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以后,批判新自由主义的文献多了起来。

新自由主义应该批判。然而,对新自由主义的高调批判使我产生了一个困惑:难道新自由主义不是资本主义吗?

我之所以有此困惑,原因在于:一边是高调批判新自由主义,另一边是只字不提资本主义,好像这二者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东东。于是,一个奇怪的逻辑诞生了:新自由主义很不好,但是资本主义是无辜的。

由此引申出来的政策含义是:只要克服了新自由主义的弊病,资本主义就可以长生不老、万寿无疆也。

新自由主义与资本主义当然有区别,但这种区别,仅仅是种属关系的区别——种属关系是逻辑学的基本概念,意思是:当两个概念是包含关系时,被包含的概念就是种概念,包含种概念的概念就是属概念。

换言之,新自由主义不过是资本主义在20世纪后期发展起来的一种形式罢了。至于二者关系的具体内容,为了节约大家宝贵的时间,篇幅有限,不赘述了。

为什么我要把新自由主义与资本主义绑在一起说事?理由很简单:把新自由主义与资本主义切割之后,任何再深刻的批判,实际上也只是对资本主义外套的批判,而没有触及资本主义的本质。

我能理解,在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的语境下,这种只对外套的批判固然有斗争策略的考虑。但是,必须充分估计这种考虑可能带来的负面作用:满足于批判资本主义范式的外部保护带,而放过了对资本主义范式内核的否定。

且不论斗争策略的考虑,问题的要害在于:在新自由主义败绩已经充分暴露的现实背景下,为什么人们对资本主义的认识仍然停留在极其肤浅的水平上?我认为,这与把二者隔离开来从而避免了资本主义范式内核不受冲击有很大的关系。批判的锋芒仅仅在资本主义的外套上使劲,而始终不敢触及其逻辑内核,这就大大弱化了马克思主义的批判力量。

我要提醒大家注意,把二者割裂开来,原因无非有两种:一种是认识不到位所致,以为这世界上真的存在着一种不是资本主义的新自由主义。另一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明明知道新自由主义不过是资本主义下的一个蛋,却偏要人们相信,新自由主义这个蛋是天外来客,与资本主义无关。

有意思的是,很长一段时间来,但凡是揭露资本主义问题和弊端的文章,中国人自己是不能写的(写了也发表不了),只能由外国人写了以后,再引进到国内。为什么?因为缺乏理论自信呗。为此,我的一个学生说了一句很有见地的大实话:

“中国很多马克思主义学者的见识,其实已经远远高于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但是,我们却不得不让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来写马克思主义的文章。而这些文章却常常误读了甚至误导了马克思主义的精神”

这让我想起了毛主席说的一句话:“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在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的背景下,借助外国钟馗来批判资本主义、宣传马克思主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由此也说明,我们缺乏理论自信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从此以后,“西马”开始在中国学界大行其道。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难道“新自由主义”不是资本主义?-激流网(作者:赵磊。来源:(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