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在路上,步履拖沓,佝偻着背,像一只受惊的小猫。身形浮肿,两眼无神,和人说话也是畏畏缩缩的,没有底气,总是很容易受到惊吓。

每年六月份里的重头戏——高考结束了,小D看着空间里那些学弟学妹们或感伤或豪装的说说,鼻子有点发酸。离高考结束有一年了,一年前的自己意气风发,捧着不算太糟糕的成绩,对于未来有着清楚的规划和远大的理想。可是这些,在收到一纸录取通知书之后,一切都改变了。所有的梦想戛然而止,这时小D才知道,原来人可以脆弱到这个程度,被薄薄一张纸就击倒了。

没有勇气复读的她只能选择去读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小D觉得专业调剂是一件无耻至极的事情,为什么要强迫一个人去学她完全不喜欢的专业,为什么这些人不会为她的前途未来做打算。她曾经一度觉得自己沦为了一群人为了敛财而造成的牺牲品。

就这样说吧,她的专业仅仅开了两年,没有专业老师、一半的课没有教材、没有专门的实验设施……但是,就为了多加一个学院、多招一些学生,这样的专业被赫然列在高考志愿的名单上。

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激流网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

D经常会想,一群高高在上的人,为了钱恣意的将一个希望靠高考改变命运的人的梦想踩在脚下,还美其名曰,为了你好。也是在那个时候,小D才知道,自己的梦想在这些人眼里多么一文不值,而自己的命运,有一群人、和一些规则在代替她掌控,而不是她自己。

D来自一个很小而且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的城镇,出生在一个思维落后,视野狭隘的小村庄里。父亲最大的愿望就是小D能考上大学,去一个大大的城市,将来有个好工作以便在大城市扎下根来。小D不知道她是为父亲奋斗还是为自己,总之她勤勤恳恳读了12年书,最后用父亲的话来说,她是村子里这么多年来考的最好的一个。

回首那时的想法,小D现在竟摇头苦笑,也不知是当初自己傻,还是因为世界的残酷。那个时候的她,和村子里很多人的想法一样,以为考上了大学这辈子就走出去了,只要大学好好学习这辈子就有保障了。可是现在,小D看看以前的那些想法,只想摇摇头苦笑,也不知实在笑自己当初的傻,还是这个世界的残酷。

上了大学之后的小D,接触到来自不同省份的同学。她才发现,原来并不是所有地方的人都视高考为唯一出路的。她厌恶自己的专业,可还是要勤勤恳恳的学,并为此感到十分煎熬痛苦。

可是小D宿舍里的室友B,她家里开许多个大型连锁超市,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学的是什么专业,大学对她来说只不过是换一个地方玩儿而已,至于将来,家里有钱也有关系,找个工作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是对小D来说,她觉得自己上两辈子班,都不会拥有那么多的财富。

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激流网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

大一上最刺痛小D的事情有两件,两件来自同一个人。她的K室友,来自全国四大一线城市之一的地方。第一件事是开学的见面会上,一名同学询问院长未来的专业工作方向,工作单位以及薪资。对此,K室友说:“我们才刚上大学,居然就有人想着未来怎么发展了,大学不就该想着怎么吃喝玩乐吗,果真和我不是一路人。”小D很惭愧,因为她自己和那个同学想着同样的问题。

第二件事,当小DK室友讲自己高三一年的艰苦生活时,K室友完全难以置信,她不能相信有人高三会学到睡眠严重不足,生病挂完两吊瓶水还接着去上课的程度,她也不理解这样做的必要。当然小D也不理解,为什么一个高三还天天玩手机打游戏的学生会和自己考到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她们彼此都不理解,当然,小D一肚子不吐不快的争论,都在K室友一句“可能是你们地方太小太落后了”这样的话后,瞬间噤了声。

D一直以来都很想学机械,想学飞行器制造。一方面是因为兴趣,因为小D小时候很喜欢看飞机,小D的姑姑在广州打工,小D第一次去广州找姑姑就是坐飞机去的,飞机上的风景很好看,小D很想制造飞机。另一方面,小D觉得学飞行器制作的人很少,她会很容易找到一份工资还算不错的工资,在大城市扎根下来。可是上了大学之后,小D发现很多学飞行器制造的,居然先要学经济学,因为要尽可能减低制造成本。而且很多毕业的学生都不会做一个所谓的设计师工程师,他们更多是去工厂里机械地做着零件制造,拿着低薄的工资。

其实小D很喜欢在工厂里做工人,对她而言,如果能看着自己亲自参与亲手做出飞机上的一个零件,会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但是小D知道那不可能,父母是不会让她做一名工人的,父母觉得那样配不上她读的这么多年书。

所以,很多飞行器专业的学生毕业后都转行了,跑销售或考研做其他。小D还想过做码农,但是她也发现,她看到的计算机毕业生,很符合大家口里“码农”的形象。他们在键盘的田地上马不停蹄地辛苦劳作着,住着狭小的城中村的房子,拿着勉强够留在北京的工资,还落下一身毛病。

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激流网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

D真的不喜欢自己的专业,院里的教学条件越差、管理的就越严格。死板的规章制度不必说,对院里的批评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她不想未来做着与此相关的工作。所以小D努力争取到了转专业的资格。上了大学之后,小D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看新闻,刷刷微博或者微信文章。

在这些文章里,她总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人生,她看着人们对于王思聪马云这种富豪的关注,以及对他们各种各样绯闻的调侃;

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激流网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

也看着新闻中各种感人事迹背后,人间的辛酸与苦难;

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激流网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

她看着人们对明星爱豆的追捧和心疼;

也见证着一轮又一轮民众诉求、热点事件从新闻头条变成404

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激流网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

所以,怀着年轻时的一腔热血,她信心满满的在转专业表格上填了新闻专业,准备了一肚子关于理想的宣言。并且她全部火热的理想在一个月后,被新闻学院老师的一句“我们学新闻的最怕的就是像你这样有新闻理想的人”打入冰冷的现实。

转专业失败了,除了懊恼,她也有憎恨和无力。她发现,无论是当初的志愿录取,亦或是后来的转专业申请,能做主的,从来都不是她自己。

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激流网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

转专业失败后,小D继续经历着许多糟糕的事情,父母的指责与压力,辅导员“不好好学本专业就没有路可以走的”的威胁,同学室友的不理解。

那段日子的小D非常消极厌世,她回忆着自己大一一年的日子。她一直锋利的冲撞着身边各种局限她的边边框框,和所有在她看来完全不合理的制度抗争。

可是最后,她成了同学眼中的疯子,充满负能量的废物,辅导员眼中的刺头,父母眼中上了大学也不省心不成器的孩子。她没有任何一张拿的出手的证书,也没有任何一个说得出口的名次奖项,更没有值得一提的成绩。小D明白,无论自己学什么专业,她可能都将无法摆脱如今的困境,最多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在那段厌世消极日子里的一个周四,小D在自习室熬了整整一夜写完了所有遗留的作业。她抱着没有电的电脑走进熄了灯的走廊里。此时她欣喜地发现,前面走廊尽头那扇大大的落地窗里,闪烁着太阳升起后明亮的放射状的金色光芒。

那一刻,小D仿佛释下了所有包袱。

“我真想离开这个地方,离开大学”,小D心里想着,说着望向落地窗外的远方。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大时代里小青年的大学伤感经-激流网(来源:愚公天下。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