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场上围了许多只恐龙,都伸着脖子,像鸭子一样,向草场中间看去。

“他们在看什么?”刚来的棘龙疑惑又好奇地问道。旁边的马普龙绅士慢悠悠地说:“估计又是那群天天吵嚷着要煽动素食龙进行革命的‘赤色分子’吧,嘿,看着吧,等下就有好戏看了!”在这慢悠悠地话里掺杂着几分幸灾乐祸。

几分钟后,草场中央传来了痛苦的叫声,棘龙出于好奇凑过去,看见两个“赤色分子”被几只强壮的暴龙刽子手踩在脚下,不能动弹。刽子手将他们绑了起来。一会儿,刽子手举起了刀,将雌性的那只“赤色分子”的腹部剖开,血像江水一样迸发出来,染红了四周的草。肉食龙绅士们顿时乐开了花,仿佛这不是在杀人,是在让肉食龙享受着什么。

穿着朴素的素食龙默默地惋惜着,可是谁敢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呢?于是也很不自然地笑了笑。

这一切的一切是怎么回事?且听我娓娓道来:原来,几个月前,素食龙用了他们强大的力量推翻了亚马大陆上残暴的大型肉食龙政权,正在大家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胜利的果实被新的肉食龙统治集团给夺取了。肉食龙集团的“恐龙联邦民主国”成立后,“平等”的口号变得到处都是,但是素食龙却从来没有被平等地对待过。细细地想,倘若没有素食龙群众的力量,现在的这些肉食龙怎么会推翻得了大型肉食龙的统治?可是现在,肉食龙又是不让素食龙站起来的,真可谓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素食龙还是像大型肉食龙没被推翻时一样,每天在工厂里为肉食龙做工,付出了大量的血汗,却只能得到足以吃饱的草。这里的草可不是能随便吃的,如果你是素食龙,那么肉食龙让你吃多少,你就只能吃多少——可恨的是,草若是不够了,他们居然还要强迫素食龙自己去种,种完了,草的所有权是肉食龙的,素食龙连自己的劳动果实都吃不到。奔波劳累,却连自己的劳动成果拿不回来,实在是一种悲剧。

早在大型肉食龙统治时,素食龙就有很多受不了肉食龙的剥削。其中有一群龙要进化成肉食龙,去剥削素食龙同胞,换来财富;另外的一群,要推翻肉食龙,要革命,还成立了“素食龙革命党”。

素食龙革命党是推翻大型肉食龙统治的主要参与者,是真正为了素食龙群众的利益而斗争的政党,现在,他们要将矛头对准新的肉食龙剥削集团。尽管他们因为反对肉食龙而遭到迫害,但是他们不怕,因为他们坚信:解放是迟早会来临的!

草场上被杀掉的两名“赤色分子”,正是素食龙革命党的党员。

素食龙革命-激流网

素食龙革命党尽管被搜捕、屠杀,素食龙们对他们的信赖也丝毫没有减弱,不仅如此,反而还增强了。上周,革命党组织游行,有几十万条素食龙响应参与。

听,他们正在召开组织高层的会议,他们的领导人们正在争论什么呢。

“我们不能等待了!既然条件已经够了,那么革命必须马上进行!地震龙的提议是对的!梁龙主张延迟,那就让他自己去延迟吧!肉食龙搜捕力度增强,我们要改变这种被动的关系!”这是最高领袖镰刀龙的要求。“可是未免太急了些吧!还是要等等。”梁龙用缓和的语气说。地震龙起来发言了,他生气地说“党内的某些人真是居心叵测!他们这是要干什么?是想要葬送革命吗?前些日子,肉食龙要逮捕镰刀龙同志,有些人说要让镰刀龙去自投罗网,事情过去了,没有太多追究,可是现在这些人又转过来拖延革命!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清算这些机会主义者……”镰刀龙打断了他,大喊一声:“同意起义的有多少人?举手!表决下意见!”地震龙先举起了手,本来没有太多举着手的,但是很多人沉思着,在短短的几秒钟内想了些什么,也跟着举起了手。会议上的胳膊像一座座耸立的山峰,把保守者的阴谋从通往总路线的路上拦住了——主张立即起义的胜利了,一个重要的决策诞生了。梁龙羞红了脸,生气地走开了。

几天后,素食龙革命党的刊物《太阳报》上刊登了镰刀龙和地震龙为首的几位领导者的文章,号召素食龙们团结起来,立即起义,打倒肉食龙集团的反动统治,除掉吃人的制度。三角龙和梁龙当然不是消失了,他们和他们的同僚成立了“素食龙反对派”,反对起义,并写了如《素食龙真正的需求》《愚蠢的决定》一类的文章,攻击素食龙革命党主张起义的领导者。就是这样,在素食龙革命党内展开了一场大辩论。

有些龙是不愿意搞大辩论的,慌忙地劝阻,对于起义的态度模棱两可。他们觉得都是革命党,有什么必要争个你死我活呢?就像井底之蛙一样,只能看见一点天空罢了——他们是看不到素食龙反对派的主张是符合了肉食龙的利益的,他们也不会相信三角龙和梁龙是革命党内的叛徒。这一群瞎子,大多数都摸着爬着去了反对派那里,站在了素食龙群众的对立面上。

大辩论的风声传到了肉食龙那里。肉食龙便开始联合素食龙反对派了,逮捕并屠杀了许多素食龙革命党人和素食龙群众,给党组织带来了很大的损失。不过这一次,梁龙站在了革命党的一边——这不是因为什么改邪归正,而是因为他们看到了,既然民愤已经产生了,起义就不可避免,再反对起义,恐怕就要在素食龙解放后被锁在地牢里。于是,他们又回到了革命党。

“啪,啪”两声,公告栏上贴上了几张通缉令,上面的照片画的是地震龙、镰刀龙和剑龙。

剑龙也是革命党的领导者,刚刚去给素食龙上了课,就在回去的路上,看见了通缉令。

剑龙冒着冷汗,还来不及逃跑,就被一只惧龙发现了。那只惧龙慌忙大声地喊:“快呐!抓住那个赤色分子!”

附近巡逻的暴龙军队听到了,急匆匆地赶来了,剑龙用他最快的速度逃跑,可还是跑不过暴龙,被暴龙打得遍体鳞伤。

剑龙寡不敌众,被绳子捆了起来,眼睛蒙上黑色的布条,被抬上警车。

眼看着就要到法庭了,剑龙的心中充满了绝望——估计素食龙胜利的一天了是看不到了,心里又塞满了惋惜。就在他刚刚准备好站在执行死刑的草场的时候,一群素食龙冲着警车飞奔而来,猛烈地顶撞暴龙军队,军队好似摧枯拉朽,很快被击溃了,幸存的暴龙兵只好投降,剑龙也被素食龙群众释放了。

剑龙被释放后,眼中含着泪,说:“还有什么是比群众的力量更强大的呢?群众是迟早要站起来的!我代表素食龙革命党,向大家保证,我们一定要解放大家!”话音未落,一阵掌声响了起来,盖过了周围所有噪音,甚至比雷电都要响亮,几只暴龙兵也趁着逃了。

不一会儿, “啪”一声,含着剧毒的粘液球从空中落下来,一只板龙被砸到了,立即倒了下去,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大家慌忙地仰着头向天空看过去,发现一大群翼龙军队向这边赶来。

眼看着一颗粘液球要砸在剑龙身上,另一只板龙飞速地过来,用自己的躯干为剑龙挡住了攻击。那只板龙临终之际,似乎要说些什么,可话都还来不及说完,就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剑龙在素食龙群众的保护下逃走了,他一边落泪一边逃,这不是害怕的眼泪,也不仅仅是伤心的眼泪,眼泪里掺杂的更多的情感,是对肉食龙集团的愤怒。

两三百只素食龙在最后却只有不到二十只逃了出来,其他的均死于翼龙军队的攻击。

第二天,事情被传出去了,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引起了轰动。全国的素食龙几乎都罢工了 ,满大街都是“讨回血债”“还我血汗”之类的标语,就连肉食龙政府的大门上也被贴上了“打倒肉食龙反动统治”的标语。肉食龙集团生气得要命,却不得不向素食龙的反抗低头——没有素食龙群众他们的工厂都要倒闭,这样他们就捞不到财富了。

素食龙群众的反抗越来越激烈,甚至肉食龙中也有一部分受到影响,要站到素食龙的一边去,要放弃剥削,要成为素食龙。

肉食龙集团会怎么办呢?他们又用了老药方——武力镇压。全国的群众运动都受到了打击,运动的主要城市的罢工领导者也都被处死。

虽然素食龙群众这一次的反抗失败了,但是全国的素食龙都不再相信肉食龙给他们进行的所谓“爱国”教育,联邦民主国的定时炸弹也开始了倒计时。

素食龙革命-激流网

由于素食龙在全国的反抗运动,联邦民主国的军队里乱成了一锅粥。有支持素食龙的,亦有反对素食龙的。支持反抗的,天天都像个贼一样,跟别人说话也小心得不能再小心,说了一句话,都得回想一下这句话有没有什么漏洞,生怕暴露了意识形态被逮起来。

沧龙军第二师31旅的旅长是高级军官里第一个站出来支持素食龙反抗的,在以前,除了他,基本上只有素食龙士兵才会支持素食龙反抗运动。

这一天,他躲在军医院的太平间里,滴滴答答地发着电报。电报是给谁的?为什么非要这么隐秘?原来,这个旅长是一名素食龙革命党的党员。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他这么坚决支持素食龙反抗了。

31旅是沧龙军里思想政治上最进步的一支部队,因此革命党先争取31旅归顺革命。在他的争取和党的指导下,31旅已经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士兵开始支持革命,并且有十几个人加入了素食龙革命党。

那天下午,旅把所有支持革命的士兵秘密召集在一个小屋子里,将镰刀龙著写的书籍给他们阅读,结果却在沧龙军的军长视察的时候被给发现了。“嘿!你们这是要造反呐!谁给你们这个权利的?作为士兵,不想着怎么保卫民主国,却打算着和革命党走一块去!像什么话!”一个士兵打断了他,“素食龙就只有挨剥削的份喽?你又有什么权利让我们必须反对革命党?”军长愤怒地夺过一本书,一下子就撕烂了,狠狠地摔在地上,脸气得变了形,喊到:“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顶撞上级?”接着,踹开小屋的门,头也不回就迅速地走开了,看着背影像是在逃杀一般。小屋里突然变得安静起来,针掉地下都能听到。一个士兵感到不自在了,打破了寂静的氛围,说:“高兴点,他们是理亏……”旅长一听,便严肃地打断了他,“不,我们不应该高兴,他一定会去上报给政府的。我们现在很危险,要知道肉食龙喊的‘言论自由’是我们不可能享受到的。现在我们就好像被敌人追到了悬崖口上一样。”“那为什么不去追呢?”一个士兵问。旅长笑了笑说:“我刚才偷偷在他身上撒上了剧毒,过一会儿就……”还没说完,外面就传来了军长的呻吟声,几秒后,军长就死去了。“不过,这事是瞒不住的,还是立刻请求革命党的指示比较好。”旅长赶去太平间,拿出了电报机,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通报了这件事。

镰刀龙和其他中央委员商议之后,决定立即起义。当然,这不单单是因为31旅的革命机密被暴露了,更重要的原因是素食龙群众已经觉悟了,像一条愤怒的猛兽,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肉食龙集团,又理性地思考着如何战胜他们。他们思考完毕了,肚子也饿得咕咕叫了,立刻站起来反抗的时刻也便到了。

31旅的沧龙首先起义,跃出水面,狠狠地将旧皇宫——“北宫”击碎,占领了那里。“北宫”是最有名的皇宫了,是曾经的统治者——大型肉食龙征用素食龙群众的劳动力建成的,每一块砖瓦都沾有素食龙群众的鲜血,被素食龙群众恨之入骨。如今一座座宫墙被31旅的战士们推倒,可能眼光狭隘的人只能看到几座墙倒塌了,而看不到压迫的垮塌,但是我们,素食龙群众们,革命党人们,都能清楚地看到:素食龙的解放就要到来,沧龙愤怒的目光便是照亮群众前行道路的灯火!

第二天,联邦民主国的首都被31旅和素食龙群众攻陷了,原来的那一面蓝白相间的国旗被扯下来,一面崭新、鲜艳的红色国旗在国会大厦面前冉冉升起,代替了它。为什么这面新社会里的国旗是红色的呢?因为红色即鲜血的颜色,革命和解放是不能不流血的斗争,因此是红色的。有人可能会讨厌血的颜色,因为害怕流血,但是革命党人却都是不怕为了集体的解放而流血的!

镰刀龙站在国会大厦上,用他威武雄壮的声音宣告着旧社会的崩塌与新社会的到来。群众沉浸在喜悦中,使劲地鼓掌,掌声和欢呼声似乎盖住了一切声音,并且很久都没有消失。

后来,首都的起义震惊了亚马大陆,各地的素食龙革命党也纷纷领导着群众揭竿而起。经过无数次战斗后,素食龙革命党取得了政权,成立了一个新的恐龙国。

素食龙革命党在少数放弃了食肉和剥削的开明肉食龙的配合与群众的支持拥护下,废除了吃人的制度,成立了新的制度,没收了肉食龙的财产,接管了旧国家的军队,并改国号为“恐龙社会主义共和国”。

但是,革命已经结束了吗?很显然不是的。没有解放的地区的肉食龙正处心积虑要把新政权摧毁;并且有大量的反动肉食龙混进革命党里、军队里、政府里、企业里、文化界里,要把堡垒从内部攻陷,梁龙等还在党内趴着;何况,全世界的反革命动物集团都结成了同盟,算计着要把新政权扼杀在摇篮里……谁说革命这么快就结束了呢?革命的路还长得很,不过是一定会走完的。

作者注:由于本人对于恐龙的研究较少,于是文章难免会有不科学、不精准的地方,切勿把本文当生物教材。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素食龙革命-激流网(作者:怒隶。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