年1月27日,长宁妇联来公司参观,主动要求承接该项目。经过与几家机构的采购对比,携程最终选择与妇联合作……

携程指责,本月初有家长发现孩子外伤痕迹,并联系携程亲子园园长郑燕,郑燕的回复依然推搪、语气强硬,致使家长未能得到实际情况。在查询监控发现虐童画面之后,携程人力资源副总裁,与“为了孩子学苑”负责人张葆葆进行了沟通……

携程不打码地指名道姓,与网友的起底形成呼应:学苑控制人张葆葆投资管理8家公司,经营多个幼教项目,与妇联关系密切,有关张葆葆的公开报道中,时常有妇联的身影……(新京报)

据媒体报道,携程在自办托儿所的道路上一波三折,最初采用完全自营的模式,被有关部门以“无资质和许可”名义叫停,而妇联下属的机构介入之后,项目随即顺风顺水……而受托管理的杂志社,其经营范围中却并不包含托幼运营,所谓资质和许可从何谈起?

严格管制可能就是寻租的序曲。众所周知,在大城市开办一所幼儿园门槛甚高,凡是像样点的私立园收费都很吓人,而收费低廉的黑幼儿园则随时面临取缔,其价格分野不是平滑过渡,而是断崖式的两极,仅从师资和硬件成本的差距无法解释,只能称之为合规化成本。

携程亲子园揭开了通常难得一窥的幕后,监管者与运营者关系密切,监管领域成为了专营地盘。为什么企业自办百般不行,与监管方合作就一路畅通?号称不盈利的实事项目背后,是否存在不见光的利益?

免得掉房租,却免不掉寻租,企业和员工付出高昂代价,都无法购买到质量匹配的服务,完全自办监管不准,采购服务又难逃陷阱,为了这点区区小事,也是左右为难。从前企业自办托儿所比比皆是,为何没有今天那么多问题?福利为何变成了猫腻?公益为何沦为了生意?这不仅是摆在企业面前的难题,也是每一个普通家庭躲不过的命题。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jiliu1921

免得掉房租,免不掉寻租?-激流网(作者:纸上建筑。来源:纸上建筑微信公众号。责任编辑:罗敏)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