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有权,睡一个女实习生,不是很正常吗?-激流网  笔刀:有钱、有权,睡一个女实习生,不是很正常吗?

昨天,微博上曝出中金公司员工引诱女实习生上床一事。中金公司随即发表声明,表示将对此事进行严查。

试图性侵女实习生的员工名叫黄洁,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他是中金公司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毕业于北京大学。

黄洁在微信上赤裸裸暗示实习生跟自己上床,他很有文采地问道:“这是一个名利场,你愿意吗?”

有钱、有权,睡一个女实习生,不是很正常吗?-激流网微信截图

在黄洁的朋友圈中,他曾表示,在金融行业,女实习生“用来睡”很正常。他说:“这是个名利场,需要有付出的。”

有钱、有权,睡一个女实习生,不是很正常吗?-激流网微信截图

中金公司是国内投行中的巨头,网上流传着各种公司主管年收入几百万的传说。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圈子里,睡一个女实习生,对于黄洁这样的人来说,恐怕早就是家常便饭了。

在现代公司体制下,老板是掌握绝对权力的君主。想要找到工作,就必须接受老板的绝对独裁统治。不管你是白领还是工人,都必须服从这一条法则。

你可以选择换一个工作,选择接受另一个君主的统治,但你不能选择不接受君主的统治。比起以往的皇帝、暴君、法西斯政权来说,公司老板的权力,比他们还要大。

有什么权力,能比给予工作和工资的权力大呢?

2016年,民生银行北京分行企业金融四中心副总经理关小虎,要求临时员工与自己开房。遭到拒绝后,关小虎直言:“您若没有建议(关于酒店地址),我就视为您不想留在民生。”之后,关小虎辞退了这位女生。

有钱、有权,睡一个女实习生,不是很正常吗?-激流网微信截图

2016年,南方日报记者,诱奸女实习生。事件曝光后,多名前实习生举报该记者此前就有类似行为。

这个实习生不愿屈服,能把事情曝光出来。可是,有多少实习生为了获得工作,选择默默忍受的呢?有多少员工为了继续公司,而牺牲自己的人格和尊严呢?

在这样的体制之下,一旦老板有过分的要求,员工没什么尊严可以谈。

每一个公司主管,每一个经理和董事长,只要掌握着员工能否继续工作的权力,就拥有了极大的权威。对于实习生而言,黄洁就是这样一个代表公司老板的权威者。

黄洁自己也说得很明确,能否在这里工作的机会,掌握在自己手里,“希望你把握住机会”。

在这样的体制之下,对于黄洁这样的公司权威者来说,睡一个女实习生,不是很正常吗?当然,黄洁的级别还不够高,倘若他是中金公司的董事,他是世界五百强的CEO,那他就无需再去暗示,无需担心被曝光了。网络小说上,很多人不是梦想着被霸道总裁强行爱上,走上人生巅峰吗?

只有足够有钱,更加有权,公司老板对员工的控制,从经济控制,到肉体控制,可以直接上升到控制员工的价值取向。

他可以直接塑造出一种意识形态,让员工觉得,被老板睡,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今早,一个奇葩公众号写了一篇奇葩的文章《睡女实习生的正确姿势》,作者是一位女生,她直接说:

如果黄洁真如传言所说身家10亿,只要足够注重个人形象、稍微性感有趣,不用什么黏糊糊的暗示,明姐我就会主动把他睡了——

和这样的男人睡一次,姑娘得到的是身体和心灵的愉悦。

这篇文章阅读量破十万,评论区一片叫好。这篇文章让我看到,有钱人对员工的控制,可以到达什么样的严密的程度。

中世纪西欧的地主,享有领地农民女儿的初夜权。现代大公司制度下,恐怕有钱人也要逐步享有这种权力了。

黄洁毕业于北京大学,针对他个人可以讨论的话题太多了。但是,这些讨论实际上没有多少意义。黄洁的猖狂和放肆,不过是展示了现代公司体制下,员工普遍遭遇低尊严的状况而已。

近几年来,每过一段就会有实习生遭遇性侵的话题曝出。这早已不仅仅再是个人的道德品质问题。更重要的问题在于,现在的公司和工厂,为何会扭曲人性,践踏人格尊严?

笔鸣名利场,就是交易市场

别看黄洁之流现在被抨击得厉害,平日里,他们的伎俩高明得很。

在今天的社会,一切东西都可以被投入到市场里,明码标价,价高者得。普通的工人如此、稍微好一点的码农也是,职场中俊男靓女们也同样面临这种处境——经济上并不具有完全的独立权。包括工作所得的财产、也包含着将来可以得到的待遇。

这一点,就被黄洁他们所利用了。

职场当中,上司对下级的频繁暗示;大学校园里,教授对学生的不怀好意;基层政府当中,官员对俊男靓女的特别照顾。这些都是一样的。

黄老师概括得很精辟,“这是一个名利场,要有付出的。”

名利场是什么?名利场就是一个交易的场所。

没有付出,没有交换,凭什么要给你机会?你不想要,别人也许还排着队等着呢。

在没车没房没未来的当下,当自己都被抛到市场当中明码标价,金钱与权力是最重要的,它们控制着人。黄洁这种人,不过是金钱权力的外化。

当他拥有金钱,拥有权力,拥有在经济上居高临下的态势,人们不得不依附于他们而生存。

而且,更可怕的是,这种金钱所代表的的权力,不仅仅具有这种胁迫人的能力,更是在舆论上形成了对这种交易合法性的保护——谴责黄洁,但是敢谴责黄洁背后的金钱权力么?

很难很难。甚至我们可以问,如果当事人是一个比黄洁更加有钱有权的老总,是否会有更多的人愿意上这个钩?

在这种被具有欺骗性的诱导下,舆论很容易又指向了受害者,“半推半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市场的逻辑,早已经为金钱从事这种软暴力,盖上了一层美丽的面纱。

处在同一个逻辑下的社会众生,谁又能独自跳出来,挣脱这扭曲的恶性循环。

也因此,尽管潜规则的现象屡屡曝光,却从来没有办法将其杜绝。

这一次,黄老师以他恶劣的行径,引发了众怒,但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鲜活的面孔,正源源不断地供应到市场当中去。

笔飞被谁睡、被怎样睡,并不重要

行业潜规则,金融行业尤甚。员工和上司之间的关系,是赤裸裸的依附关系。

上司在公司里扮演的角色,是决策者,管理者,施压者,食利者,上帝一般地存在,决定着员工的工作方式以及状态。而员工呢,主体性几乎为零。

不论是对于公司的管理和发展方向、决策和运行机制,员工都不占据主导地位。他们要扮演的角色,就是竭尽自己的能力,使自己向着上司或行业标准的要求来靠近,成为一个优质的劳动力,供上司压榨欺凌。

在这样病态的企业文化下,上司掌管着企业话语权,握着员工的经济命脉,可以轻易地以此为筹码,逼迫员工出卖自己的尊严和良知。能够主动站出来的女性,实则是少数,还有大量的人,被迫出卖身体,却只能一声不吭,而很多就算是站出来声讨,收获的也可能是骂名或者嘲讽。

2016年6月底,一名年仅21岁的大三姑娘,到南方日报社开实习证明。曾经带过她的记者老师约她在报社楼下咖啡馆喝咖啡聊天,突然向她表白,随后就带她去了宾馆,抢走姑娘的身份证开房,强迫发生性关系。最后,姑娘得了2000块钱“封口费”,同时被要求洗干净身体,买避孕药吃。

姑娘报警以后,舆论两极分化,有人谴责记者,有人痛骂姑娘半推半就,不是好东西。

在这样一个企业内员工主体性普遍缺失的情况下,尊严的缺失和人格的弱化变得常见。

这不是一个主动选择的过程。

员工在企业里的主体感缺失的根本原因,是他们在企业里并不掌握实权。

以私有制为基础的企业,决策管理等权力是被集中在少数高层手里的,之后层层递减。

上级可以管控下级,而同时被更上一级的人所管控。

大量的员工处在无权的状态,他们自身所表现出来的,就是附庸于生产工作环节,进而附庸于企业、附庸于企业的掌有实权者——那些看似决定着他们前途的上司们。

当然,比起这个现状,我觉得更可怕的是:很多看似为了实习生愤愤不平的人,实质上,却是在讨论被谁睡、被怎样睡,而不是讨论潜规则为什么要存在。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有钱、有权,睡一个女实习生,不是很正常吗?-激流网(作者:笔刀 笔鸣 笔飞 。来源:俩粒铜豌豆。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