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贸易——万恶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节选2)-激流网奴隶贸易

这里要讲的,并不是遥远的古代,人类还处在奴隶社会时发生的悲惨故事;这里要讲的,恰恰是近代欧美资本主义赖以兴起的真实历史。在林木葱茏的西非海岸上。至今还保留着的一座座阴森森的贩奴堡,在深邃幽暗的大西洋底,泥沙掩埋下的一具具带着锁链的奴隶骨骸,都在证明着这样一条真理:“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1】。

十四、五世纪,资本这个怪物已在西欧封建制度的母腹里躁动起来。大家知道,资本的形成和发展,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方面要在少数人里拥有为开办资本主义企业所必需的大量货币,另方面要有大批人身自由但又丧失了一切生产资料的劳动者。创造这两个条件的过程,就是资本的原始积累。然而,靠着封建时代的高利贷者和商人手头积起的一点钱财,靠着独立小生产者自发地两极分化,以这种蜗牛爬行的速度来进行原始积累,资本总是无精打采的。资本的本性就是要吃人,只有多多地吃人,快快地吃人,它才能滋养强壮,变得十分活跃起来。要做到这一步,就得借助于暴力。正是出于资本的这种要求,西欧各国的贵族和商人,牧师和海盗,在最贪婪的黄金欲的驱使下,纷纷涌向非洲、美洲和亚洲,奴役和杀戮当地的居民,诈骗和劫掠他们的财富,揭开了殖民掠夺的血腥历史。掳掠非洲人民,进行罪恶的奴隶贸易,就是这部血腥史中最血腥的一页!马克思指出:美洲金银产地的发现,土著居民的被剿灭、被奴役和被埋葬于矿井,对东印度开始进行的征服和掠夺,非洲变成商业性地猎获黑人的场所:这一切标志着资本主义生产时代的曙光。”【2】

十五世纪中叶,葡萄牙就开始了贩卖黑人奴隶的勾当。不过,那时欧洲殖民者主要醉心于抢劫非洲人民的黄金、象牙等珍奇异宝,掠卖黑人的数量还不大。进入十六世纪,情况发生激变。因为自从1492年哥伦布开辟了通往美洲大陆的航路以后,随着美洲种植园经济的发展和金银矿的开发,当地的土著居民印第安人惨遭摧残和杀戮,人口锐减,那里对劳动力的需求大大增加,于是,非洲人民本身就成了欧洲殖民者主要的劫掠对象。1502年,第一批黑人奴隶在圣多明各岛被投入种植园,从此奴隶贸易就逐渐兴盛起来。随着奴隶们创造的美洲财富象喷泉般地涌现出来,流回欧洲,就有更多的欧洲殖民者奔向美洲去抢占土地,经营奴隶种植园和金银矿,于是,那里对黑人奴隶的需求就愈多,贩卖奴隶也就愈有利可图。这几乎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十八世纪时,奴隶贸易达到了最猖獗的程度,掠卖到美洲的奴隶共有七百万人。掠运黑人的地区,也随之扩大,自西非的塞内加尔河口南伸到安哥拉,甚至扩展到东非的莫桑比克一带。从事奴隶贸易的国家,也愈来愈多,继葡萄牙之后,西班牙、荷兰、法国、英国的奴隶贩子们接踵而来。

英国在十六世纪下半期,就开始贩卖黑人。1562年,一个名叫约翰·霍金斯的殖民者,从西非掠运了一批奴隶到海地,因而得到了英王赐给的“爵士”封号。从此以后,在英王政府的直接保护和支持下,专做奴隶买卖的各种名目的“公司”纷纷出现,很快就把葡、西两国抛在后面,并同荷兰和法国展开激烈的竞争。到十八世纪初,英国已经先后打败了海上劲敌西班牙和荷兰,取得了海上霸权,并在1713年同西班牙签订条约,取得向西属中南美洲贩运黑人奴隶的垄断权。这样,英国就成了头号的奴隶贩子。

在贩奴的年代里,非洲黑人中流传着二种看法:白人是啖食人肉的,落到他们手里,就会被宰杀,烧煮,供上饭桌。这难道是离奇的“误解”吗?不,这是血的控诉!那些衣冠楚楚的欧洲文明人,在贩奴过程中野蛮地折磨和虐杀黑人,哪一个不是十足的两脚野兽!

在奴隶贸易的初期,殖民者组织“猎捕队”,亲自掠奴。他们在西非海岸上,一路烧杀,公开抢人。但是,猎捕队常常遭到黑人的严惩。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英国奴隶贩子霍金斯,1567年在塞拉利昂袭击一个黑人村庄时,被黑人的箭镞打得把头鼠窜,狼狈不堪。后来殖民者改变方式,用少许枪枝、火药、甜酒、花布和其他小饰物,贿赂和勾结沿海地区的一些部落酋长,从他们手中“收购”黑人。而这些黑人中的大多数,正是殖民者唆使部落酋长从内地的部落掳掠来的,其结果又经常引起非洲部落之间发生战争,相互残杀。殖民者就是通过挑动部落间的“猎奴战争”来保证自己有充足的“货源”,而在这种“猎奴战争”中丧生的非洲黑人,又何止千万!

在“猎奴战争”中被掳掠的黑人,从内地的草原和森林地带经过长途跋涉来到海边时,常常死亡逾半。殖民者从中选购青壮男女,将他们关进海边的贩奴堡,等待起运。这种贩奴堡,在西非海岸有数十个之多。有一座名叫艾尔米纳的贩奴堡,其内部,房屋沿着长方形的围墙建筑,全部连在一起,中间有一块场地。地面上有两层房屋,是殖民者住的。地面下有一层地牢,是用来关押奴隶的。地牢里阴湿腥臭,蚊蝇肆虐,又非常闷热。在贩奴堡里还有一间房子特别引入注目,独扇门上钉了铁皮和粗大的铁钉,门楣上头有一个黑人头像的浮雕,这是死囚的牢房。它表明,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奴隶们有反抗,有斗争。

地牢面向大海的一边,有一个阴沟似的小洞,这就是出口。因为洞口太小,奴隶们必须蜷缩起身体,慢慢爬出去,被直接押上贩奴船。奴隶上了船,船长便把自己姓名的缩写字母,用烧红的烙铁,烙在奴隶的臂上或胸前,作为自己所有权的标记,然后把他们赶进船舱。奴隶们离开了死囚牢,又进入活地狱,开始了苦难的航程。

时至十八世纪,英国的贩奴船大多还是单桅帆船,最大的载重才一百多吨,小的只有四、五十吨。可是,奴隶贩子们为了多多赚钱,总是尽量超载,把几百个奴隶塞进船舱。带着锁链的奴隶一个挨一个并排躺在舱板上,头顶脚,脚顶头,连左右松动一下的余地都没有。上下舱板之间的距离又非常小,有的甚至只有十八吋(不足半公尺)。遇有狂风暴雨,舱口关闭起来,舱里的空气停止流通,许多奴隶就被活活闷死。

奴隶贸易——万恶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节选2)-激流网西方殖民者贩卖非洲黑奴

船只在热带海洋上长途航行,舱内又是如此拥挤、污浊,加上饮食恶劣,天花、眼炎、痢疾等传染病经常流行。说是船上还有一个“船医”,可是他唯一的回春妙手,就是把患病的奴隶活活抛进海里。l784年,“戎”号贩奴船一次就把一百三十二个患病的奴隶丢到海里。每当船上的食物和饮水不足时,奴隶贩子们也是如法炮制,以便把食物和饮水节省下来留给自己用。这样,一船象钢铁般强健的青壮男女,还没有到达美洲,就已经死去了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五十。滔滔的大西洋,不知埋葬了多少黑人奴隶的尸骨!

船上的殖民者,尽管对奴隶严加监视、防范,动不动就用鞭笞、断手、砍头、抛进大海喂鲨鱼等手段,残害稍有一点反抗表示的奴隶,但是,奴隶们仍然不时举行暴动。贩奴船出航前都在欧洲办了“暴动保险”,就是一个反证。据记载,1700至1845年间,英美贩奴船上曾发生过五十五次奴隶暴动。当然,这些见于文字的记载,只是实际发生过的奴隶暴动的很小一部分。一个英国贩奴船船医事后心有余悸地说:“不乏奴隶在远离陆地的地方起义并杀死全船船员的例子”,而这样的事情在海岸上就更是“屡见不鲜”了。

贩奴船自西非起航后,在茫茫的大西洋上,经过六至二十个星期的航行,到达美洲。然后,人口贩子将奴隶卖与那里的种植园奴隶主。十八世纪时,在非洲用约值五十美元的东西换到一个奴隶,运到西印度群岛就可卖到四百美元,获纯利高达百分之几百。

黑人奴隶的苦难,是没有尽头的。在种植园里,他们被当作牲畜一样,在皮鞭的抽打下,每天拚死拚活地劳动十八、九个小时。过度的劳动,非人的生活,种种十分残酷的迫害,往往使黑人过早死去。十八世纪末叶,荷属苏里南的种植园,“每隔二十年就死光一整批共有五万人的健壮奴隶”。可是,正是他们种植的甘蔗、烟草、蓝靛(dian店)、棉花等经济作物,给欧洲资本主义工业提供了廉价的原料。那些卖掉了黑人的贩奴船,又满载着奴隶生产的这些货物,返回欧洲在市场抛售,获得了又一笔厚利。

贩奴船在欧洲装上少许廉价商品前往非洲(所谓“出程”),在非洲海岸购进或掠得奴隶后运过大西洋(所谓“中程”),用这些奴隶在美洲换得大量货物后返回欧洲(所谓“归程”)。在这样的所谓“大巡回”贸易或“三角”贸易中,正是人,奴隶,成了唯一真正重要的商品,成了整个贸易的基础。千百万非洲人民的血肉之躯,给西欧各国,尤其是给英国带来了惊人的财富,成为资本原始积累的主要来源之一。英国著名的港口和造船工业中心利物浦,就是靠奴隶贸易繁荣起来的。1709年,第一艘贩奴船从利物浦驶向非洲,到1771年,利物浦的贩奴船已达到一百零五艘,占商船总数的三分之一。仅仅从1783到1793年的十年中,利物浦就贩运了三十万零三千名奴隶,获利约二百三十六万英镑;而在紧接着的又一个十年中,又贩运了三十二万三千七百名,“走运”的奴隶贩子,可从每一个奴隶身上获纯利达三十六英镑之巨!马克思指出:“在欧洲以外直接靠掠夺、奴役和杀人越货而夺得的财宝,源源流入宗主国,在这里转化为资本。”【2】正是这种巨额的资本,以及黑人奴隶开垦美洲提供的丰富原料,促成了英国的工业革命。伦敦、布里斯托尔、曼彻斯特、格拉斯哥、普利茅斯……这一座座英国的繁华都市,没有一个不是充斥着贩卖奴隶的血腥气味的。

可是,1807的,英国政府制订了一条法律,禁止奴隶买卖。头号奴隶贩子洗手不干,难道是他们突然良心发现了吗?当然不是。发生这种转变的根本原因在于,广大黑人奴隶不屈不挠的反抗斗争,直至武装起义,从根本上动摇了奴隶贸易和奴隶制度。1790年海地的黑人奋起造反,在短时间里,就把奴隶主们的一千二百个咖啡园和二百个甘蔗种植场,以及许许多多豪华宅邸化为灰烬。又经过十二年的浴血苦战,先后打败了西、英、法的侵略军,终于建立了第一个黑人共和国。整个中南美洲都闹起来了。显然,对于殖民者来说,继续那个罪恶勾当,不仅越来越无厚利可图,而且变得极端危险了。巴巴多斯总督就惴惴不安地写道:“人们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充分地认识到起义所造成的危害性”。同时,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英国成了“世界工场”,日益取得优势地位的英国工业资产阶级,也要求废除奴隶贸易,转而把非洲变为稳定的原料供应地和商品销售市场。所以,就在禁止贩奴的这一年,英国建立了“非洲协会”,这个组织成了英国从经济上侵入非洲的主要工具。

1808年,美国也从法律上禁止了奴隶买卖。但是,由于美国南部还盛行着种植园经济,使用奴隶劳动还十分有利可图,因此,实际上奴隶买卖并没有停止,不过是经营这个行当的主要角色由英国人换成了美国人。有人估计,从1808至1860年,又有五十万黑人奴隶被私运到美国。美国的资本主义工业特别是南方种植园经济的发展,正是建立在黑人的累累白骨和奴隶血汗劳动的基础上的。只是到了1861年,美国南北战争爆发后,奴隶贸易才由于黑人奴隶的再一次浴血斗争而衰落下去。

吃人的奴隶贸易,从十五世纪中叶到十九世纪中叶,延续了四百多年。西方殖民者究竟从非洲掠走了多少黑人?据估计,先后从非洲运到美洲的黑人大约有一千五百万人,而每有一个黑人到达美渊,就要有四、五个黑人死在猎捕和贩运的过程中,如果再加上被掠运到欧洲、大洋洲和广大太平洋岛屿的黑人,这样,非洲就损失了一亿人口。非洲人口急剧减少,给社会生产力带来严重的破坏;连绵不断的部落间的“猎奴战争”,更是中断了非洲民族国家的形成过程。昔日繁华的城镇成了一片废墟,人烟稠密的村落留下的是残垣断壁,络绎不绝的商路已经很难找到它的踪迹。整个整个的部落被灭绝,幸存下来的,也被迫从生机盎然的农业区迁到原始丛林中去。在那里,他们失去了传统的农耕技术和精湛的手工技艺,退回到刀耕火种的原始状态。

资本的发展规律是,没有万人穷,哪得一家富。欧洲北美资产阶级文明的出现,就是以强行制造非洲的落后为条件的。古老的非洲大陆,原是世界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只是由于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奴役和掠夺,使它变成了“黑暗大陆”。

但是,在今天,非洲沸腾起来了。“黑暗大陆”,变成了觉醒的大陆,战斗的大陆,革命的大陆。非洲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的斗争波澜壮阔,美国黑人反对垄断资本的剥削和压迫,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蓬勃发展。毛主席指出:“万恶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是随着奴役和贩卖黑人而兴盛起来的,它也必将随着黑色人种的彻底解放而告终。”【4】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们,我们现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奴隶贸易——万恶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节选2)-激流网(作者: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世界史话》编写组。来源:青年自学丛书《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1月第1版,激流网编辑部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编:毕非)

注释:

【1】《资本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1972年版第265页。

【2】《资本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1972年版第255页。

【3】《资本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1972年版第258页。

【4】《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美帝国主义种族歧视的正义斗争的声明》,《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人民出版社1964年版第4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