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园:乌托邦-激流网乌托邦

1508年,英国附近的海上。

年轻的律师多玛士摩尔,正利用乘船空档构思一名窃盗犯的诉词。这必须十分小心,因为当时法律允许窃盗犯被求处死刑,摩尔对这点十分不认同。

“凭什麽窃取财物要以灵魂来抵偿? 这法律真的没问题吗?”摩尔自言自语道。

摩尔是个悲天悯人,特别同情穷人的律师。他深知贫穷者环境艰苦,易受诱惑,又易被压迫。他常免费为他们辩护,摩尔在工作上表现无懈可击,却没想到乘搭的船居然会遇上事故。

他原乘的船在触礁后沉没,摩尔幸搭小艇逃出,最后在一个小岛靠岸。上陆时刚巧遇见一群在海边工作的青年,青年们态度和善,并试着用英文与法文与摩尔沟通。

一位青年听完摩尔的遭遇之后对他说:“欢迎来到乌托邦。”

“乌托邦?”摩尔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

青年为摩尔引路进城,摩尔路上了解到乌托邦是百年前一群躲避英法百年战争(link is external)的英国人与法国人一起移民建立的共和国,岛民都会两种语言,这两个民族在此携手合作地生活着。海水潮流的改变让他们与世隔绝,却也远离战争,遗世独立地生活。

一进城,映入摩尔眼中的乌托邦城市整齐地惊人,一整排大小样式相同的房子,一条条相同宽度的道路,人们衣着款式皆相同。年轻人看出他的惊讶,笑道:“乌托邦人的衣服很一致,简单舒适。比起衣着我们更注意心灵的样子。”

摩尔回道:“十分睿智。”

谈笑间两人已来到乌托邦接待外宾处。负责接待官员名叫拉斐尔,身高不高,四十多岁年纪,胡子蓬松,眼神充满善意。在了解摩尔的遭遇后,拉斐尔热情地握着他的手道:“是的,摩尔先生,我们可以帮你。我们会准备一条能航行到附近港口的船,只是得稍等几日。”

“多谢各位。”

摩尔向拉斐尔解释了英法两国现况,对百年战争的结束对方表示欣慰。

拉斐尔道:“我在想,或许,可以跟你介绍一下乌托邦,这会是你从未见过的国家。”

摩尔笑道:“我刚在路上已经看到了些从未见过的景象了。”

拉斐尔道:“衣服跟房子吗?那些只是表面,只是理念推出来的结果。或许你很难相信,乌托邦的法律很少,岛上却几乎没有犯罪。”

“几乎没有犯罪”这几个字立刻引起了摩尔的兴趣,他回道:“请一定要与我分享。我是一个律师,正关心这类议题。”

“原来您是律师!怪不得对政治如此了解!”拉斐尔笑道,他们聊了些英国的法律,不过摩尔很快把问题带回乌托邦本身之上。

摩尔道:“身为律师,我很了解贫穷与犯罪的亲缘。为了生存穷人往往更容易犯罪,更容易被怀疑,也更不易洗刷冤屈。乌托邦有办法打断这两者的连结,让穷人不要那麽容易走上犯罪之路吗?”

“你的观察很正确,不过即使是乌托邦也无法破坏这两者间自然的连结,我们所做的是利用这连结来解决犯罪问题。”

“解决犯罪问题? 那是什麽意思?”

拉斐尔以骄傲的语气道:“乌托邦解决了贫穷,让贫穷消失,因此,犯罪也随着贫穷的消失而解决了。”

摩尔惊道:“贫穷消失?这怎麽可能?贫穷自古以来就是世界的一部分,我无法想像它的消失。”

拉斐尔道:“这只是想像力的问题,乌托邦让贫穷消失是有关键的。”

“请一定要告诉我这关键是什麽?”

“乌托邦让贫穷消失的关键是取消财产的私有制,让金钱消失。乌托邦的个人完全没有私有之物,一切的一切都属于所有人,而且与所有人共享。”

摩尔忍不住重复道:“一切的一切都属于所有人,而且与所有人共享?”

拉斐尔道:“是的,在乌托邦所有人一起工作,并且一起享受工作的结果。中央餐厅供应岛上所有人饮食,可以自行取用。衣服与工具均由国家供给,随时可以领取。房子样式相同,每两年就依抽签结果交换,门都没有锁。所有需要在这里只要被提出,就会被供给。只要有生产,就分给所有的人,乌托邦岛上的一切,都属于所有人。”

“我无法想像这种生活!”

“不需要想像,你只要观察就好了。”

这想法对摩尔还是冲击太大,他回道:“取消私有财产这方法,会不会太极端了些?”

拉斐尔道:“看来极端,但有其不得不的理由。如果每个人能绝对占有取得的财物,那麽不管物资多丰富,只要被少数人所占据,总是会有人贫穷。只要贫穷者与富有者对立,社会冲突就不会消失。然而一旦没有私有物,独占悲剧连同社会对立也都一同消失了。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可是...不使用金钱的生活不会很麻烦吗?”

“麻烦?任何事物都有好有坏,金钱其实也很麻烦。想想在我们的生命中,金钱带来多少的烦恼啊!既然无法使用金钱,与之相关的烦恼也就消失了。既然金钱消失,欺骗、偷盗、抢劫、诈骗、谋害、恐吓这些在英国每天只能惩罚,却从来都不会消失的罪行,也就自然消失了。因为金钱而来的贪婪、恐惧、焦虑、折磨也随之而消失。一些麻烦难道不值得吗?”

“可是,若没有私有财产,会有人愿意工作吗?”

“会的,人类是群居动物,合作是我们的天性。乌托邦中每个成人都具备基础农业知识与手工艺技能。成人不分男女、身分或信仰每日工作六小时,只是成人就得劳动。工作首要目标是供食用的农产品,接下来才是各式各样手工业产品。”

摩尔问道:“可是这样子的生产力足够吗?”

“就实际经验来看不但足够,而且有馀。我们也善于使用工具与机械来提高效率。虽然是过去的传闻,但我听说在英国、法国或一般的国家,有很多人不用亲自工作,因此毫无产出。或许这是你们认为生产力总是不够的原因。”

摩尔想到在英国,大批贵族、教士跟有钱人都是不用工作的。他很难否认这跟整体生产力相关。

拉斐尔道:“当我们帮助别人时,不代表我们就得苛待自己。乌托邦已经发展出一个实例,号召人人相互帮助以达到更高品质的生活,这不是违背反而是发挥我们的天性。”

摩尔道:“也许这里的经验成功,但人们毕竟习惯于累积支配的财物。或许我们可以推行财富公平化,例如让有钱人付更多税金,让贫穷者获得社会帮助。这些都有助于减缓贫富对立。”

拉斐尔叹道:“是的,这样做病症会减轻。然而只要每个人是自己财产的主人,彻底健康跟恢复健康就会是无望的。而且当你专心于某一局部的治疗,你会加重其他部分的病情。这好像你治好甲的病,乙又会转而生病,原因是所有给予甲的都是取之于乙的。私有财产不废除,世界资源就不可能平均分配,人类也无法获得幸福,因为人类的一大部分将背负上贫穷的担子。”

拉斐尔让摩尔一时无言以对。但他很快想到新的问题,问道:“乌托邦不使用金银,所以也无法与其他国家贸易往来了?”

拉斐尔道:“这倒不一定,乌托邦过去曾与周围海岛贸易往来。乌托邦不使用金银,却拥有金银,这里有自己的矿井。不过金银既无法在国内交易,便权充金属利用。”

拉斐尔拿起了一付金色的手铐道:“金银不如铁般轻韧,加上众人鄙视象徵财富的金属,所以最常拿来做刑具与便器。乌托邦与外国交易时就可以直接拿出金银,国人没有一丝贪恋,因为这些在国内是卑贱的象徵,一点价值也没有。”

摩尔道:“可是自给自足的乌托邦能向外国购买些甚麽呢?”

拉斐尔道:“最重要的是佣兵。乌托邦的人民厌恶战争,战争是野兽的行为,只适宜于未开化的野蛮民族。乌托邦习于向外购买佣兵,而不愿意国民牺牲,而这时就可以用上囤积的金银。不过近来因为海流的关系,这方面的问题也就少了。”

“原来如此。”摩尔目前认识到乌托邦的一切,远超出他认识的任何国家。可是这一比较又让他想起新问题,他问道:“乌托邦既不累积金钱财富,也不把战争扩张当作目的,这样的国家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麽呢?”

拉斐尔露出自信的笑容答道:“国家的存在是为了提供人民舒适的生活与闲暇。乌托邦宪法规定,人民应在公共需要的时间内进行体力劳动,但也要让个人有时间进行精神上的自由与开拓,这才是人生的快乐。国家的存在就是为了每一个国民的自由与快乐。摩尔先生,在英国也是这样吗?”

摩尔思考着,英国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每一个国民的自由与快乐吗? 英国政府的存在或许不是为了虐待奴役英国人民,但若说王国的目的是为了让人民自由与快乐,这可是个大问号。

他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摩尔在乌托邦生活了几天,发现更多前所未闻之事。几天后,人们帮摩尔准备好了帆船。乌托邦的人为此开了一个会议,最后决定仍是希望不被打搅,所以要求摩尔不要透漏他们的资讯给任何人。摩尔信守承诺,乌托邦得以继续遗世独立地生活。

摩尔回到英国以后开始投入政治活动,为了改变国家体制而奋斗着。在1527年成了最高大法官,这是当时英国除了英王之外的第一号要人。可惜的是在1535年,他因为反对亨利八世兼任英国教会的首脑,被国王处死。

【后记】

本故事主角是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思想家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1478年2月7日-1535年7月6日),他的名着《乌托邦》诉说着一个假想的共产社会的故事。本故事改写自《乌托邦》,许多段落都是撷取原书中的描述,再重新安排与改写,只是把故事中描述乌托邦的人物“拉斐尔西斯拉德”改成莫尔的接待员而已。

《乌托邦》是本社会主义(link is external)巨着,其中对于贫穷、犯罪与国家关连的观察十分有趣。这算是本故事的主轴,贫富不均的问题一直与治安问题相系,即使在今天亦然。原书以及本故事中也都寄托了莫尔的理想政治,比如说:国家的目的是为了保证个人精神世界的无虞,这也是不合时代的,当时国王多半以武力扩张为王国要务。

托马斯·莫尔耿直不屈的个性为他招来杀身之祸。当时天主教会握有神圣婚姻(合法继承人)的权利,亨利八世(link is external)想与前妻离婚,迎娶名媛安妮柏林为后,但不为天主教会所允许。为此亨利八世不惜与罗马天主教会决裂,操纵国会通过一系列的法桉,宣布英王才是英国教会的最高首脑。托马斯·莫尔因为不承认英王在教会事务上的权威,被控以叛国罪处死。1886年天主教将托马斯·莫尔封为圣人。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哲学园:乌托邦-激流网

(作者:托马斯·摩尔。来源:哲学新媒体,原文链接:http://www.philomedium.com/novel/79858。责编:畢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