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问是不是,就问为什么?还是那种日吹PPT的既视感。事实上,不少山口组成员现在快揭不开锅了!

2017年4月,神户市的3名山口组干部为了让组织生存下去,不得不去超市偷窃食品,什么叫快揭不开锅?这就是叫快揭不开锅。——上新闻:

曾年入800亿美刀的日本山口组”日薄西山”,三名干部做”小偷“竟是为了“组织生存”!-激流网

下面是英文版的新闻:

曾年入800亿美刀的日本山口组”日薄西山”,三名干部做”小偷“竟是为了“组织生存”!-激流网

得益于黑龙会在大日本帝国时代,为民族做出的各种贡献,比如为日本军部收集情报,刺杀敌国重要人物,外包谍报任务,搜刮宝藏、文物、黄金等稀有金属等等,黑社会在日本社会是有合法地位的。明治时代的日本黑帮作为浪人的收容所,为那些胸怀天下的日本浪客们提供了广阔的历史舞台,只是这些浪人们更多的是扮演黑暗中的根,为日本的军事扩张和民族崛起输送见不得光的养分。为明治日本,力挽狂澜的,儿玉源太郎大将在其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日本黑帮和日本皇族之间的利益合作可不少,这里就不多谈了。

黑帮在一开始,就不仅是日本的合法组织,而且还是大日本帝国的功臣、军部的手套。、

下图是9.18时间爆发前夕, 黑龙会骨干头山满(最左)、日本政府大佬 犬养毅(中)合影。

曾年入800亿美刀的日本山口组”日薄西山”,三名干部做”小偷“竟是为了“组织生存”!-激流网

总之,在美国战后对日本进行改造的过程中,黑帮被遗漏了,即便平成年间的日本黑帮,只要不被警察抓住明确的犯罪把柄,黑帮成员是不会蹲监狱的,而且不可能把罪名扯到黑帮组织法人的头上。

没有历史,哪来的现在。日本黑帮在昭和时代享受舒适的法律土壤供其疯狂成长,这都是历史遗留的结果。

凡事有盛就有衰。繁荣的昭和时代终究远去了。

山口组的没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日本媒体的报道说山口组揭不开锅主要是因为经济衰退,以及日本政府近些年对黑帮主营业务的各种政策限制。

笔者再补充山口组衰落的其他原因和更多细节。

不管是历朝历代、企业或组织,势头下行产生僧多粥少的情形后,各阶级之间、同阶级成员之间原本的各种利益矛盾就会更加激烈,白热化,产生内乱。加速朝代、企业、组织的衰败。

山口组也是一样,山口组的发展崛起历程可以类比日本热血电影《热血高校》里的情节。起初的山口组只是个小黑帮,不断对其他竞争帮派进行挑战、征伐,流血冲突无数,其他帮派如果服输,就被山口组兼并,走上坡路的山口组也会接受很多慕名而来的小弟。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类似于强大部落联盟的形成,越后面加入山口组的团体在组织利益分配和高层人事安排上话语权越低。

但如果走下坡路,那就是一个逆过程了,而且同样少不了流血冲突,只是此时的流血冲突已不再是彼时的开疆拓土,而是内乱。

自从平成萧条以后,山口组收入下滑,山口组的各分组内斗就开始增多,内部枪击、谋杀事件频频发生。2015年8月26日,以执行部团体“山健組”与“宅见组”为首的十三个直参团体被证实已脱离山口組。脱离原因為資金上納分配不公,及后继世代人事安排为名古屋派系所把持独占。脱离的各组推选实力较强的“山健组”的组长井上邦雄为头目,新组织被称为“神户山口组”。

下图为原山口组六代目“司忍”筱田建市和脱离派“山健组”组长井上邦雄 :

曾年入800亿美刀的日本山口组”日薄西山”,三名干部做”小偷“竟是为了“组织生存”!-激流网

山口组本身就是一个类似于利比亚部落联盟政体的马赛克组织,脱离、臣服、叛变、造反并不罕见:

曾年入800亿美刀的日本山口组”日薄西山”,三名干部做”小偷“竟是为了“组织生存”!-激流网

分裂双方都以自己为嫡传自居。而此次曝出的去超市偷窃食品就出自神户山口组干部。

分裂前后两年内,频繁爆发火拼,仅在山口组分裂的2015年8月27日至2016年3月的半年时间内,双方参与的暴力冲突达49起。其中有4起使用枪支,3起使用燃烧瓶,9起车辆撞击等。

之后,神户山口组与山口组的暴力冲突不断,而且神户山口组内部也冲突不断,导致神户山口组在2017年4月再次传出分裂,神户山口组旗下最大直系组织“山健组”干部等组员大批出走,并成立新组织“侠义团体山口组”。新组织成员近日召开记者会表示,新山口组原提倡减低组员会费负担,如今却反其道而行,引发大批成员反弹。

山口组第二次分裂后,现在日本有三个“山口组”。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对于黑帮来说,分裂对黑道各派都没多少好处,曾经的市场垄断将不复存在,而变成杀价竞争。打个比方,一个“老鼠会”在山口组分裂之前需要向山口组缴纳每月10万日元的保护费,但是现在山口组分裂了,黑道保护的行情竞争激烈,尤其是敌对两帮派的地缘交接处,保护费大幅下杀,直逼成本价,如今一个“老鼠会”每月可能只需要缴纳2万日元的保护费。同理,假药作坊、牛郎会所、赌场向黑道缴纳的保护费行情都会随着黑帮市场竞争而下滑。

失去了垄断的各个山口组面临的不仅仅是保护费价格的崩盘,还有边际成本攀升,黑帮规模越大,边际成本越低,平摊在每个小弟身上的固定成本越低。随着组织的分裂,各个山口组比如面临着利润被边际成本侵蚀。

对于黑帮直接经营的赌场、红灯区、射击场等等,由于垄断经营的不复存在,无论是对雇员还是客户,黑帮的价格谈判筹码都在下滑。

毒品市场、假钞市场也是一样的情况,而且毒品市场和假钞市场里,三个山口组,乃至日本所有的黑帮都面临着一个极为强劲的外来竞争对手——K国。

山口组本身并没有假钞制造能力,一般也就是从假钞业者那里收取保护费,顶多像其他国家黑帮那样帮着把假钞销售到其他国家。而K国可就是真正的行家了,K国本身就是钞票制造强国。

精日流传的中国身份证、护照、人民币是日本制造的谬论段子,本来是台湾再皇民化运动中PTT论坛上的众多黑中国大陆落后的原创段子之一,被大陆精日借鉴后,在大陆流传甚广,精日甚至专门做了相关冗长PPT。

其实K国的钞票制造技术、护照身份证制造技术甩日本N条街,K国2005版100美元是伪钞界永远的经典,业内有句话:“世界上有两个美元发行国,一个是美国,另一个是K国”。

下图为韩国警方展示K国制造的美元高仿假钞:

曾年入800亿美刀的日本山口组”日薄西山”,三名干部做”小偷“竟是为了“组织生存”!-激流网

K国制造的假人民币也在中国大陆广泛流通,下图为K国制造的2012版人民币假钞:

曾年入800亿美刀的日本山口组”日薄西山”,三名干部做”小偷“竟是为了“组织生存”!-激流网

随着K国钞票制造技术的不断进步,日本黑帮想在假钞上牟利的空间几乎不存在了,K国第39局的制钞部门甚至开始染指日元,近些年日本假日圆案件越来越频。

K国拥有强大的证件、钞票制造技术,美国想通过制裁使K国崩溃,太难。除非美国有办法禁止世界上所有的现金交易,虽然美国IT公司和金融系统一直想努力做到全球货币电子化,可是难度太大。

K国与日本通过第三国在人员往来的频繁程度是高于很多国家的,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在日本朝韩侨民达到约55万人。

由于早期日本职场的种族歧视,很多朝韩侨民在日本从事边缘生意,比如孙正义的父亲以前就开弹珠房的(类似于香港的老虎机赌场)。这类歧视这反而使得很多旅居日本的K国裔几十年后身价不菲。

K国侨民在日本组建了不少组织,比如日本K国侨民总会,一些侨民组织还参与外交、政治,这些组织的性质、背后的利益相当复杂,美国情报机构很早就指责日本K国侨民机构中有人通过各种隐蔽形式从日本获取不法利益,然后通过隐秘途径输送到K国

其中一部分利益输送就是毒品贸易,K国是亚洲第二大(也有统计说是第一大)合成类毒品制造国,以品质高档著称,K国制造的甲基苯丙胺是毒品市场的“24K金”,K国的罂粟类毒品例如海洛因产量也不是小数目。

K国特工可以使用假护照、假证件,提着假钞和冰毒穿梭于很多国家做生意。邻近的日本自然也就成了K国的毒品输出主要市场之一。

由于K国特工通过日本的K国侨民组织各种关系作为掩护,向日本市场倾销毒品。K国正在不断侵占日本毒品市场的销售渠道。

通常,毒品是黑帮的最重要收入来源,毒品市场被侵占,本身就是日本黑帮致命出血口。

日本黑帮本身就内斗,加上外来入侵者,怎么能不穷呢?

东南亚一直是日企的海外大本营,东南亚国家通常都是满街的日本车。同理,以前东亚市场也是日本黑帮的肥肉,然而随着全球化,东南亚的本地黑帮在不断学习、成长,逐渐崛起,开始抢占日本黑帮在东南亚的原有经济地盘,外加K国势力的侵入,日本黑帮在海外各国的收益不断被蚕食。这也侧面反映了日本黑帮难以适应全球化。

这还没完,日本黑帮相比其他很多国家的黑帮,有一项特殊利益来源--------日本AV产业(AV产业链与日本黑帮有着复杂的股权关系),然而,曾经辉煌一时的AV产业也在网络盗版技术普及、欧美AV同行的竞争、男优后继无人、日本老龄化等一系列冲击下,产值和利润迅速衰落,关于日本AV产业的没落,可以参看下面这篇文章:

为什么日本AV产业一年的盈利比中国一年的电影票房收益还要多好几倍呢? - 知乎

日本黑帮连自己的独门绝技都难以赚钱了,结果必然是雪上加霜。

经济衰落、分裂导致垄断行情丧失和内耗、黑道业务行情下杀,外来竞争者,看家独门行业走向夕阳等等因素,共同促使山口组已日薄西山。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曾年入800亿美刀的日本山口组”日薄西山”,三名干部做”小偷“竟是为了“组织生存”!-激流网

作者:在贵州吃腊肉。激流网选自知乎。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