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的是新型的党”——列宁反对修正主义潮流的斗争-激流网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一个重要的历史发展时期。

1895年,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恩格斯逝世后,第二国际的机会主义首领伯恩施坦猖狂攻击马克思主义,全面系统地篡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第二国际各国党内的机会主义分子也纷纷作出响应。德国的伯恩施坦派公然声称:“我们德国都为争取改良而斗争,我们实际上都是改良主义者,我们是改良的党”。法国社会党头子米勒兰,当上了资产阶级政府的部长,作出了实践伯恩施坦主义的“绝好榜样”。在修正主义路线的统治下,当时第二国际各国党都热衷于议会道路、和平过渡,党组织实际上成了资产阶级议会党团的附属品。党不是作为无产阶级的最高组织形式而存在,而是成了工人贵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小资产阶级分子以及工人中不坚定分子的大杂烩。

马克思主义的灵魂——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被从各国工人党的纲领中彻底摒弃了;各国党一个个蜕化成了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党。

“我们需要的是新型的党”【1】!就在国际工人运动中,机会主义潮流到处泛滥的时候,列宁高举马克思主义的伟大红旗,挺身而出,砥柱中流,为创建一个无产阶级的革命政党而斗争。

早在1895年,列宁将彼得堡约二十个马克思主义小组联合起来,成立了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它是俄国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最初萌芽。1898年,彼得堡、莫斯科、基辅等地的“斗争协会”,在明斯克召开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当时,列宁正在流放中,没有出席会议。这次大会只是宣告了党的成立,没有制定党纲、党章,选出来的中央领导机构不久又被沙皇政府破获,因此实际上并没有把党建立起来。

同时,经济派——俄国最早出现的一个修正主义派别,控制了俄国的工人运动。经济派与伯恩施坦主义遥相呼应,鼓吹工人阶级只应“为改善经济状况而斗争”,反对工人阶级进行政治斗争,胡说“对每一个卢布工资增加一个戈比要比任何社会主义和任何政治都更加切实而可贵”。他们赞赏组织涣散、小组习气和手工业方式,反对建立一个全国性的集中的革命组织。1899年,一部分经济派分子发表宣言,主张工人进行经济斗争,自由资产阶级进行政治斗争,公开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建立无产阶级的政党。

为了改变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思想混乱、组织涣散的状态,首先必须坚决而明确地同经济派划清界限。被流放在西伯利亚的列宁,密切注视着国际和国内工人运动的斗争风云。当他看到经济派的宣言后,就召集流放在附近的马克思主义者开会,通过了由他起草的《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抗议书》。1900年,列宁流放期满后,于这年年底在他创办的《火星报》上,对经济派和伯恩施坦主义进行了猛烈抨击。1902年,列宁写了《怎么办?》一书,指出:“无产阶级的基本经济利益只能经过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的政治革命来满足”【2】,把无产阶级的斗争任务局限于经济斗争,就等于政治上自杀。列宁的论著,系统地批判了经济派,沉重地打击了国际修正主义,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建党学说,武装了俄国的无产阶级和革命群众。《火星报》的一个代办员写道:“我到处都在使用列宁的犁,就象使用最好的效率很高的翻土器一样。它很好地剥去了因循守旧的地皮,掘松了可以生长谷物的土壤。假如在路上遇到了<工人事业>【3】所种下的杂草,总是连根地把它铲掉。”

列宁的上述活动,为建立一个新型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作了理论上和组织上的充分准备。

1903年7月,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召开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代表有四十三名,代表二十六个组织,会址设在“金鸡”旅社的一个大面粉仓库里。会场上临时搭起一个讲坛,旁边的大窗户上挂着红布。尽管夏令的布鲁塞尔骄阳似火,暑气逼人,仓库里通风很差,会场十分闷热,但多数代表仍以极大的政治热情,认真讨论党纲、党章,选举中央委员会。

列宁亲自出席了这次代表大会。会前他拟定了会议规则和议程,起草了党章草案,殷切期望把这次大会开好。大会期间,他废寝忘食地工作,甚至经常通宵不眠。三个多星期中,列宁在各种会议上作了一百二十次发言。许多代表都为列宁的健康担忧。

大会因遭比利时反动当局的破坏,后来转移到伦敦继续举行。

大会首先围绕党纲问题,展开了两条政治路线的激烈斗争。斗争的焦点是关于无产阶级专政问题。还在大会召开之前,普列汉诺夫起草的党纲草案中,就不提无产阶级专政,一只是由于列宁的坚决斗争,才写了进去。大会上,机会主义分子又拚命反对把无产阶级专政的条文列入党纲,理由是外国社会民主党的党纲没有这一条,俄国党也不应列入,妄图把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路线强加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但是,机会主义分子的这一阴谋未能得逞。大会终于通过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纲领,它继《共产党宣言》之后,明确地写上这样的内容: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最终实现共产主义!

当讨论党章时,斗争再起。列宁制定的党章草案第一条明确规定;“凡是承认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并且参加党的一个组织的,都可以成为党员。”【4】机会主义分子马尔托夫竭力反对列宁的意见,主张每个罢工者和同情党的人只要承认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都可以自行宣布为党员,而不必参加党的某一组织。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如果你愿意的话,就算是党员”。马尔托夫还反对民主集中制,主张地方组织可以不服从中央的决定。当时,第二国际各国党都不要求党员必须参加党的一个组织,因此这些党根本就没有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建立起来的各级党组织。这是机会主义路线在组织上的反映,其实质就是否认党在为实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斗争中的先锋队作用。

列宁和他的拥护者在这个问题上,又与机会主义分子展开了不调和的斗争。列宁在会上多次发言,批判马尔托夫的谬论,指出:如果每一个人都可以自行宣布入党的话,“无疑会为一切涣散的、动摇的和机会主义的分子敞开大门”【5】。列宁强调说:“我们的任务是要保护我们党的巩固性、坚定性和纯洁性。我们应当努力把党员的称号和作用提高,提高,再提高。”【6】

由于马尔托夫等人的阻挠和破坏,列宁提出的条文一时没有为多数代表接受,大会通过了马尔托夫提出的条文。

大会选举中央委员会时,机会主义分子遭到失败。拥护列宁的革命派获得了多数票,被称为布尔什维克(多数);机会主义派只得到少数票,被称为孟什维克(少数)。这样,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分成了两个根本对立的派别。

这次代表大会宣告了俄国布尔什维克党的建立,标志着列宁主义的诞生。后来列宁指出:“布尔什维主义作为一种政治思潮,作为一个政党而存在,是从1903年开始的。”【7】

代表大会以后,马尔托夫一伙变本加厉地反对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普列汉诺夫此时也成了一个公开的孟什维克,并和几个同伙篡夺了《火星报》编辑部的领导权,从五十二期开始,将《火星报》变成了孟什维克的机关报。他们利用这个阵地,攻击列宁关于要求党员服从党的决议是“官僚主义”,要求少数服从多数是“镇压”党员意志,要求党员服从党的纪律是在党内建立“农奴制”,等等。

伯恩施坦、考茨基之流竭力为孟什维克撑腰打气。考茨基在孟什维克的报纸上发表文章,公开支持马尔托夫,反对列宁。第二国际各国党的报纸几乎都站在孟什维克一边,对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斗争作了歪曲的报导。那伙叛徒还以家长自居,要对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实行“组织制裁”。1904年8月,在第二国际阿姆斯特丹代表大会上,机会主义分子操纵多数通过了一个“党的统一”的决议,声称各国必须建立一个统一的社会民主党,威胁列宁和布尔什维克“要对分裂活动的惨痛后果负责”。1906年2月和6月,第二国际常设机构——国际社会党执行局,又专门作出决定,成立所谓“仲裁委员会”,两次出面“调停”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之间的“争执”,压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实行所谓“统一”。

面对这股铺天盖地压来的修正主义潮流,伟大导师列宁无所畏惧,坚决顶住了第二国际的粗暴干涉,保持了布尔什维克的独立和原则立场。1904年,列宁写了《进一步,退两步》一书,全面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建党学说,规定了党的基本组织原则。列宁指出,为了要实现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必须建立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这个党应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它以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指导思想的理沦基础,并结合本国的革命实际,制定出正确的纲领、路线和策略;这个党应是无产阶级的最高组织形式,必须领导其他一切无产阶级组织,密切联系群众;这个党应具有严密的组织,具有统一的意志、统一的行动和统一的纪律。

1905年4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在伦敦举行,会上终于通过了列宁提出的党章草案。列宁的建党学说和建党路线取得了伟大胜利。

列宁在反对第二国际机会主义潮流中建立起来的布尔什维克党,是一个新型的无产阶级政党。它不仅领导俄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而且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象一面火红的战旗,迎风飘扬,成为各国无产阶级建立自己的革命政党的光辉榜样。

为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我们需要的是新型的党”——列宁反对修正主义潮流的斗争-激流网(作者: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世界史话》编写组。来源:青年自学丛书《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1月第1版,激流网编辑部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编:毕非)

注释:

【1】《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列宁全集》第三十一卷,第207页。

【2】《怎么办?》,《列宁选集》第一卷, 1972年版第262页。

【3】《工人事业》是经济派的杂志。

【4】《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列宁全集》第六卷,第431页。

【5】《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列宁全集>第六卷,第456页。

【6】同上书,第458页。

【7】《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列宁选集》第四卷,1972年版第181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