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一个小公务员的内心挣扎(二)-激流网(二)

水孩儿写来长长的自白书,细述了她的一生,把她最隐秘的东西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我:

“……”

“我们家是在我十岁那年父亲因病从部队退休回老家的,他的退休金当时是每月八十多元,所以在农村我们家的生活是当时村里最好的。因此整个中学时代,我生活在一个比较阳光的环境里,因为我不用为买书、买本子、拿劳动工具之类的事烦恼。但我的心灵深处却有两个沉重的‘结’压在上面,它使我生活在双重性格里。一方面家庭环境还算不错,老师同学又都喜欢自己,自己属于快乐的;一方面自己却又有深深的自卑感,这对我后来的人生道路的选择,起到了关键作用。一个是,我小时退门牙时,新牙长出乳牙却怎么也不肯脱落,父亲当时在工地,母亲又不敢给我拔,就那么拖下来,所以我有一个门牙是侧生的。为此,我非常非常的自卑。从小到大,直到高中毕业,我的相片里没有一张是咧嘴笑的。可大人们根本不理解我的心情,每当有人当父母面夸赞‘小姑娘长得挺俊的’我就从心里认为他是在说假话,是为了让我爸妈高兴的。我从小到大最不爱听别人对我容貌的评价,每一次,我都不由的说:俺牙长的不好。每一次都加重一份自卑,不论别人怎么安慰我,都不能从根上去掉。为此,三十岁那年我下定决心找我在县牙科医院的同学帮忙,想把牙矫正过来,他说时间太长了,再说了你那么大岁数了,还整啥,又不再找对象了,说的我悻悻而归。再一个是我怕死,更准确地说,我觉得人活着没意思。那是我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上历史课,老师在讲北京猿人,讲人类生生世世如何进化着。我思绪飞了,我突然认识到我的老师同学,父母姐妹好朋友们,都会变老,都会有死亡的那一天,突然觉得心里难过极了!在这以前自己从来没想过死亡的问题,想想自己生命如此短暂,前不知古人是啥样的,后不知共产主义是啥样的(那时政治课上讲人类最终要实现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我对此是深信不疑的),就觉得非常遗憾。从那天起,一想到人早晚会死,我就觉得干啥都没劲了。我曾立志学居里夫人,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然而,只要一想到再伟大的人,也有死亡的那一天,就觉得没意义了,于是,所有的美丽梦想都随之烟消云散了;从此我告别了纯真的少女时代,生活在双重性格里,表面上随波逐流,是个好学生,可骨子里消沉的很,常常自问:这人为什么要活着?这人生究竟有啥意义呢?……

“78年我高中毕业,考入本省的一所农学院。可我不喜欢农学,想复习一年去考医学院。我从小受舅妈的影响,想长大当个军医,可父母不同意,那年月他们觉得考上去就很好了,要知道我们那一级大专以上总共考上九个。唉,就这样我又开始了自己不喜欢的大学生活。故此,整个大学期间,我都缺少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而是深感遗憾;同时又自我安慰地想:怎么样不是过一辈子,反正人早晚都得死,干啥不一样呢?内心消沉得很。

“记得是大学二年级(80年),《中国青年杂志》刊登了那篇后来轰动全国的署名潘晓的文章《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并为此进行了一场人生大讨论,可嚷嚷了半天也没讨论出个啥结果。我看了反而把我内心的疑惑再一次曝光。我再一次对人生感到失望透了,我觉得人活着就像一台造粪的机器,吃了拉,拉了吃,忙忙碌碌全是为了一张嘴!和动物没啥区别。为此和我最好的一位女同学多次争执过,她觉得我简直不可思议,从来不知道我还有这种想法,在她眼里我应该是快乐的自豪的。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的是:我的学生时代,确实是挺‘辉煌’的,可以说算得上德、智、体全面发展了,挺有人缘的。可表象归表象,我的内心和生活表象是两层皮。表面上勤奋上进,内心里又觉得没劲。所以当我追问女同学,人生究竟有啥意义时,她的回答根本不能令我满意。她认为人一辈一辈都是这样过来的,作为女人早晚得嫁人;对于女人来讲,家庭是第一位,事业是第二位。劝我别钻牛角尖了。我的心情进入低谷。我一直疑惑不解,为什么当时就没有一个人能在这方面开导我呢?

“……

“从二十岁到三十六岁,我从一个对爱情充满憧憬与追求的少女,变成了对婚姻爱情失望之极的怨妇。婚后我最大的心病是觉得丈夫不像我爱他那样的爱我,不满足他对我的爱没有我的深;我发现原来心目中比较完美的他竟是自私的;我敏感于他对我的不珍惜,他过早的让我失去了处女之身,要知道我曾多么向往有一个完美的新婚之夜;生产过后他又使我过早的再度怀孕流产,他不愿意为我做避孕措施;后来我又几次避孕失败,造成流产,他也没像我希望的那样细心照顾我。也许,这对一般的女人来讲不算什么,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可对我来说,我什么都不在乎的追求爱情,就是希望能在他那里得到呵护和疼爱。我从小就渴望被人关爱,这是我对爱情的唯一要求,我寄托于在婚姻中得到弥补,现实让我感到失望。可我心里失望,表面上却不得不表现出我不在乎。我理解他,因为我怕他不高兴,影响到爱情。生活中也是如此。实际上我内心还有对他的深深失望是:在关键时候他保护不了我,他没有为爱情献身的精神。那是送我到上海进修时,在公交车上,一个小流氓之类的可能看我是外地的就对我做一些淫邪的动作,我惊恐的向车后移去,他竟装没看到。他的怯懦深深的伤害了我。

“在我三十三岁那年,大学的一个男同学找到了我,毕业十多年了,我们从来没见过面,实际上我们相隔不远他就在邻县,由于我毕业后没从事原专业(果树),而是改行搞园林,所以和同学们来往很少。同学见面彼此询问了一下各自的情况后,他竟深情款款地说在大学时,他就爱上我,直到现在也对我念念不忘的,在学校里由于觉得自己是个农村孩子,一直也不敢向我表达,直到毕业时托班里一位年纪大的同学牵线,问过我,可我一点都不记得这回事,还说让我给他一次机会来爱我。天那,太突然了,是让我当情妇!他怎么这样,难道就因为在日本待了一年就这样开放?当时觉得尴尬极了。可他走后,好几天里,我心情难以平静。想在学校时的情景,那时自己根本没在意他,主要是自己心里早有了人,他也不错,但没那种感觉。而现在看,他变得很成熟,想想他那个自信的样子,心里还有一种受到伤害的滋味,觉得自己当官了,有钱了,出过国,觉得了不起?我顶讨厌男人的居高临下的姿态,好像胜券在握似的。他想尽办法和我见面,我不得不承认他对我是真心,关键是他满足了我对爱情的浪漫以及被人爱,被人关心的需求。可当我们第一次发生关系后,我就后悔了,我觉得太危险了,如果被人发现可怎么办?再说两个人真有感情也不应该以肉体为主,可男的和女的不同,好像他见面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生关系。而我没理由出远门,他也只能借开会的机会约我去旅馆,我说不出心里是啥滋味,像个特务,鬼鬼祟祟,紧张的不行,也没多少偷情的快乐;他却安慰我,经常见面就好了,习惯就好了。可我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心了断,我不断的告诉他,我们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我说这是第三次,常言说三次为满,你下次再约我,我也不会来了,我说的出来就能做到。我们只要曾经拥有过就行了。而他却诉说和爱人如何不好,如何希望离婚后和我结婚,我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不能离婚。我虽然不满足我的爱情,但真要离婚我却发现我还是爱丈夫的,他毕竟是我第一个付出所有希望和爱的人。再想想孩子,孩子该受多大伤害,再想想我自己,我也没有勇气这样做。反复思量,我给他写了一封情意绵绵的信,感谢他给与我的这份感情,表白自己如何留恋他,但为了家庭、孩子、个人前途(他当时是很有前途的),我们还是要及早刹车。不写信还好,写了信他反而更感动,可我坚决不再赴约。实际上,我如此坚决的背后,还有一个很大的私心是,我认为男人的天性就是喜新厌旧的,他对我的感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年轻时的愿望,时间长了,肯定有讨厌我的时候。再说比我年轻漂亮的有的是,内在的自卑也阻碍了我继续放纵。我牙长得不好,人长得也不是十分完美。再一个我发现我不爱他,虽然也感受到他的真情,可和他在一起都是肉欲,发现他精神境界不行。我之所以和他这样,是他迎合了我那干渴的需要爱情浇灌的心理。不过我在信中不会暴露这些的,误导他认为我爱他,只是因为客观原因才分手的。我的女人的自私和虚荣心暴露无遗。后来他又特意买辆新车拉我出去兜风,我耐不得他的那个情意,我告诉他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从此就再没性来往。他却老是不忘旧情似的,后来终究还是和原来的对象离了婚。当我后来练fl功在省城劳教时,不转化,他还托人想办法见到我,看到那种急切心情和担心,让我心里隐隐有一丝歉意和愧疚。

“在我的婚姻生活中,除了这次外遇,还有一个变态的行为。我对实际的性生活要求不大,却染上了让人不齿的手淫自慰的习惯。我向往细腻的性生活,我只有沉浸在自己性想象的环境,才能有那种性满足。而这种要求丈夫根本不知道,我怕他瞧不起我,就装清纯,可他对我的表现不满意,嫌我阴冷,我却也嫌他对自己体贴的不够……这个习惯也像个石头一样压着我,觉得自己变态。

“此外,我的人生中还有一个让我感到羞愧难当的小插曲:在毕业那年的暑假里,我到外县参加培训。一天晚上,我独自拉上窗帘在屋内洗澡,洗完澡我不知不觉在镜前观赏自己的裸体,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做这种事情。当时就觉得这裸体确实挺好看的,觉得自己长得还行(我从来都不喜欢自己的),我还跑到蚊帐里突发奇想不穿胸罩短裤裸睡一次,然后还发生了手淫……最难堪的是第二天中午,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来到宿舍。我问他是谁,他说是这个学校的炊事员,再问他有什么事,只听他声音发抖哆哆嗦嗦地说,他昨晚看见我了,想和我那个……‘嗡’的一声,我忘记我当时的感觉了,只感到无地自容,想有个地缝扎进去……后面的十几天的培训生活对我来说苦不堪言,度日如年,我只想早早逃离……这些难以启齿的事,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要抠心挖胆地把它们抖露出来,我只想把它们带进坟墓去。

“……”(未完待续)

(作者:流云。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