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借祭陵,实施叛逃

在陕甘宁边区南面的中部县,有一座黄帝陵。国共第二次合作后,每逢清明,国民党政府都要从西安派出代表前往黄帝陵致祭,同时邀陕甘宁边区政府派代表作陪。国共代表同祭黄帝陵不仅是国共合作的一个象征,更有助于激发国人的爱国主义情操。

张国焘叛逃后的“三请三逃”-激流网1938年,毛泽东和张国焘在陕北

1938年4月初,又到祭陵时节。毛泽东起初考虑的人选是陕甘宁边区政府秘书长曹理茹。然而,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的张国焘得悉后,数次找毛泽东,要求带队祭黄帝陵。在张国焘的再三要求下,毛泽东只好同意了,并叮嘱:“你一定要去,就陕去快回吧。”

4月4日,张国焘与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蒋鼎文祭陵完毕后,一同游览了陵园,其间两人相谈甚欢,颇有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之感。第二天,理应返回延安的张国焘,突然对秘书和警卫班的人说:“你们先坐卡车回延安吧,我要去西安办事。”张海是负责保护张国焘的警卫员,他赶忙问:“毛主席不是说让你祭陵完毕就回延安吗?”张国焘回答:“我要到西安找林祖涵(即林伯渠,时为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兼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主任)同志研究事情。”说完,就钻进蒋鼎文的小汽车。张海见张国焘要走,也急忙挤进西安公署宪兵队的车子随同去西安。

到西安后,蒋鼎文安排张国焘住进国民党的西京招待所,并与国民党高级官员进行频繁的接触。4月7日,国民党安排他乘火车去武汉。张国焘离开西安时,不知是一时的冲动,还是对未来前途的担忧,临上火车之前,突然对张海说:“你先去车站给林主席打个电话,叫他到车站等我,我马上就到。”

林伯渠一接到电话,感到事情紧急,立马赶到火车站。此时,国民党西北行营的人已把张国焘送上了火车。林伯渠疾步上到车厢,苦口婆心劝他回心转意,张国焘执意不肯,非要到武汉去找周恩来,并说了些不利于党内团结的话。此时,火车已拉起了汽笛,缓缓启动,林伯渠只好下车,急忙返回办事处,向中共中央和长江局发出电报,报告了张国焘的去向。

较力武汉,“三请三逃”

4月8日晚,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接到了林伯渠的电报:“张国焘私离延安到西安,可能近日抵武汉。”大意是:张国焘借祭黄帝陵之机,未经中央允许,私自带警卫员赴西安,又从西安乘火车到武汉,声称要找周恩来做蒋介石的统战工作。电文马上送到了中共长江局副书记周恩来的办公室,周恩来看过电报,感到事情严重。此时,中共中央的电文也到了,要他们设法找到张国焘,促其觉悟,回党工作。接到中央的指示,周恩来等人采取了紧急措施,派长江局秘书长李克农,八路军武汉办事处副官邱南章、吴志坚等人到铁路部门查询西安至武汉的各趟列车及行车时间,吩咐李克农他们从次日起到车站,一定要赶在国民党特务前头“请”回张国焘。

从9日开始接连两天,李克农等人专程赴火车站接张国焘,都没有接到。11日晚7时,西安开来的列车进站了,可直到旅客走完,仍不见张国焘的身影。

难道今天又扑了空?李克农决定带人到车厢逐一查找。在最后一节车厢里,“国”字脸的张国焘出现了。他正与负责护送他的两个国民党便衣特务聊得火热。看到李克农,张国焘又惊又恼。护送张国焘的两个国民党特务看隋形不对,拔腿开溜。就这样,吴志坚、邱南章连扶带推把张国焘“请”下火车,坐上了办事处的汽车。铁了心要离开共产党的张国焘,死活也不肯住进办事处。考虑到张国焘虽是擅离职守,但职务还在,不好太勉强。李克农把张国焘安排住进了大华饭店,同时安排吴志坚陪住。张国焘见状,心中大为不快,但也不好说什么。

当晚,周恩来、李克农来到旅馆,与张国焘谈了一个通宵。为了挽救他,周恩来要求张国焘向中央发个电报,一方面承认私自出走的错误,一方面请示对他今后工作的指示。迫于无奈,张国焘只得起草一个电报稿交给周恩来。内容是:“毛、洛甫(即张闻天):弟于今晚抵汉,不告而去,歉甚。希望能在汉派些工作。国焘。”会谈结束后,周恩来再次邀请张国焘去办事处住,张国焘依然不允。

12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即给陈(绍禹,即王明)、周(恩来)、博(古,即秦邦宪)、凯(丰,即何克全)回电:“为表仁至义尽,我们决定再给张国焘一电,请照转。”中央给张国焘的电文是:

国焘同志:我兄去后,甚以为念。当此民族危机,我党内部尤应团结一致,为全党全民模范,才能团结全国,挽救危亡。我兄爱党爱国,当能明察及此.政府工作重要,尚望早日归来,不胜企盼。

弟毛泽东、洛甫、康生、陈云、刘少奇

晚上,周恩来拿着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的来电到大华饭店,将电报交给张国焘,又一次与张国焘促膝谈心至深夜。周恩来建议张国焘先到办事处去住,一切都可当面商量。张国焘敷衍了几句,仍不允诺。

13日,张国焘吃过早饭,忽然向周恩来说:“我想见见蒋介石。”“他与国民党军政官员住在武昌,去前必须预先向侍卫室确定时间,让克农打个电话问问,约个时间再说吧。”周恩来无可奈何地说。但张国焘并不死心,他提出:“我想到武昌去游览。”周恩来决定再陪张国焘游武昌,借此再做做他的思想工作。可谁知道,从武昌回汉口途中,张国焘趁周恩来与熟人交谈之机,抽身“逃”掉了。整整一天,李克农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一家不显眼的小旅馆里找到化名张特立的张国焘,张国焘实在找不出什么借口,才又被“请”回汉口八路军办事处。

14日,天还没亮,张国焘便让张海上楼去看看周恩来是否起床,说有重要事情汇报。张海连忙上楼,敲开了周恩来的房门。周恩来见是张海,忙问:“你上楼干什么?不是叫你不要远离张副主席吗?”张海忙说:“张副主席让我上楼问问,看你是否起床,他说有事要找你。”周恩来感到奇怪:难道他会这么快就悔悟吗?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张国焘玩的调虎离山之计。“快下去看看,他可能跑掉了!”等张海跑下楼一看,哪里还有张国焘的影子。

有了昨天的经验,李克农判断,张国焘连日奔波,本人又肥胖,一定会乘坐黄包车行动;他手提小皮箱,箱子中有大量钞票,估计会在汉口寻一家豪华的旅馆住下。果然,地下党很快查找到了线索,张国焘就住在前面豪华的太平洋饭店。晚上,周恩来偕同王明、博古、李克农来到饭店,再次劝说张国焘搬到办事处去住。张国焘断然拒绝。李克农连劝带拉地把张国焘推上了汽车。张国焘大喊“绑架”.一下惊动了许多入住在此的国民党军政官员。幸好,周恩来当时有国民政府政治部副主任的头衔,高声说“不关你们的事,我要带他去看病”,这才将张国焘“请”回。

到办事处后,张国焘不愿正式谈问题,总找借口外出,邱南章、吴志坚于是成了他的贴身“随从”。他去拜访过陈立夫、周佛海,以及刚从国民党监狱出来不久的陈独秀。他还向周恩来再次表示想见蒋介石。

16日下午,周恩来陪同张国焘一起到武昌去见蒋介石。张国焘见到蒋介石后,开口就说:“兄弟在外糊涂多年。”周恩来听了十分生气,立即对他说:“你糊涂,我可不糊涂。”蒋介石其实早已收到蒋鼎文、胡宗南的密报,说中共领袖、边区副主席张国焘已被其“策反”成功,秘密送到武汉,不日即可引见。此时,见到这种场面,也不便多说什么。回到办事处后,周恩来严厉批评了张国焘对蒋介石谈话时奴颜婢膝的态度。

快天黑时,张国焘又以配眼镜、看牙病为由,要求上街。李克农派吴志坚随同。到了外面,张国焘坚决不回办事处。吴志坚只好把他安排在太平洋饭店,然后找人去报告周恩来等人。周恩来等人考虑到张国焘政治观点很悲观,知道张国焘已决心叛党,决定第二天与张国焘公开谈判,做最后一次努力。

17日上午,周恩来、王明、博古一起来到太平洋饭店。周恩来正式向张国焘提出三个方案:第一,回到办事处,回中共工作,这是大家所希望的;第二,暂时请假,休息一个时期;第三,自动声明脱党,中共宣布开除其党籍。张国焘当即表示,第一条已不可能,可以在第二、第三条中考虑,请求容他考虑两日再予答复。不料周恩来等人刚走,张国焘即打电话约军统特务头子戴笠到饭店,表示他要投靠国民党。随后又约胡宗南司令部驻汉口办事处处长谈话。当晚,军统就派来两辆车和几个特务,特务们挟持了看守张国焘的邱南章,将张国焘扶上了车。就这样,张国焘又一次“逃”脱了。屋子里仅仅留下一张字条:“兄弟已决定采取第三条办法,已移居别处,请不必派人找,至要。”

开除党籍,留下污名

接到这一字条后,长江局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向中央报告事情的全部经过。18日晨,周恩来向中共中央报告了张国焘脱党的情况,建议中央公开开除张国焘的党籍。中共中央回电,同意长江局对张国焘的处理意见,并正式作出了开除张国焘党籍的决定。

4月22日的《新华日报》公开发表了中共中央《关于开除张国焘党籍的决定》。

张国焘叛逃后,一度受到蒋介石和戴笠的青睐,但蒋介石对付叛徒,向来采取“用其才不信其德”的策略,并没有委他以重任。他只在戴笠手下讨得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特种政治问题研究室”主任的官职,专门研究对中共进行特务活动的工作。除了生活上得到了一些奢华外,张国焘几乎一无所有,甚至还丧失了最后一点自尊。

就这样,张国焘18年的革命生涯,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之一开始,最终以“叛徒”的名称画上了句号。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张国焘叛逃后的“三请三逃”-激流网(作者:李向阳。来源:《文史博览》2011年第05期。责任编辑:邱铭珊 )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