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制职工维权 十六年都不晚!|武昌五金交电公司维权纪实(二)​-激流网维权

上次说到关于改制维权第一步就是要收集相关的改制资料,这是发现问题的依据,也是揭露窃贼官商勾结的证据,更是广大职工依法维权的武器。

从已经取得的部分材料中我们发现诸多违法乱纪的问题:

1、伪造改制批复。武汉市武昌区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武昌改字[2001]98号文,关于同意武昌区五金交电公司企业改制的批复有两个版本,一份由王克华提供(明显有拼接痕迹),另一份是从武昌五金交电公司下属的武昌交电商场的工商备案资料中取得,两份文件内容截然相反。据国资部门某位接访人员说:一个文号不可能有两个版本同时存在,即使有更改的必要,也会在发出另一个版本之前,回收作废的版本。

2、立项通知书与98号改制批复内容不符。武昌国立[2001年]第5号资产评估立项通知书主要内容:武昌五金交电公司,你单位2001年2月28号送来的关于推行以职工持股为目的的整体资产(含下属家电商场,经理部,综合商场,车辆股份合作公司)评估申请已收悉,经审核同意立项。立项通知书明确指出只有四个下属单位进行改制,即:家电商场,经理部,综合商场,车辆股份合作公司除此之外,其他的下属单位均不包括在内。武昌五金交电公司下属共有12家公司,既然立项通知指明只包括4家,也就是说其他8家公司都不在改制之列。

武昌改字[2001]98号(武昌交电商场版)的主要内容:同意武昌区五金公司及所属五金交电公司,无线电商店,交电商场,五金电料商场按独立法人进行改制。98号批复上的四个单位显然不是立项通知书上的那四个单位了,且这四个单位都没有独立申请改制立项。经此移花接木一番,整体改制变成了分拆改制。

武昌改字[2001]98号(王克华的伪造版)的主文内容:同意武昌五金交电公司按分拆出售方式进行改制。内容跟立项通知书南辕北辙,由职工持股变成了分拆出售。这就是王克华等人伪造98号批复的目的。

3、重复改制,私分国企资产。武昌车辆商店和武昌无线电商店已于1997年改制成为了股份合作公司,经王克华同意,2001年再次进行改制,原公司全体职工持股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个别人的私营公司。

4、非法转移公有商用房产。武昌五金交电公司至今依然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并没有按规定注销变更。武昌五金交电公司原有的12栋商用房产经过王克华等人私自处理,仅剩三处(民主路140号;民主路145号,青龙巷95号),其中两处商用房产(民主路140号和145号,总面积约4000㎡),于2002年过户到了王克华担任法人代表的武汉市武昌创辉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创辉贸易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金50万,除王克华货币出资仅2万元外,其他均为货物出资,发票上的货物都是武昌五金交电公司曾经经营的商品。也就是说,王克华花2万元取得了武昌五金交电公司千万元的资产。王克华还同时担任国企和私企两个公司的法人代表。既然武昌五金交电公司改制了,所有职工都不再是国企职工,公司现在仅剩王克华一个在册,武昌五金交电公司难道是王克华一个人的?

5、隐瞒公司自有房产。武昌五金交电下属12个门市部,分别于1986年左右进行了改扩建或收购了其他单位的房产。这充分说明公司效益蒸蒸日上,没有亏损的理由。2001年的资产评估报告中没有体现公司自有房的价值,也就是自有房产没有记入公司资产账上。用于改制注入的公房明细表中,也没有武昌五金交电公司自建房的记录。青龙巷95号360㎡的房产,当年由公司出资购买,改制时既没有资产注入,也不计入公司资产,16年来一直王克华等人用于出租牟利。

6、虚报改制费用。国有资产转让协议显示总改制费用是658.6万元,加上需弥补亏损141万,合计800万元。王克华提供的改制费用明细表合计数只有156万元,而资产注入的公房当年估值1仟多万元.暂且不论王克华等人是否拿得出156万元买断职工(工商资料显示他们实际出资2万元),就按王克华等人的说法,买断职工的资金来源于出售公司部分房产,从现在还余下三处房产没有出售来看,改制费用根本用不了658万元.2002年过户到王克华私营公司名下的两处房产现在估值达数亿元。

7、伪造改制意向调查表。公司职工于1998年左右陆续下岗回家,从此没有开过一次职工代表大会,更不知道公司要改制这回事,都是被个别通知到公司签买断协议,他们谎称这是国家的要求。2001年公司改制时所谓的意向调查表,职工根本没有见过,改制意向调查表上的签名绝大多数都不是本人的字迹,少数本人签名的都是新公司的股东。

8、职代会非法无效。根据本公司职工反映,大约从1992年至2001年十年间没有进行换届,王克华指定的职代会成员不是选举产生,个别人员的名字不是本人的签名。其中王克华的前妻﹑妻舅、情人,会计出纳以及管理人员合计15人,占职代会总人数24人中的60%,且这些人都成为了新公司的股东。所谓职代会签名没有签在职代会决议上,却签在了所谓的改制方案上,且有修改的痕迹。

企业民主管理规定第九条:职代会由工人、技术人员、管理人员、企业领导和其他方面的职工组成。其中,企业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和领导人员一般不得超过职工代表总人数的20%。

9、代签合同。我单位有一批全民所有制合同工,劳动局招聘时特别注明享有全民所有制企业同等待遇,合同每5年签一次,1995年至2001年的合同是公司安排人事代签,目的是把合同工在改制中的入股权排除在外。

以上问题我们以书面的形式向王克华提出,要求他以书面的形式回答。2016年8月27日,双方如约在王克华的办公室见面了,王克华等人并没有拿出书面的回复,仅就我们的提问作口头的狡辩,实在回答不出了就说:你们把改制中的瑕疵上升到法律的高度了,我无法回答你们,是否犯法不是你们说了算,政府说我犯法了才算,公司改制是通过政府同意的,政府让我怎样就怎样。

下午4点左右,王克华亲自带领五个维权职工去科产局上访,接待我们的是科产局(原商委)章翔科长,章翔说:王经理这么大的老总亲自带人来上访啊——然后草草问了职工几句话就下班了。

9月3日维权职工40多人去武昌区信访局上访,接待我们的是曾获武汉市劳动模范、武汉市优秀共产党员、湖北省优秀共产党员、湖北省学雷锋先进个人、全国学雷锋先进个人等称号的武汉的名片吴天祥,大家仿佛看到了亲人开始大吐苦水……

吴天祥开口就说:事情过去十几年了,你们怎么现在才来?

职工回答:我们现在才知道啊,是不是过期了?

吴天祥不耐烦的反复嘟哝:都过去这么久了,过去这么久了——见识到了现实中的吴天祥;新闻媒体上的吴天祥形象瞬间垮塌,一个被媒体广泛宣传树立的典型,退休了还坐在武昌信访局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呢?是发挥余热还是……

从武昌区信访局到武昌科产局,这些部门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职工并不愿意再去找政府,而不得不直接到武昌五金交电公司门口维权。大家从我们打出的横幅可以看到,横幅上写的是“王克华滚蛋”,而不是大家常常见到的“国有资产流失”。因为国家初始投资很小,就是几间小的商铺,之所以发展到12家专营门店,都是武昌五金交电公司几代职工的劳动积累。准确的说,不是国有资产流失,而是全体职工的劳动积累被王克华等人侵占瓜分。

2016年10月1日至3日,维权职工聚集在武昌五金交电公司门口维权,几个代表守侯在王克华办公室,王克华始终是那句话:政府让他怎样就怎样。

10月3日晚上6点多鈡,科产局(原商委)章翔科长冲进了王克华的办公室,气势汹汹的指着一个女职工代表说:“小X,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他这句话激怒了维权职工,聚集在商铺门口的职工也纷纷赶到王克华办公室,质问章翔:“这么晚来公司威胁职工代表是个人行为还是科产局(原商委)委派的?你想怎样让小X不好过?以后小X有什么事你要负责!”有职工要求章翔把刚刚说的威胁职工代表的话写下来,不写不让走。鉴于这种情况,章翔已经没有了刚来时的嚣张气焰,立刻装出一副可怜状,在现场维权职工的要求下给小X道歉。为保障小X的人身安全,维权职工对章翔的行为录像取证。

科产局(原商委)的所作所为让维权职工们彻底失望了。看见媒体上报道纪委打老虎的新闻,我们转而寄望于纪委。但同时也担心武昌区纪委包庇王克华。于是2016年10月,我们去了武汉市纪委,接待人员黄女士非常热情,她看了我们的证据资料说:很多改制企业的职工心里知道改制不合理,但说不出所以然,更没有机会取得相关证据,而你们这次提供的资料非常详实,只是需要你们回去整理一下,尽可能详细反映问题,并附上证据交上来。听完这些话顿感正义的希望再现。

一周后职工维权代表把所有的证据材料及举报信都交给了她,突然她话锋一变说:到目前为止,武汉市还没有查出哪家改制企业有问题,你们知道荷花洗衣机厂吧?维权代表被厂长派人打了一顿,最后不了了之——前后不一的反差让我们措手不及,代表决定找另外的纪委人士接待。在黄女士不当班的时候代表们又去了几次,其他接待人员的回答更匪夷所思:我们不管结果,只是负责转交举报材料。代表要求给个接收材料的凭证,她说:纪委从来没有这个规矩。代表无奈要求退回我们的资料(怀疑他们透漏资料信息),她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告诉我们:你们的举报材料转交到了武昌区纪委。然而,两个月过去了,没见纪委部门任何人跟我们联系。

11月28日,维权职工继续在武昌五金交电公司门口维权,跟往常一样没有发生任何过激行为和事件。维权职工本打算下午5点就散去,还不到5点鈡时突然来了20名左右的警察,由中华路派出所的姜教导员带队,拿出一份什么“告知书”让职工散去,不要影响商户经营。有职工上前跟他解释:我们没有影响商户经营,公司是职工的,是他们影响我们的生活了。这时候一个50岁左右穿便服的人态度恶劣地大喊大叫,一名女职工举起手机拍照,这家伙冲上去就抢,进而发生了肢体碰撞。愤怒的职工纷纷围了过去,这时一个年轻的协警从警车上拿出了警用催泪瓦斯喷向维权群众,现场大部分维权职工被喷倒在地。

改制职工维权 十六年都不晚!|武昌五金交电公司维权纪实(二)​-激流网(被喷催泪瓦斯的维权职工)

维权职工们并没有被吓到。2017年元月1日,职工再次来到武昌五金交电公司门口维权,下午一名出警警官找来王克华,要求他跟职工谈谈,解决职工反映的问题,王克华说:“我解决不了”,说完转身离去。

2017年元月3日晚7点多,有职工在家看湖北卫视新闻360节目,发现正在播出王克华接受媒体采访:

记者:堵门的这些人是什么人?

王克华:这是原来改制之前的职工,现在不是我们的职工,我们是2001年改制的,就是因为门面要拆迁,他们认为企业有钱了,想分一点钱。

:一旦拆迁跟职工有没有关系呢?

王克华:从法律角度说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因为改制以后房子不是原来五金交电公司的,产权是创辉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的。

记者拨通一个维权职工的电话问:改制不是过去十几年了吗?

职工答:当年改制文件没传达,职代会也是我们不知道的,在我们对所谓的改制不清不楚的情况下就把我们赶回家了,现在我们维权就是要夺回我们自己的权益。

记者画外音:为此创辉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说改制是合法合规的。2016年12月28号,区政府有关部门已经做出了书面认定(其实就是武昌去科产局章翔做出的回复),但是职工们还是不满意,于是才殃及店面商户。

主持人点评:对于任何的争议都有合理合法的途径解决,堵门干扰商家营业都是不合适的,对于改制的具体操作不满意,可以向信访部门反映,对于政府的信访的回复不满意,也可以申请复查或者向我们栏目求助,法治社会要依法依规,冲动行事一旦产生严重后果,恐怕自己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主持人说可以向他们的栏目求助,我们听了非常高兴。元月4号十几位职工代表来到电视台栏目组,要求他们像采访王克华一样的采访我们,遭到了电视台的拒绝,记者更是避而不见。

王克华仅是一名科级干部,居然能量有这么大:科产局章某为他单刀赴会,以科产局之名出具书面回复,市纪委以接受举报为名,获取我们的证据资料,而后石沉大海。武昌信访局“名片”吴天祥也不顾“声誉”,责怪群众不该上访。电视台借记者之口,谴责职工眼红王克华的房产增值了,维权不依法。

遍观上述部门及个人的行为,细思极恐,让人不寒而栗。

从我们走过的信访之路大家可以看出,到底是谁在违法,谁不依法办事?科产局,纪委,电视台,派出所,他们挥舞着法制的大棒,用威胁恐吓的语言和手段对待维权职工。职工们不禁要问:既然不想让群众反映问题,也不愿为群众解决问题,政府为何还要设置这么多部门?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2017年3月初,武汉各大报刊同时刊登了一则消息:新任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强调,全力打赢信访积案化解歼灭战,要加大领导包案力度,敢于碰硬,对尚未化解的信访积案抓紧全面攻坚,确保10月份基本实现案结事了。在及时解决群众反映问题上下功夫、见实效,对解决问题不及时、不得力的追责问责。这条消息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全体维权职工重拾信心,再次踏上信访这条长征之路!

3月12日,武昌五金交电公司职工数十人来到武汉市第5巡视组,递交了举报王克华假改制真贪污的信访材料,得到了接待人员的高度重视,仔细询问我们去了哪些部门,他们都有没有回复结果?特别问到市纪委去了几次,有没有回复?我们如实作答,这位接待人员高度负责的工作态度让我们倍感亲切,更加坚定了我们维权的决心。

很快在3月20日,我们就接到了武昌区科产局(原商委)的电话,约维权代表21日到科产局,了解我们的信访诉求。3月21日,科产局陈定局长接待了我们5个代表,当即表示:他们成立了专班,2个月内办结我们的信访案件,今天只是个见面会,以后进入实质性调查,会邀请我们全程参与。

上访的职工们仿佛看到了包青天,更加坚定了依法上访依法维权的信心。

今天是2017年7月20日,科产局是否在规定的时间结案了?结果如何?且看武昌五金交电公司维权纪实(三),真正的较量刚刚开始。

关于武昌区科产局,我们有很多话要说。两天后见!!!

2017年7月20日

为了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改制职工维权 十六年都不晚!|武昌五金交电公司维权纪实(二)​-激流网(作者:武昌五金交电公司维权职工。作者授权激流网首次刊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编:畢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