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躺在床上,能看到月亮。月光就那么斜斜地照在脸上。只要月亮还在……明月几时有?

今夜月明望何人?酷暑寂夏余空房。-激流网插画师:补药脸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最常听到的词是“作业”;到了初中,渐渐听到了“打工”这个词。爷爷经常说:“好好做作业,以后靠‘笔杆子’吃饭,才不用在外头晒太阳,才不会像我一样,做得都驼背了。”语文老师也说:“不努力学习,将来就像你们父母一样,在外面被人叫‘打工仔’。”

尽管听了那么多教育的话,我还是和很多同龄人一样去外面打工了。

第一次打工是在广州的番禺华凌空调厂。零七年那时候是去实习,做了三个月就返回技校。住的地方是在厂里面,一扇门进去之后是两个房间,左右各一个门,有公用的卫生间及洗澡的地方。房间有三张上下铺,有空调,有晒衣服的阳台。阳台楼下是个足球场。足球场再过去就是广州香江野生动物园,每天早上起床或者晚上睡觉前,都能听到老虎和大象的叫声,偶尔做梦会梦到去里面游玩,不过直到实习期结束我都没去过。那个时候,我下了晚班还能去打打篮球,现在已经没有那种精力了。

零九年那时我在佛山。在一个叫狮山的地方,公司是银一百创新铝业有限公司。刚从老厂搬过来,有很多空地,老板就用来种植树木,那些树听说可以卖很高的价钱。空地东挖西挖,一下雨便形成了小池塘,里面有很多油蛙一类的动物,到了晚上便叫个不停,是熟悉的老家的声音,所以不仅不影响睡眠,还让我睡得安稳些。

一零年,我离开佛山去了趟中山。我三叔在那里,在一个做灯罩的厂子里开车送货。三叔是七九年的,跟周杰伦同年。年轻的时候也没好好存点钱,现在岁数也大了,都不好找另一半。工厂宿舍是一排民房,屋顶是瓦片盖成的。小小的房间摆了三张上下铺,住着三个人,上床摆满了行李,晚上我只好和三叔挤在一张床上。刚好是夏天,天气炎热,我只好侧着身睡,但也无法入睡,因为我的皮肤是贴着蚊帐的,蚊子隔着蚊帐都能从外头吸到血。

三叔睡前喝了点酒,也可能是白天开车太累,不一会就睡了。而我一直等到他起床上班才睡着。中午吃饭时他叫醒我,说吃饭了,并且问我昨晚是不是没睡好。我点点头,“嗯”了一声。他便没再说什么。

晚上始终是来了,我躺在床上左翻右翻,太热睡不着。我就起床穿好衣服,走到厂子门口。门锁了,但围墙不高,我翻墙跳了下去。落地时听见一声狗叫,真担心有条狗会突然从昏暗的灯光下窜出来咬我,还好没有,应该是栓住了。我找到一家离厂子不远的网吧,站在收费台前忐忑不安,最后还是开了个通宵的卡。网吧的椅子比三叔那张床舒服太多,我没玩多久,DNF的疲劳值才刷到一半,就很困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凉风把我吹醒。我感觉背后站了个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裤袋,钱包还在。我回头看,原来是三叔。三叔没有责备我,只说了句:“别看太久,对眼睛不好。”我发现他手里拿着把雨伞。之前我戴着耳机,没有发现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他默默站了一会,问:“要多久?”我说开了通宵的钱,到早上七点。“那你注意点,我回去了。”我点点头,他离开了。那晚我再没有睡觉。

今夜月明望何人?酷暑寂夏余空房。-激流网来源:《攻壳机动队

在那住了几天,我就准备回家去。三叔送我去车站,他说着一些家里的事,说着说着,他哽咽了,一边挂挡一边在哭。我当时心里也很堵,但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或许是他心里有苦事。我没太记得他当时说了哪些话,只依稀记得他劝我:“好好工作,趁年轻找个女朋友吧!”

让我记忆深刻的还有一三年那会。公司派我们去甘肃出差,那地方叫白银。住的地方很差,是一间泡沫板隔成的临时办公室,很大,放有七张上下铺,全部都睡满了人。下雨前会起很大的风沙,那些门窗很大,但装的不太合缝,风沙能吹进里面来,玻璃也跟着晃荡起来。晚上在灯光下拍那被子,能看到好大一阵灰尘在飘。

我是睡在靠窗的那一边。到了晚上的时候,很多人都睡了,能听到呼吸声。躺在床上,能看到月亮,月光就那么斜斜地照在脸上。那月亮很清晰,一直盯着看的话,感觉好近。

晚上气温降低,我能感到被窝里很暖和。这个时候有一声火车的鸣笛传进耳朵,那声音很悠长,让我觉得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回想白天所看到远处荒凉的景象,心里感到一阵难过,又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往后我总会不时地抬头看月亮。月亮还是当年那个月亮,心境却早已有所不同。没事,只要月亮还在就好。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们,我们现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今夜月明望何人?酷暑寂夏余空房。-激流网(作者:微光角落。来源:尖椒部落。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