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田:笑看《人民日报》秀”蠢猪”-激流网    老田刚刚写了篇网文贴出去,说中国有一些高知蠢猪,一些网友严肃表示不信服,结果,人民日报立马就出来"秀蠢猪",帮忙站台子.唉,这个这个,老田得事先声明一下,真的不认识他们,也真不是跟他们约好的.

照老田看,那篇文章明显是一篇为阶层固化的正当性,直接而明确地"洗地"的文章,人民日报接过去继续洗地不说,关键是在洗地过程中间,拉王宝强作为穷人也可以通过努力来翻身做例子,以资证明阶层固化不存在,这就有点秀出愚蠢无下限了.当即就有网友表示,你咋不拉朱元璋、刘邦当例子呢?

老田:笑看《人民日报》秀”蠢猪”-激流网   今天中国的教育严重异化,全地球人都知道了,整个的初等教育完全异化为服务于高考成绩的"解题技术"输灌.搞点素质教育啥的也不是完全没有空间,要是离开这个大方向太远,那在相对公平的高考中间,就等于是走上一条自绝于高考成绩的死路.

老田严重怀疑,那篇冒充国博讲解员的网文,是一篇带有洗地功能的"钓鱼文"--作者写完之后上网就专门等待蠢猪去上当的.文章内容合乎逻辑的,在老田看来只有一点:贵族学校的老师有更好的为学生服务的精神,更愿意为学生着想.至于说小学生记得在北宋之后有"伪楚",老田百分之九十九确定这是作者埋伏的"钓鱼线索"--这是一个极度不可信的"机关",可能是作者预备以后来自己出面借此揭穿网文之"钓鱼"本质的桥段子.

在高中生的历史教学中间,都不太可能出现这样的教学内容和要求,更奢谈在小学生的学习中间出现,假如真的有贵族小学具备这样的教学效果,老田百分之百笃定那个历史老师是蠢猪--在别的学校和老师集中精力提升解题技术的当口、你搞点素质教育的花样就算了,把历史知识教学深入到记住"伪楚"那个地步,这要花费多少时间和心力,就算是贵族子弟智商或者学习能力高出普通人一倍,也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呀,你是不是诚心不让贵族子弟考出好成绩,他们到底还要不要考上好大学?

其实,这一篇洗地网文无非是说,由于师资力量的差异,导致贵族小学生在很小的时候,就积累了非同等闲的文化资本,由此他们将来也必定要处于社会的上流.以此而论,阶层固化还有很有依据的,文化资本积累方面的巨大差距在小学阶段就已经拉开了.这网文里头的逻辑缺环还不少,师资力量还决定不了一个人最后的文化资本存量,至少要学生同样好学才能够保证教学效果.而且,还有高考所决定的分数标准对高等教育机会的分配机制,至少要加上学生的状况和高考的选择,那才能补上一个人文化资本积累状况方面的逻辑缺环.不过,那个讲解员的网文虽然逻辑缺环不少,但相比较人民日报的洗地网文,这一篇可能是钓鱼文的网文还有优胜之处:至少其提供的证据(无论真假)还是与结论相符的。

老师好固然是很重要,但是,那也得学生愿意学才行有效果呀.在普遍民众的经验中间,贵族子弟无论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特别愿意学习和工作努力也不是没有,那是极大的例外.换言之,这些二代们不大有认真努力学习积累资本向上爬的动力,由此,人们普遍对这些二代不太感冒,这一篇洗地文的想要反过来讲一个人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故事,这是其赢得极大关注的原因.在南北宋之间还存在过"伪楚"这件事,很多学历史的大学生都未必都记得,你看看人家贵族子弟在小学都知道了,这是多么大的落差和意外.正是因为过于意外,这个桥段子是"钓鱼埋伏线索"的可能性就极高.

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人民日报公号的网文,除了接力洗地之外,对于社会学知识的无知也秀出了下限,实在是让人掉眼球.我们早就知道人民日报很多人是不信服马克思主义的,但是,马克思之外的西方主流社会学者,也认为一个人拥有的权力资本、经济资本和文化资本数量,是决定其阶层地位的三大主要关键要素.而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就教育对社会阶层的再生产的作用,进行了极为详尽的考察.总之,一个人通过教育渠道获得文化资本积累数量,本身就是决定社会流动和分层的原因,如果先天或者出身不同带来了巨大差距,这就是阶层固化的合理证据.

人民日报网文一边说师资力量方面的巨大差异对个人的巨大影响(可能是为了秀蠢猪所以装着发现不了逻辑缺环和钓鱼桥段子),一边说阶层固化不存在,在这里彻底秀出证据反对结论的推理能力,请问一下人民日报的高人:你们确信自己不是专门出来"秀蠢猪"的么?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三日

(作者:老田。作者授权激流网刊载)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