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与研修生有何异同?

1.都是奴隶;

2.一个是现在完成时,一个是现在进行

激流编者按:

看得见的苦难,无法掩盖看不见的剥削和压迫。在日本的外来研修生实际与廉价劳动力无异。在日期间,研修生大多学不到什么特殊技能。他们通常在建筑业、金属成型业和食品加工业,从事低端的、劳动密集型的工作,这些都是被日本人排斥的“3K工作”(危险kiken,脏kitanai,累kitsui)。2015年,共有19.2万外国人以研修生的名义来到日本。研修生在工作中还面临着不公正对待、工伤事故高发、超负荷加班导致“过劳死”等状况。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6年8月的数据,被调查的5173家雇用外国研修生的日本雇主中,有七成违反了劳动基准法或劳动安全卫生法等法律。

被骂半年“八格”后,中国奴工向日本老板举起了屠刀-激流网

陈双喜家

80后辽宁农村青年陈双喜是个沉默内向的老实孩子,这跟他的成长环境有关。

他妈妈有腿疾,干不了重体力活,父亲精神又不大正常,所以家里很穷,一直靠领低保过活。

23岁那年,父母好歹借钱为他娶了媳妇,但全家人并没有高兴多久。婚后第三天,债主找上门来了,受不得刺激的父亲一着急,就跳了河。不久,陈双喜的儿子又出世了。夫妻拼命打工挣钱,生活依然困苦。

在这种情况下,陈双喜听说日本那边很缺劳动力,而且工资很高,三年就能挣个十几二十万。于是他按要求向一家劳务公司交了46000块钱,培训了4个月后,就毅然飞去了日本。这一年,他30岁。

谁知到了日本,陈双喜竟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因为第一个月算学习,所以是没有工资的,而且不包吃住。此外他也特倒霉,好容易干满第二个月,公司又倒闭了,于是又被劳务公司安排到另一家公司。这个公司在广岛县的江田岛市,叫川口水产,老板则叫川口信行。

江田岛盛产牡蛎,川口水产就是专搞牡蛎养殖和加工的,这是众所周知的苦活、脏活、累活,几乎没有哪个日本年轻人愿意干,但对江田岛来说,仅有的26437人当中,光65岁以上的老人就有10050人,所以劳动力严重不足。

被骂半年“八格”后,中国奴工向日本老板举起了屠刀-激流网

所以跟大多数日本人一样,川口老板虽然已经55岁,仍是个工作狂。据说,他每天都要从早上5点工作到深夜。他的公司只有陈双喜一个年轻人,也只有他一个中国人。

不过,双喜进来才半年,好些活还不熟练,于是,这就难免挨川口老板骂。每次挨骂,陈双喜都吓得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他倒是不怕挨骂,就怕老板忽然说:你以后不用来上班了。那样的话他就得回国,再也挣不了钱了。

只是有件事他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明明已经够努力,为什么还一直挨这日本人骂呢?要知道他进来半年,就被骂了半年。至于川口老板到底骂了些啥,他基本听不懂,确切地说,只听得懂“八格”二字,因为这两个字经常出现在国内的抗日剧里。经过多年耳濡目染,这几乎已经成了日本的国骂。他不能忍受上一代中国人被骂八格,到他这一代还被骂八格。终于有一天,他爆发了。

这天轮到他休息,他一直睡到天快黑时才起来,然后一起来就下了楼,走向放工具的地方。这并没引起正在算账的川口注意。于是陈双喜抄起一把铁铲,冲上来就朝他头部猛击。在遭到川口的激烈反抗后,他又抄了把菜刀……

被骂半年“八格”后,中国奴工向日本老板举起了屠刀-激流网

杀红了眼的陈双喜已经停不下手来,于是转向了其他同事。当时所有人都已打完牡蛎回来,正在排队洗工具。离他最近的是68岁的桥下政子。陈双喜一言不发,一铲拍在她肩上……

刹那间,所有人都尖叫着四处奔逃。

最终,陈双喜当场杀死2个,杀伤6个。此案一出,令中日两国大为震惊,从而引发了对研修生制度的反思。陈双喜被判无期徒刑的同时,日本开始关注研修生的身心健康,但相关案件仍然时有发生。

今年8月21日,静冈县又有两个中国研修生一死一伤,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被骂半年“八格”后,中国奴工向日本老板举起了屠刀-激流网

(作者:秋心笔记。责任编辑:小林君)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