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动身去南方打工之前,我做了两个多月的心理准备。其实一开始我是准备拒绝的,后来也很努力地想一些借口来着,只是拖到最后也没有合适的。630号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睡,兴奋又紧张。

一路折腾到了后,然后就被南方的天气来了个下马威。在瓢泼大雨中我们踩点,找厂,选择……终于,要进厂了!

第一天上班感觉很懵逼,在前台等了十分钟,就有人把我领到了流水线,然后前面工位的小姐姐开始教我,一分钟后我开始工作,不就是拆胶带吗,没啥难的。我坐在那,充满干劲地拆了两个小时胶布,在此期间我努力地与前后的小姐姐套近乎,直到她们去其它工位帮忙。两小时后我累了,开始期待下班。12点钟准时下班,四十分钟后我回到流水线,发现工友们都在工作,我觉得一个人玩耍不太合适,也开始工作。于是下午我困的生不如死,真想一头撞死在桌上。好在前三天休息比较早,每天精力还算充沛。直到第四天,度过了试工期,开始定产量。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个人定量,什么叫按件推时,第四天我工作十三个小时,挣了46.8,不是美刀,是人民币。

令人绝望的深圳工厂-激流网流水线劳作的工人

当晚十一点半,我躺在宿舍的床上,心情复杂。由于完不成产量,我只能最晚下班,回到宿舍已经十一点甚至更晚,睡眠不足。第四天之后的每一天,我都生不如死。上午还没睡醒,下午又犯困了,晚上已经饿了。而拉长总会突然蹦出来,化身成功学大师,眼镜,,你这样做事不行,眼镜,我看好你哦,眼镜,干了这碗鸡汤……可是还是累啊,灌鸡汤有个毛用啊,该猝死还是猝死。工作多久,我就思考多久人生,也没啥可思考的,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不想静静,只想下班。我也很绝望啊,可还是要生活啊,是可忍,说明我还能忍,那就忍吧。

如果你觉得有一天可以十小时内完成产量,那你就天真了。个人定量的魔性之处正在于此,你越来越快,定量也会越来越高,直到达到极限。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果你真的突破了标准工时,那么,恭喜你,这道工序的标准工时因你而缩短了,这就是按件推时。这时你才发现,原来八点下班是不存在的。据我了解,即使是最快的老员工,想要八点下班,也必然要连班。更不必说我等工作到深夜的手残。所以,实际上没人可以十小时内完成产量。

大家都如此苦大仇深,你让我如何谈笑风生?因此,工作十二天,我实际上只与隔壁工位的发哥,表哥和小梅姐相熟,其次是三个保安大叔。我也承认自己稍显腼腆,奈何跨工位作战太难,而我太慢,人家夜宵都吃完了我还在干!

在深圳折腾了一圈,收获挺多。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来了才发现现实和想像差距挺大,比想像的更累,更怂,场面更尴尬。上周末发哥发消息给我,表示很想眼镜,并问我现在在哪工作。我思考了许久,回复:回家复读。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吧,手残少年郎出来讨生活,感受生活的不易,世界的恶意,于是毅然回家复读。至于毕业之后,那又是另一出了。想来机智的发哥早就看穿了一切,所有的感慨与关怀都融进了“加油”二字,言简意赅。可是不管结局怎样,为了理想放弃咸鱼生活,真的带劲!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令人绝望的深圳工厂-激流网(作者:眼镜。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