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被停刊的《真理的追求》《中流》杂志-激流网

《中流》《真理的追求》

2001年7月,《真理的追求》、《中流》两杂志被停刊。今年7月是两杂志被停刊十周年。今年8月是《真理的追求》主编之一的喻权域老师逝世一周年。《真理的追求》、《中流》两杂志是我在新世纪初时见到的最勇敢捍卫社会主义的杂志。而喻权域老师当时任《真理的追求》的主编,曾与我有书信和电话联系。后来通过喻权域老师告知,我才知道左翼进步网站。

今年建党节前的6月下旬,包括新浪、网易等不少网站,都刊登了名为《中共接纳私企老板入党 冲破姓"资"姓"社"紧箍咒》的文章,文章讲到10年前那场《真理的追求》、《中流》两杂志进行的反对资本家入党的斗争,以及《真理的追求》、《中流》因此被停刊的事,并谈及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文章说,“早在江泽*民发表“七一讲话”之前,左派势力的阵地——《中流》和《真理的追求》杂志相继刊登文章,重申并强调共产党的无产阶级性质,警告共产党人“谨防资本主义复辟”,坚决反对资本家入党。而在“七一”讲话之后(“七一”讲话说“私营企业主……也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不能简单地把有没有财产、有多少财产当作判断人们政治上先进与落后的标准”。也就是说,私营企业主也是劳动者,可以政治先进,也可以入党——笔者注),包括魏巍、林默涵、吴冷西的“一群共产党员”,以《七一讲话”是极其重大的政治错误事件》为题, 上书中央,以“理论政变”“向资产阶级投降”等等强硬措辞,批评“三个代表”思想,矛头直指总书记。当月,这篇文章更是刊登在《中流》杂志上,引来一片哗然。《真理的追求》和《中流》相继停刊。而当年其麾下的中流砥柱们,则纷纷转战毛泽东旗帜网和乌有之乡等,开辟网上舆论阵地。”

追忆被停刊的《真理的追求》《中流》杂志-激流网《中流》杂志创始人林默涵

因此,在这个7月,我想写点什么来纪念《真理的追求》、《中流》。但我又找不到什么可写的,只有写篇记录最后一年半《真理的追求》反资本家入党、捍卫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文章标题,以及当初我怎样认识《真理的追求》、《中流》两杂志的短贴,作为对《真理的追求》、《中流》的纪念,作为对喻权域老师的怀念。

2001年,《真理的追求》发行了7期后,于7月被停刊(7月,我就我的《新自由主义:资本向劳动进攻的理论武器》一文打电话给喻权域老师,他当时说要他们停业整顿,后来又电话联系时说被停刊),被停刊重要原因是反对资本家入党和评选劳模。而这方面的文章,是2000年年中到《真理的追求》被停刊这一年里的主要内容之一。例如2000年第6期刊登周新城的《资本家能当劳动模范吗?》,冯宝兴的《关键在判定私营企业的所有制属性——在私营企业主应否评选劳模问题上分歧的实质》。2000年第8期刊登张云声的《共产党员要在劳动与剥削之间划清界限——谈谈为什么不能吸收私营企业主入党》。2000年第11期刊登黄如桐的《私营企业主不是社会主义劳动者》,李强的《再论资本家不能当劳动模范》。2000年第12期刊登冯宝兴的《我们究竟要建成一个什么党——评一些地方擅自吸收私企老板加入共产党》,黄秋华的《不能吸收私营企业主加入共产党》,韩西雅的《不能评选私营企业主当劳动模范》,陈享光谢富胜的《资本家不是劳动者》。2001年第1期刊登项启源的《工人阶级的政党岂能吸收资本家》。2001年第2期宫韫书的《决不能把私营企业主拉进中国共产党》。2001年第3期天津市工会管理干部学院专题调研组的《关于私营企业主能否当劳模当党员的调查报告》。2001年第4期时迈的《资本、劳动及其他——从资本家能否评劳模说开去》。2001年第5期刊登了时任中共吉林省委副书记林炎志的《共产党要领导和驾驭新资产阶级》,转载了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现任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的《要明确私营企业主不能入党》,并刊载喻权域的《开国际玩笑——资本家加入共产党》。林炎志文章说,“私营企业主是新资产阶级(而官方现在也不承认这点——笔者注),他们的人生观是自私自利,追逐最大利润。私营企业主不能加入共产党,这是不成问题的问题。理论上讲,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组织,当然不能允许工人阶级的对立面——资产阶级入党” 。

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并反对生产资料私有制,则是《真理的追求》多年来的文章主要内容之一。例如,2000年第1期刊登黄如桐的《驳晓亮先生对“一化三改”的篡改》,林炎志的《评“国有企业退出竞争性行业》。2000年第3期刊登张勤德的《评关于国企改革的几种错误论点》,林炎志的《不可忽视、放弃国有中小企业》,喻权域的《想起了“崽卖爷田不心痛”》(文章借用彭德怀“崽卖爷田不心痛”的话,批评精英出卖工人阶级劳动创造的国有企业是“崽卖爷田不心痛”),杨天宇的《“增量改革论”评析》。2000年第4期刊登李强的《驳出卖国企只是“形态变化”论》。2000年第7期刊登喻权域的《国有企业最需要“国民待遇”》。2000年第9期刊登邬拉努的《西方的国有企业及其私有化》,叶子荣的《为什么“崽卖爷田不心痛”》,毛家书的《牢牢把握国有企业改革的正确方向——驳斥曹思源的“人间正道私有化”》。2001年第1期刊登国家统计局原局长李成瑞的《评一篇导向私有化的万言书》。2001年第2期刊登丁冰的《国企改革岂能“全面退出”》,艾德文的《“国有资产所有者缺位论”不能成立》、古正华的《请看今日中国“原始资本主义”企业》,2001年第3期刊登金台生的《可笑的“国家统计局课题组”》、陈永轼的《致国家统计局党组的公开信》、读者们的《支持李成瑞同志批评“导向私有化的万言书》,都批驳了以国家统计局副局长邱晓华(后在局长任上因为腐败被判刑)为组长的“‘国家统计局课题组’的万言书”。这个“非国有化万言书”“把我国工业分为196个行业,公然主张国有企业从146个行业‘退出’”。2001年第4期刊登王浩雷的《50年代的社会主义改造是历史的必然选择》,2001年第5期刊登李强的《关于私营经济的若干材料》、藏凤华的《捍卫宪法、坚持公有制经济为主体》。2001年第6期刊登李成瑞的《否定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必然导致私有化》,吴仁宝的《信仰共产党决不含糊坚持集体经济决不动摇》。2001年第7期刊登赵华荃的《我国公有制所占比重还能再下降吗?》。
  《真理的追求》、《中流》这两杂志中,我最早认识的是《中流》杂志。那时每到近年末时,邮局会给一些单位发放厚厚的《报刊目录》,供单位和个人选订来年的报刊杂志用。在1990年代上半期的一个年末的日子,我据《报刊目录》订了一份《中流》杂志。

   追忆被停刊的《真理的追求》《中流》杂志-激流网

1999年10月2日,我经过市中心一建筑工地时,见工地前街边上有些旧书摊,我在旧书摊翻了翻,看见了马立诚写的《交锋》,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交锋》。翻了翻《交锋》,我知道外面对我国的改革有很多争论,为了了解这些争论,我买了本《交锋》。通过《交锋》,我知道反对《交锋》的有《真理的追求》、《中流》、《当代思潮》三本杂志。也是通过《交锋》,使我知道《中流》杂志已不象原来那样主要以唱红的文学形式出现,《中流》已更多地直接参与对当时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批判。
  1999年底,我同时订了2000年《真理的追求》、《中流》、《当代思潮》三本杂志。这时的《中流》杂志,文学内容文章已大为减少,主要是经济、政治、历史等内容的文章。这三本杂志都是进步杂志,其中《真理的追求》、《中流》观点锋芒更强,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情况批判更积极。
  据《真理的追求》上的资料,《真理的追求》创办人是许立群和梅行等老师。许立群和梅行二位老师均在2000年去世。据《真理的追求》介绍,许立群老师在文革前曾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兼《红旗》杂志副总编辑,“‘文革’中受到严重迫害,被关押8年半之久。‘文革’结束后,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顾问兼哲学研究所所长、名誉所长”。(《真理的追求》2000年第8期《沉痛悼念本刊创办人许立群同志》)
  梅行老师从建国起就在中央国家机关担任财经工作,1960年代初曾任“中共*中央*办公厅财经组长。在1957年至1964年期间,兼任周恩来总理在经济方面的通讯秘书……1964年11月任国家经济委员会研究室主任。‘文化大革命’中,梅行同志遭受残酷迫害,被关押长达7年半之久。粉碎‘四人帮’以后,1978年4月起在国务院研究室工作”(《真理的追求》2000年第11期《沉痛悼念本刊创办人梅行同志》)。虽然许立群和梅行二位老师在文革中长期遭关押,受到很不公正的对待,但二位老师仍在1990年创办了捍卫社会主义的《真理的追求》杂志。  

可能因为许立群和梅行二位老师的经历,与魏巍老师偏重文学的经历不同,使《真理的追求》杂志始终偏重于政治经济问题。

《真理的追求》、《中流》两杂志被停刊虽已十年,但社会主义者追求真理,捍卫社会主义的理想一直没有放弃,斗争也一直没有停止。也不会停止。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追忆被停刊的《真理的追求》《中流》杂志-激流网(作者:叶劲松。来源:理想閤。责编:畢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