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来因区的特里尔城,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城内布吕肯大街十号,有着淡黄色的粉墙,棕色的门楣和窗沿,乳白色的窗扉,是一幢普通的楼房。1818年5月5日,卡尔·马克思就诞生在这里。

马克思在特里尔生活了十七个年头。1835年,他中学毕业后,就离开故乡去波恩大学学习法律。从特里尔到波恩,沿着摩泽尔河的两岸,到处是层层梯田,长满了茂密的葡萄,就象一个大葡萄园。这世世代代勤劳的摩泽尔农民艰辛劳动的结晶,给马克思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马克思在波恩大学只读了一年,第二年便转入柏林大学。他十分讨厌大学里教条式的讲演,在九个学期中,只选了十二门课,其中大多数是法学必修课,但对这些课也很少去听讲。当时,德国有三十多个大小邦国,处于四分五裂的封建割据状态,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十分尖锐复杂。马克思来到柏林后,强烈感受到时代的脉搏,密切关心现实的政治斗争,进一步认识了德国封建制度的反动本质。在大学期间,他结识了“黑格尔左派”,即激进的青年黑格尔派的一些人物。这派人想从黑格尔哲学中作出无神论的和革命的结论。马克思曾参加过这个组织。

1841年初,马克思行将结束自己的大学生活。他在毕业论文中写道:

“不畏神威,不畏闪电,

也不怕天空的惊雷……”

这是一位古希腊哲学家的诗句,马克思借用它来表达自己不可抑制的战斗热情和所要选择的生活道路。不久,他给一家杂志寄去了自己的第一篇政论性文章,题为《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在这篇文章中,马克思逐条驳斥了新检查令,揭露普鲁士政府的虚伪和反动。检查官看了以后,赶紧把它扣下,不让发表。不满二十四岁的马克思作为一个革命民主主义者,勇敢地投入了反对普鲁士封建专制度的斗争。

1842年10月,马克思应聘担任了科隆《来因报》的主编。该报是来因的自由资产阶级创办的一个反对派报纸。在马克思的主持下,报纸办得生气勃勃,面貌一新,革命民主主义的色彩越来越鲜明。订户从原来的八百多户,增加到三千多户,零销数也直线上升。马克思在报上连续发表文章,竭力维护劳动人民的利益,猛烈抨击普鲁士政府的反动统治。他曾在报上报道了摩泽尔农民的困苦处境,并亲自写了五篇文章,揭露统治阶级对摩泽尔农民的剥削和压迫。统治阶级对此十分恼火,起初用两三重检查的办法来加强控制,后来干脆决定将报纸查封。政府官吏气势汹汹地对股东们说:你们不想被查封,就得改变态度。股东们唯恐失去财源,哭哭啼啼地哀求当局宽宥,并要马克思向政府妥协。马克思怒不可遏,断然拒绝了这个无理的要求,并随即辞去了报纸主编的职务。在这半年左右的现实政治斗争中,马克思接触到许多尖锐的社会问题,由于斗争的需要,他广泛研究了经济学和英、法两国的各种社会主义流派的著作。马克思后来说,就摩泽尔农民的状况以及关于自由贸易、保护关税等问题同反动官方的争论,是促使他研究经济问题的最初推动力。

1843年深秋,马克思到了巴黎。当时的法国已经经历过多次革命风暴,工人运动蓬勃开展,各种社会思潮之间的斗争也很激烈。马克思一到巴黎,便立即投入了沸腾的斗争生活。他和流亡巴黎的德国工人的秘密组织以及法国工人秘密组织的领导人建立了密切的联系,经常出席他们的会议。他并且和工人直接接触,常在一起促膝谈心,倾听工人们诉说自己所受的剥削、自己的斗争和对未来的希望。在这期间,马克思除了继续研究经济学以外,还特别研究了法国阶级斗争的历史和法国的社会主义思潮,并初步清算了黑格尔哲学对自己的影响。

1844年2月,马克思和黑格尔左派分子卢格合办了一个激进派杂志《德法年鉴》。普鲁士政府一听到《德法年鉴》出版的消息,便派人在边境上大量没收,使得杂志的发行遭到很大困难,同时由于马克思和卢格有原则性的意见分歧,因此这个刊物只出了一期。马克思就在这一期的刊物上发表了《论犹太人问题》、《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两篇文章,进一步批判了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哲学,论述了科学共产主义的许多重要原理。他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矛盾,指出必须对现存制度进行根本变革,实行社会主义革命;第一次指明无产阶级是实现社会主义革命的社会力量;精辟地论述了把革命理论和群众斗争结合起来的思想。马克思在文章中写道:“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1】“哲学把无产阶级当做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地,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做自己的精神武器”【2】。

经过长期的社会实践,这时,马克思已经成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列宁写道:“马克思在这个杂志上所发表的论文中已作为一个革命家出现,主张‘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尤其是‘武器的批判’;他诉诸群众,诉诸无产阶级。”【3】

1844年6月,德国西里西亚织工举行起义。这是德国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第一次大规模阶级搏斗。马克思高度赞扬德国无产阶级的觉醒和革命精神。但是卢格却以贵族老爷的态度在那里评头品足,胡说什么工人们所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家庭”,缺乏“政治精神”,并对起义的失败进行冷嘲热讽。马克思在报上看到卢格的这些胡言乱语,气愤极了,连夜赶写文章痛加驳斥。马克思热情称颂工人们在自己的斗争中,始终把矛头指向剥削制度,“毫不含糊地、尖锐地、直截了当地、威风凛凛地厉声宣布,它反对私有制社会”【4】。

马克思的革命活动,使得普鲁士统治阶级极度恐惧。他们把马克思看成是最危险的人,使尽一切卑鄙手段对他进行迫害。普鲁士政府早就以马克思的著作有害为理由,命令普法边境上的警察机关,只要马克思在国境线上一出现,就把他逮捕起来。这时它又要法国当局制造借口把马克思驱逐出境。1845年1月中旬,马克思离开巴黎迁往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可是反动的普鲁士政府仍不死心,又企图引渡马克思。在马克思的斗争下,这个阴谋遭到了可耻的失败。

1842年11月的一天,也就是马克思到《来因报》工作后几个星期,一位路过科隆的青年前来拜访他,并表示愿意经常寄送英国通讯。这个身躯高大、热情豪放的青年就是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马克思和恩格斯早期——革命活动|《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节选4)-激流网马克思与恩格斯在《来因报》

1820年11月28日,恩格斯诞生于德国巴门城的一个工厂主家庭。他在故乡和爱北斐特度过了自己的中学时代。

巴门和爱北斐特是两个相距不远的城市,是当时德国巨大的纺织业中心,被称为“德国的曼彻斯特”。恩格斯每天上学校去的时候,都要路过工厂。他亲眼看到工人们在充满煤烟和灰尘的低矮房子里流血流汗,不少人患肺结核病死去;许多儿童,甚至六岁的孩子也成了资本家吸血鬼残酷榨取的对象,他们被繁重的劳动折磨得有的夭折,有的身体畸形发展。恩格斯十分痛恨这群吃人的豺狼,对劳动人民怀着深厚的同情。1839年,他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政治性论文《乌培河谷来信》,无情地鞭笞这个万恶的社会。他还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要对那些暴戾的君主处以死刑。

1841年秋,恩格斯到柏林炮兵队服兵役,他认真研究军事科学,很快就成了一名炮手。在服役期间,他经常抽空去柏林大学旁听,在那里结识了“青年黑格尔派”的许多人,并积极参加了他们正在进行的一场哲学论战。当时,普鲁士政府为了加强思想控制,一面把进步学者赶下讲台,一面又派了一个昏庸腐朽的反动哲学家到柏林大学做教授。针对这个反动学术“权威”关于要把宗教和科学调和起来的谬论,二十一岁的恩格斯先后写了两篇论文,把这个庞然大物驳得体无完肤。恩格斯清楚地了解到,这场哲学上的争论实质上是一场政治斗争。因此在论战中,他把锋芒指向了普鲁士君主专制制度。在这期间,他还仔细研究了费尔巴哈的著作,并开始转向唯物主义。

四十年代初,英国的宪章运动出现了新的高涨。罢工浪潮遍及兰开夏、约克郡、斯塔福德郡,这引起了恩格斯的强烈关注。他在服役期满后,便决定亲自去英国考察。1842年年底,他来到了兰开夏的曼彻斯特。曼彻斯特是英国纺织工业的中心,也是宪章运动的坚强堡垒。恩格斯在这儿住了二十一个月,和工人们一起战斗,成了工人的知心朋友。他还先后到过许多城市,深入工人居住的贫民窟,了解他们的生活和斗争。在《致大不列颠工人阶级》一文中,恩格斯这样写道:“我愿意在你们的住宅中看到你们,观察你们的日常生活,同你们谈谈你们的状况和你们的疾苦,亲眼看看你们为反抗你们的压迫者的社会的和政治的统治而进行的斗争。我是这样做了。我抛弃了社交活动和宴会,……把自己的空闲时间几乎都用来和普通的工人交往;对此我感到高兴和骄傲”【5】。为了全面了解和研究工人阶级的状况,恩格斯还阅读了他所能找到的有关著作和官方文件。他热情支持英国宪章运动,出席宪章派的各种会议,和宪章派的左翼领导人保持密切的联系,并为《北极星报》写稿。在实际斗争中,他写了许多文章,其中有1844年在《德法年鉴》上发表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1845年整理出版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恩格斯对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进行了义正词严的控诉,指出它必将灭亡的命运,同时阐明了战斗的无产阶级不只是一个受苦的阶级,它能够自己解放自己,取得社会主义的胜利。在革命实践中,他得出了和马克思完全相同的结论,最终地转变成为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

1844年秋,恩格斯离开曼彻斯特回国,途中特地到巴黎去会见马克思,两人在一起畅谈了十天。共同的思想,共同的革命目标,奠定了他们毕生的革命友谊。从此,这两位无产阶级的伟大革命导师并肩战斗,为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奋斗了一生。

为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马克思和恩格斯早期——革命活动|《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节选4)-激流网(作者: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世界史话》编写组。来源:青年自学丛书《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1月第1版,激流网编辑部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编:毕非)

注释:

【1】 《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1972年版第页。

【2】同上书,第15页。

【3】《卡尔·马克思》,《列宁选集》第二卷,1972年版第577页。

【4】《评‘普鲁士人’的<酱鲁士国王和社会改革>一文》,《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第483页。

【5】《英国工人阶级状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第273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