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之始末

罗亦农早期工人运动领袖【罗亦农】中国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之始末-激流网

(一九二五年五月九日)

罗亦农(1902—1928),湖南湘潭县易俗河人,原名罗善扬,字慎斋,后改为亦农。中国共产党早期重要领导人,工人运动领袖。1921年赴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回国后任中共广东区委宣传部部长、江浙区委书记,参与领导五卅运动、省港大罢工和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1927年中共五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后历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中共湖北省委书记、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1927年八七会议上当选为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委员,十一月扩大会议入选为政治局常务委员并兼任中共组织局主任。

1928年4月15日,罗亦农因秘书何家兴夫妇叛变出卖,在上海公共租界内戈登路望德里被租界巡捕逮捕。18日引渡给淞沪警备司令部。4月21日在上海西郊被杀害,年仅26岁。

说明:本文原载一九二五年五月十七日出版的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向导》第五期,署名亦农。

早期工人运动领袖【罗亦农】中国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之始末-激流网中国全国第二次劳动大会广东全省农民大会开幕

工人阶级要斩断自己的锁链从现存社会制度之下完全解放出来,据几十年欧洲工人运动的经验和一九一七年俄罗斯十月革命的证明,并不是依赖非本阶级的力量和不根本推翻现存社会制度能够达到,而是要凭自己的力量,有不断的革命的积极行动。所谓不断的革命的积极行动,当然先要有阶级的觉悟,有阶级的组织。中国的工人阶级因客观条件的限制,虽然还未壮大,目前虽然还不能讲实际根本推翻现存社会制度,但是中国的工人阶级因受资本家、军阀、帝国主义者的严厉压迫和摧残,他的阶级觉悟比任何阶级都快,他知道要有阶级的组织比任何阶级都早。三年以前就有蓬蓬勃勃的第一期的工人运动[1]发生,在这期的工人运动中,曾经有不少的伟大的历史的事件,如一九二二年之香港海员罢工,一九二三年之京汉铁路工人罢工等。最近因北方政局的变动,代曹、吴而起的各派军阀,其残暴并不减于曹、吴[2],他们相互间的冲突更日形剧烈,因此无暇注意障碍工人的行动,和不敢公然用强暴的手段破坏工人的行动,在客观的条件上已经有发展第二期工人运动的可能;在主观的条件上,自“二七”京汉工人被屠杀后,差不多全国的工会都被封禁,工人拼命争得来的各种权利都被取消,工人所受的虐待条件比“二七”以前还更苛刻,帝国主义、军阀、官僚、资本家的淫威还更厉害,因此工人阶级知道要有阶级的组织和团结,觉悟程度比从前更加增高,这就是这次工潮澎涨〔膨胀〕,使中国的工人运动进到第二期的原因。这期工人运动的成绩虽然我们还不能预先说定,但是这期的倾向是很好的,革命的,谋整个的阶级的组织的。此倾向一证于本年“二七”全国各铁路代表在郑州举行之盛大会议[3],再证于这次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

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是中国最大的四个工会:全国铁路总工会、汉冶萍总工会、中华海员总工会和广东工人代表会议召集的。召集这此〔次〕会议的主要意思在于讨论今后中国工人运动的策略和目前进行的具体方针及谋全国工人阶级的大团结。这次会议五月一日在广州正式举行,到会的代表共二百八十一人,代表工会一百六十六个,代表有组织的工人五十四万有余。正式开会的日期先后共六天,会场的革命空气异常浓厚,工人阶级忿激的心理和再不承受现存社会制度的热情,没有一次在每个代表的演说中不痛快淋漓的表现出来。在正要召集这次大会和这次大会正在开会的时候,有许多北京、上海的工贼在各报上登广告,说这次大会是中国共产党召集的。阴谋破坏这次大会的工贼是军阀、官僚、资本家、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力量壮大起来,向敌人积极进攻时期中必有的反动现象,毫无足怪。但有些与军阀、官僚、资本家、帝国主义无关系的人,也致〔质〕疑于这次大会系由“过激派煽惑而成”,他们不是丧心病狂,至少也是头脑混沌!那〔哪〕有工人切身受痛苦而不发生阶级觉悟、谋阶级组织的事情?过激派煽动的本事虽大,难道五十四万有余有组织的工人,一百六十六个工会,都被过激派煽动?这是很显明必无的事情,当然不用详细的加以解释!

现在再说这次大会的经过。这次大会的议决案共三十余个,其中最主要的为:加入赤色职工国际[4],工农联合,铲除工贼,组织中国全国总工会,工人阶级与政治争斗,工人阶级与经济争斗等。加入赤色职工国际的议案有很重大的历史意义,读者诸君看此议案,不仅可知中国的工人阶级已经有全国工人阶级大团结的觉悟,同时有世界的觉悟。他们深知现在是帝国主义的时代,帝国主义是整个的社会发展的历史过程中的经济系统。在帝国主义之下,阶级争斗的形式更加简单。当这两个阶级争斗剧烈,资本主义根本发生动摇时,各国的资产阶级相互间纵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他们都联合一致来抵抗无产阶级,这是有许多历史的事实可以证明的。因此,无产阶级要根本推翻现存的社会制度,非有全世界的团结不可。在这个议案里面,还很鲜明的反对亚姆斯德丹黄色职工国际[5]破坏全世界职工运动之统一。

在工农联合的议案里面,说明为什么工农【阶】级要联合,工人【阶】级要想推翻现存的社会制度必须找他的同盟者,并列举历史上许多工人阶级革命因没有得到农民援助而失败的例做证,最后还具体的指明目前工农联合的形式。

在铲除工贼的议案里面,说明为什么发现工贼,工贼对于工人阶级前途发展的障碍,并列举罪恶最著的工贼姓名如下:

王光辉,徐锡麟,郭寄生,童理璋,宾步程,李彤,杨德甫,张德惠,郭聘伯,张纛,刘伯勋,余友文,冯自由,马超俊,谌小卑,张恩荣,苗凤鸣,何东,黄焕廷。

至于铲除工贼之办法:一、将工贼罪恶编成小册子,宣告全国各工会,使工人明白,对于工贼加以防御及攻击,务使工贼无立足之余地;二、各工会均应组织工人自卫团,如工贼来破坏时以武力对待之。

再说到通过组织中国全国总工会,要算这次大会的积极的结果。在大会上不仅通过了中图〔国〕全国总工会的章程,并且还正式选举了二十五个委员,组织执行委员会,在大会闭会后,执行大会的议案,办理一切事件。当总工会的章程通过和执行委员会选出时,“全国总工会万岁”,“工人阶级大团结万岁”之声不绝于耳,于此可见中国工人阶级谋全国统一组织的热诚。

在工人阶级与政治争斗的议案里面,说明每个经济争斗同时就是政治争斗,工人阶级与资本家、军阀、帝国主义者的利益是绝对不可调和的,工人阶级不根本推翻现存社会制度不能完全解放自己。在这个议案的第二段中还说明:为什么工人阶级要参加目前的国民革命运动和为什么须为这国民革命运动的指导力量,工人阶级参加国民革命是为自己的利益参加的。最后还指明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自由、罢工自由、普选和加资减时运动,是目前政治争斗的具体目标。

在经济争斗的议案里面,指明目前经济争斗的具体要求,要求的条件甚多,不详述。

上面是这次大会的结果。结果既然如此,将来的成绩一定很可乐观,中国的工人运动从此另开一新纪元,缩短军阀、帝国主义、资本家的寿命,谅凡是赞成工人阶级利益的人所预祝的!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早期工人运动领袖【罗亦农】中国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之始末-激流网

(作者:罗亦农。来源:《罗亦农文集》激流网有所编辑。责编:畢非)

[1] 第一期的工人运动,指一九二二年一月到一九二三年二月中国工人运动的第一次高潮。这次商潮以一九二二年一月香港海员罢工为起点,至一九二三年二月京汉铁路工人罢工结束。在此期间,全国罢工达一百多次,参加人数在三十万以上。这些罢工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发生的,绝大多数取得了胜利。

[2] 曹,即曹锟;吴,即吴佩孚。

曹锟(一八六二——一九三八),字仲珊,天津人。北洋军阀直系首领。一九二二年直奉战争中击败奉系,控制了北京政权。一九三三年十月,逼走总统黎元洪,旋以五千元一票收买国会议员,当上“贿选总统"。

吴佩孚(一八七四——一九三九),字子玉,山东蓬莱人。北洋军阀直系首领。在一九二四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任讨逆军总司令。一九二五年十月,联合孙传芳讨奉,任十四省讨贼联军总司令。一九二六年,又联奉进攻冯玉祥部国民军。同年十月,被北伐军打败,率残部退去河南。

一九二四年十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了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在北京的统治。政变后,冯玉祥和奉系军阀张作霖推举段祺瑞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自此,张、段代替曹、吴控制了北京政权。

[3] 各铁路代表在郑州之会议,指一九二五年二月七日至十日在郑州举行的全国铁路总工会第二次代表大会。出席这次会议的有京津、正太、陇海、胶济、京绥、京奉等十二路工会代表,共四十五人。会议讨论了铁路工会当前的工作方针,确定了恢复旧有工会、整顿现有工会等十条纲领。

[4] 赤色职工国际,见本书第46页注[4]。

[5] 亚姆斯德丹黄色职工国际,见本书第35页注[1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