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火车”与魔幻现实-激流网《让子弹飞》

姜文的电影《让子弹飞》里,“马拉火车”的画面,观众有不少的解读。我以为这就是对当下社会的一个隐喻,我们社会的工业和技术层面看似已经进入现代,但普遍的头脑(思想)却还处在前现代,整个社会的软件与硬件极不匹配。这种情况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存在很大的失控风险。这就是“马拉火车”的写照,思想和头脑与工业社会不匹配,这才是可怕的事情。拉扯着巨大的生产力(破坏力)横冲直撞,后果是不可预知的。农业社会的思维和农业社会的行政模式是驾驭不了现代资本主义工业社会的。资本裹挟权力的逻辑下,生产、交换、分配、消费链条,不断再生产着这种生产关系和与之相适应的行为模式。人不过这环境适应链条的一环,那很多道德批判和价值批判是很虚伪的。尤其是绝大多数人根深蒂固的小农意识,以及衍生的近乎变态的私产概念和保守动机。其实严格意义的“私产”根本就是个虚妄的概念所有的产品服务资源不但都是公共产品,更是需要公共服务的支撑才能得以存在。所谓的私产根本就是个虚妄的概念,私产只是个人和团体通过竞争获得这些产品服务资源的有限支配权,量有限,时间有限,并且在现代政治经济体系中用货币来代表这种有限权利。今天的中国承载着多重时空压力,共时性和历时性的问题。转型瓶颈期的工业国还残余着农业社会的形态,这样一个驱体,看似生猛实则内虚。在这个已然灾变的环境中,没有人能置身事外或独善其身,所有人都是这环境的造作者和共谋者,这就是佛家说的“共业”。

现在网络上流行一种政治正确,那就是有事没事来贬损和嘲讽下“白左”,“白左”怎么了,且不说很多人的学识都没能力介入这种现实政治讨论,“白左”即便是有点蠢,但不坏,而微博上太多的看客那却是十足的坏。“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这种奴才思维有什么资格来嘲笑别人?贬损别人的价值观和政治正确,而你连价值观都没有。之前常听到说当下社会的民粹化氛围,觉得这种判断有误,中国社会已经广泛地犬儒化了,到处都是犬儒分子。

还有那些张口闭口“绿jiao”,对所谓“穆斯lin”“清真”义愤填膺并戏谑调侃的“左派”和“爱国派”,他们连半点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都没学到,他们正是应该批判的反动对象。正是他们在混淆是非,转移矛盾,是他们在客观上加深了民族观念和民族矛盾,是他们在做着保守维稳派,为党国打掩护。这派那派同仇敌忾地开始批判宗教极端势力,谴责宗教势力侵越政权范围了,更有甚者,一群自诩的无神论者,怀着优越感自大地批判起有神论来了,也算是一大景观。当今的宗教问题是谁引起的,世俗政权以及其倡行下生产生活方式不正是宗教势力的支点吗?另外,问题不是有神还是无神论,而是拜什么位格的神。马克思主义与纯粹的宗教精神并不决然对立,恰恰相反,马克思主义对现世的批判,是宗教精神的现实化。也就是说,这里存在着不同位格的上帝。马克思所要批判的是被统治意识形态操纵,对现实虚假反映的奴隶式宗教,是被私有化并被垄断解释权的上帝。上帝不对现实负责。但人本身要对现实负责,并改变之。宗教问题是阶级问题的延伸,是生产、交换和交往关系的产物。在这个问题上,不应站在统治阶级立场上来捍卫世俗政权,而应对世俗政权和宗教同时进行批判,因为它们是相反相成的。一切异己力量的对象化偶像化不过是人的境况的外化,对宗教乃至对神的批判,落脚点在于人本身,人才是目的。

“马拉火车”与魔幻现实-激流网《天注定》电影截图

近来爆火的武志红的《巨婴国》(据说被下架了)思想并不多颠覆,只是更畅销而已。孙隆基的《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和许烺光的《宗族种性
俱乐部》用比较文化学、人类学等等视角,都涉及到中国人的文化心理结构,揭露了中国人思维的缺陷,只是写的更深刻和学术化。黑格尔也说过中国文化是“幼儿文化”。吾国民不会思考,就在于价值和伦理先行。看看那很多热点新闻和评论,全是是非和伦理判断,更有甚者,将一些症候性事件打造成一些道德典型,对加以道德美化。这种思维方式那就是思维短路的表现,缺少存在判断和规律判断,根本没有完整的逻辑思辨过程,只有一阶判断而没有二阶乃至更高阶问题的追问。另,吾国民奴性太重,并且奴性思维方式流行,到处都是投机分子,政治投机最明显。这跟几千年帝制时代的政治文化“死而复生”有关,也跟现实政治伦理退化有关。眼看五四运动快百年了,却发现是一地鸡毛,我们又倒退回去了。但对官家来说,这种普遍的奴性思考方式也有问题,所有人都在揣测上意,当有一天需要用人时,却发现无人可用了,甚至造成自反性,有失控风险。

义愤的爱国人士和正义人士嚷嚷着要警惕资本,揭露资本的丑陋,批判资本操纵舆论,然而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党国才是今天最大的资本家。如果说当下的资本猖獗的话,那也是党国默许、纵容和合谋的结果,而国家就是协助资本运作的总机器。批判抽象的资本而无视资本的现实化身和运动,这是意识形态中毒太深。网络上这些爱国小粉红们,终将成为历史的笑话。因为他们连起码的政治学常识都没有,满脑子都是奴化的意识形态和观念创造物,甚至无法像正常人一样思考。而转变风格后的共青团中央和共青团系统,也同样是个笑话。这就是政治试剂,且看各个群体表演。我嗅到时髦的爱国主义所散发的腐臭气味,很多人却慷慨义愤。去除掉国家等观念创造物,他们将无法思考。正如无法全面认识社会运动的本质一样,他们也无法全面把握人的本质,头脑始终受着观念创造物、教义、训诫等等的支配。一方面身体劳动受困于社会资本逻辑,另一方面精神也受到规训和麻醉。

“马拉火车”与魔幻现实-激流网同上

看到因为最近几个自杀事件引起的对抑郁症的讨论,其实应该追问的是,怎样的环境才造成了日常精神生活的病态和变态化?精神分析与社会分析具有一定的同构性,精神的即是社会的。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的核心是压抑机制,而对压抑机制的全面探讨则必然导向辩证唯物的,弗洛伊德和马克思是同路的。看到有新闻「中国约1.73亿人患精神疾病逾九成未获专业治疗」,从精神分析角度看,精神疾病大多是压抑机制的内卷化效应,其对应的是现实的压迫环境和力量,当下的权利、资本、官僚、观念、道德等等压迫力量共生着恶劣的压迫环境,在这种环境中浸淫,怎能不精神异化?

圈子越小,甲方越少,则权力越集中,腐败和潜规则越多。体育圈就比娱乐圈干净了?天真地幻想着功臣被官僚夺权绞杀?一众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就开始选边站了,义愤填膺地痛骂苟局长,或者再洗地辩护下。看看那刘国梁发的声明,还有各方的表态,那做派和语言实在是太具有中国特色魔幻色彩了。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们,我们现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马拉火车”与魔幻现实-激流网
(作者:读书会。来源:思想先行读书会。责编:畢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