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巨制:以“人民”的名义“改良”行不行?-激流网

《人民的名义》剧作号称“有史以来尺度最大的反腐之作”,口气虽然大了些,但该剧尺度确实不小,对当今现实存在的一些矛盾和现实有所揭露,我总结了下几处尺度堪称大的地方:官商勾结疯狂榨取工人权益;极度尖锐的阶级矛盾;工人反抗官僚资本运动;资本雇佣流氓无产阶级镇压工人运动;官场裙带关系。剧中人对白中多次提到毛主席,一次提到阶级斗争,这在现代剧中恐怕确实是破天荒的,就连剧中人的名字:沙瑞金、王文革,只要知道点党史的就能明白这里面的意义,其他方面象基层公务员被迫加班现象、官场中的懒政之官、霸道之官的存在、网络的造谣传谣、网警删帖压制言论等也是贴近现实,有一定进步意义的。

这样剧作出现是符合当前的社会背景的,也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一方面他契合了当前反腐败的政治背景,但更重要的是改开三十年来,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恶果越来越明显,贫富差距达到不能容忍的地步,阶级矛盾愈来愈尖锐,客观上迫使政府出现改良主义思想,探索改良主义道路,这样的背景催生了这样一部改良主义的剧作也就不足为奇了。

说这部剧是改良主义之作:

一、是因为这部剧把当前的社会问题和乱象全部栽到贪官腐败身上,贪污腐败令人痛恨,但贪腐根源是什么?该剧没有揭示,这无疑说明该剧的肤浅或软弱。贪腐是私有制度这块邪恶土地上必然孽生的罪恶之果,在一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社会里,在一个一切皆被物化,金钱至上的世界里,权力作为紧缺资源,若不利用去换取金钱反而是不正常的。资本家可以利用掌握的生产资料堂而皇之的榨取工人血汗,而官员可利用的只有手中的权力,权力嫁接到资本身上就能进行更便捷的抢劫和分赃,归根到底吸食的是仍然是无产阶级的血肉。有人说既然这样,那也有不贪腐的干部怎么解释,象剧中的沙瑞金、李达康等并无腐败行为,是的,他们有一定的底线这点值得肯定,但他们的工资、福利不也是取自无产阶级的创造吗?他们没有反对资本对无产阶级的压迫剥削,身为共产党员,不彻底为无产阶级利益服务,不为消灭私有制而奋斗,对资本疯狂肆虐榨取无产阶级利益默许、不作为甚至摇旗呐喊,即使戴上清廉的光环也仍然是一种腐败。

二、是该剧把解决当前阶级矛盾问题寄希望在部分清廉干部身上,寄希望在法律公正上,寄希望在调和主义上。

该剧塑造了一系列清廉干部形象,对他们大加吹捧,象老革命者陈岩石、省委书记沙瑞金、反贪局长候亮平等,仿佛有了这些好干部,当前社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试问这样清廉的官员那朝那代没有,可又有那朝那代能够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在不敢触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这个前提下,他们不敢真正彻底触动官僚资本的利益,他们妄图用改良主义的部分措施缓解阶级矛盾,希望通过放松一下无产阶级的锁链,来消解无产阶级的斗志,使资本主义继续苟活下去,使这条锁链永远套在无产阶级头上,从根本上来说是为官僚、资产阶级服务的,本质上他们仍然是反动的官僚,而决不是无产阶级的革命带头人,《共产党宣言》早就告诉我们:“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只要违背了这个奋斗目标的就不会是真正的共产党人,这样的共产党人,该剧中一个也没有。

该剧还鼓吹了法律和法治社会,视其为解决所有问题的万能灵丹。但是,第一,法律是有阶级性的,法律的制定、解释、执行全部由人来完成,而人总是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的,属于一定阶级的,所以他们制定的法律脱离不了本身所处的阶级的限制,法律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专政的工具,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法律武器根本不可能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哪里还有对无产阶级的公平公正可言。第二、法律有滞后性,丁义珍出逃后才有跨国追逃,山水集团、祁同伟、高玉良等人盘剥压迫工人若干年后才受到制裁,在这漫长时间内,不知多少无产阶级被逼的下岗失业、家破人亡,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决不是什么万能良药。法律可以通过宣传、普及、震摄起到一定预防作用,但面对资本疯狂的逐利,这种作用是极其有限的。第三、法律也是有成本的,本剧中纪检、检察、法院、公安等齐装上阵,尽管揪出了一大批贪腐分子,但也付出了高昂的成本,单单一个跨国追逃就要运用大量的警力、时间、金钱,而这些过程是不创造价值的,这些高昂的成本最终还是转嫁到无产阶级头上,当然这不是说这些法律行为不对不必要,而是这并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毛泽东时期的“防治结合,以防为主”才是最好的方式,而怎么防治,我总是想到伟大的“枫桥经验”,这条经验是人民群众发明出来的,曾得到毛主席的称颂。这条经验充分发挥群众的监督作用来管理犯罪人员,效果出奇的好,而且几乎是无成本的,在一定情况下比所谓宪政法治要先进的多得多。

反腐巨制:以“人民”的名义“改良”行不行?-激流网    在剧中还鼓吹了调和主义,代表人物就是老革命者陈岩石,为了和谐社会,老革命者再也没有背炸药包的豪情了,当大风厂工人反抗资本官僚时,他没有坚定的站在工人一方,坚决支持工人的正义行动,而是苦口婆心劝阻工人放弃斗争,同政府和解,同资本妥协,完全是一幅阶级调和主义的嘴脸。对比读读毛主席在安源煤矿工人运动的党史,可以看到毛主席当年还是一个接受马克思主义不久的青年革命者,却有着无比坚定的立场和决不妥协的精神,毛主席身体力行的精神和他伟大的思想今天丢弃的差不多了,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情。而反映在剧中则是大风厂工人最终还是被赶出了工厂,工人运动最终被官僚资本联合绞杀,工人再一次被出卖,所以调和主义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欺骗麻痹出卖无产阶级的行为,对无产阶级毫无正义可言。

为了美好的结局,该剧还创造了一个工人联合办厂的童话故事,生生的描绘出一幅空想社会主义的美好蓝图,但在官僚、资本环伺的恶劣环境中,工人有多少希望真正有自己的工厂,即使真正成功了,谁又能保证官僚、资本不会再一次把魔爪伸向工人。而且严格说来,工人们的新厂使用股份制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工厂,假想一下,随着工厂的发展,工人中一部分人会因为占有较大股权获得更多分红,资本会逐渐丰厚,他们会逐渐蜕变成新兴资产阶级,会再一次控制工厂,成为骑在大多数工人身上的统治者。

这部剧本质上仍然是站在精英立场上的,剧中即使反面人物也要打上人性的光环,欧阳菁曾经是一个贤妻良母,高玉良曾经是一个正直的教书先生,而赵德汉、祁同伟、高小琴都是苦孩子出身,这些都引起观剧人的一些同情,而反观剧中的工人,他们的反抗不是主动的,他们是被奸商忽悠起来的暴力群氓,他们构筑的工事事到临头却不敢点燃,非要弄出个意外来搪塞,明显想表达的是工人头脑简单、软弱、不团结,这是对工人阶级的丑化,也证明了这不是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的一部剧。

剧终贪官被惩处,正义得到伸张,皆大欢喜。但是贪官下来了,位子仍在,会有另一部分人上位,他们是好官还是坏官,清官还是贪官,人民根本就无法选择,而且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官”,是统治者,是老爷,只有无产阶级真正团结起来,成熟起来,砸烂官员屁股下的那把椅子,砸烂官僚机器,打倒资本,消灭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彻底埋葬掉私有制,无产阶级才能真正解放,那时才是真正的皆大欢喜,那一天终将到来。

(作者:幕府鹰扬。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