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出租屋,地下室,工厂宿舍,硬座车厢……这些都是外出打工者睡过的地方。

这些地方,打工者肯定都睡过!-激流网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小时候,我去外婆家拜年,半夜起来小解,开灯时竟然触电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在外婆家过夜。七岁那年,父亲带我去城里走亲戚,因为人多,睡不下,我就被安排睡沙发。第二天早上,父亲和亲戚们满世界找我,差点没报警,后来才发现我睡到沙发底下去了。

读高中的时候,父母在怀化做小买卖,挑着青菜或者水果走街串巷,租住了两间小平房,低矮狭窄,加起来也不过十一二平米,说是住的地方,倒更像是仓库。

我那时在学校附近住地下室,阴暗潮湿,学校附件有一条铁轨弯弯曲曲,每到半夜的时候,我经常被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摇醒。

每逢周末去怀化与父母团聚,我们都住在一个有煤气罐的小屋子里。记得有一天晚上,煤气泄露,我们一家三口一氧化碳中毒,幸好邻居及时发现,我们才从鬼门关逃出来。

高中毕业后,我便外出打工了。在工厂里,吃千人大锅饭,住八人间宿舍,也许是工作压力过大,我半夜会突然从床上站起来,同屋子里的人都以为我要跳下床,没想到我又立马倒下去睡了,第二天他们跟我说起,我一点也想不起来。

后来宿舍来了一位二十七八岁的潮汕籍工友,他高高瘦瘦,不善言辞,他的舅舅介绍他进了打磨部,他就睡在我对面。他中午经常吃泡面,还友好地给过我一个橘子,跟我说过三五句话。

这些地方,打工者肯定都睡过!-激流网同上

在一个上夜班的晚上,他突然晕倒在流水线旁,被送往坪山人民医院后,再也没有回来。他进这家厂还不到四十天,看着那空空的上铺,歪歪斜斜躺着一本中华字帖,我总觉得他似乎还趴在床头临帖。

外出打工没多久,我被骗入了传销组织,每天吃面条土豆大白菜,和十几个人挤在一起睡“榻榻米”.新来的人都睡在最里边,门口堵着一位“健将”,以防新人半夜逃跑。

十几个人睡在一间房的夜晚,磨牙打呼噜放屁打嗝的声音,此起彼伏遥相呼应,我则睁眼看着天花板,找不到人生的意义。

后来,一个安徽厨师“邀约”来一位新朋友,一米七八的个头,当天半夜他把自己的衣服裤子接起来绑在二楼从窗口顺利逃走。据说有人看见他的一举一动,但因为怕吓到他而闹出人命,便佯装不知道。

这些地方,打工者肯定都睡过!-激流网同上

去年夏天,老同学杰叫我去打零工,说是测量奶粉柜台尺寸,我本以为会很简单,但是操作起来却并不那么容易。而且他在衡阳,我在株洲,他通过手机遥控指导我。很快,我的手机没电了,当天我一单生意也没做成,天就黑了。

我舍不得花钱住旅馆,原准备在株洲火车站凑合一宿,躺到十点多,实在没法睡,于是我就去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网吧,充了10元网费,玩了一会儿后就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睡到天亮。

常年在外打工,睡在火车上是常有的事情。迄今为止,我从来没有坐过飞机和高铁。仔细想想,我唯一一次坐软卧,竟是被骗去传销窝那次。

其他时间,通常都是在硬座车厢里摇头晃脑,或者趴着睡,还得时常提防小偷,睡眠质量可想而知。

印象最深刻是从怀化去浙江那一次,正值春运,我好不容易抢到加班车的票,当时我和表弟都是站票,我们还特意买了两个小凳子,上去后发现,整列加班车卖的都是站票,于是我们找到一节没有多少人的空车厢,一个人霸占了三个位置,美美地睡了一觉。

那是我在火车上睡得最好的一觉。

这是我从小到大睡过的地方,或许也是广大打工者们都似曾相识的地方。

为了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避免失联请+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这些地方,打工者肯定都睡过!-激流网(作者:周启早。来源:尖椒部落。责编:毕非)

作者简介:

周启早1985年6月15日生于湖南怀化,19岁外出谋生,打过包装,当过保安,上过流水线,做过仓管,摆过地摊等,25岁开始习诗,出版双语诗集《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