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信息量很大的段子——清华学子与北京的哥的对话观后有感-激流网  打车到清华,车上聊某人前几年就买房了,真是人生赢家。出租车大爷默默听了很久说:我家拆迁分了几套房子,但我就是一开车的,你们才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如果你们清华北大毕业,人生目标就是在北京买套房,而不是思考这个国家的未来,那这个国家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这个段子其实信息量很大啊:第一,北大清华的人买不起房子;第二,北大清华的高材生们竟也和我们俗人一般只想要金钱了,那让我们俗人情何以堪啊;第三,国家的未来难道我们还能去思考不成?第四,这个国家的希望真的在这些大学生上面?

先来说第一点,别说北大清华毕业了,你就是往国外回来镀金十几层最后看见北京的房价都只会怀疑自己镀的其实只是黄铜。笔者恰巧在北京某高校学经济类相关专业,每次上课听见老师讲的都是世界最大的未解之谜--中国神奇的房市,老师预测了十几年房价一定会跌破,梦想着某一天房价真的跌了可以带自己火一把,但最后也只剩下苦笑了,北京房价真的会跌吗?这么大的泡沫竟然还不破,难道是因为阳光都被北京雾霾挡住了所以泡沫才能苟活吗?

而房价之谜如果从经济学家的那一堆谁也看不懂的模型假设来看的话,可能也就没什么结果了。所以角度要放到社会上面来,任何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虽然现在不讲阶级了,但是它仍然存在,而且两极分化愈演愈烈。房价上涨最大的受益者是有许多套房子的资本阶级以及他们的小弟,而房价每一次上涨,就有一群中产阶级开始慌,他们害怕再不买房子房价还会涨,所以勒紧裤腰带买了一套房,第二套却是再也不能的了,可笑的是他们买了房子促进了房子的需求,房价确实涨了,但对他们却没有一丁点好处,他们不能再把房子卖掉吧,买了房子自己再去租房子吗?还是索性买了房子离开北上广,可是离了北上广,哪里有如此好的资源可以供自己发展,供孩子发展,所以最终的结果是吐血买了房子然后被困在北京无法离开,还加上房贷。同时那些有n套房子的大佬们就能把房子卖给他们或者弄一个冠冕堂皇的股票基金大赚特赚,然后更多的中产阶级越来越慌,房价越来越涨。许多人为了一套房子从中产之家直接跌落到底层,除了房子和房贷他们终于什么都没有了,然后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直到某一天危机由一个导火索引爆开来,那时将是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灾难,但也是让全人类新生的希望。

房市是资产阶级悲剧的前奏,但也是为这个扭曲的社会制度即将逝去而奏响的凯歌。

再说第二点,钱的问题,其实别说北大清华的人了,谁不在乎钱呢,在这个社会中,除了钱,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寄托的吗?

国家大事他们说我们没有资格,政治选举他们说我们是乌合之众,还是没有一点资格,本来是为人民服务的政策最后却从后门放进来一条恶狗,让人民望而却步,然后他们说是我们自己不把握。

本来交通高铁等基础设施是便民服务,最终私有化了变成有钱人才坐得上的车,公交车本来也是极其方便的,所幸价格也不高,但是无奈北京有六环,而中心偏偏在二环内,如果靠公交的话只能起早贪黑了,所以公交也并没有什么大用处,还是被逼着在房贷之后加上车贷,然后本来想寄情山水陶冶情操做一个精致的人,无奈没见过大世面并不知道怎么去精致地生活,只知道要精致的生活的话需要很多钱去置办很多东西;然后说你们来选举你们的代表吧,要是我们选举算话的话为什么连工人的厂长自己都不能提意见呢,所以做些场面工作做什么!

男的要金钱找漂亮女朋友,女的要钱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钩一个金龟婿,殊途同归,男女在这一点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

在这个社会里面我们漂泊无依,没有稳定的工作无房无车,没有读书的时间无材无德,没有行可万里的路费孤陋寡闻,只剩下了赤裸裸的金钱和光秃秃的各种欲望,不管是高材生还是普通人都一样,这不是整个社会的悲哀吗?

接着来讲,如果我们放弃了金钱,有着高尚的情操想要为国家做贡献,相信国家的未来在我们这帮知识分子手中,可是呢,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最终成为了扔在广岛和长崎的两颗原子弹,想为国家做贡献,可是你的国家正在忙于全球争霸,你所做的贡献最后却成了世界上无处不在的难民和血泪。

那我们怎么办,高校毕业了,高尚的情操碎了,国家的未来变成了其他地区的末日,我们不能做主,做主的不是人民,是大资本家以及和大资本家穿一条裤子的政府……

对大学生而言,他们从小接受的是精英教育,尤其是985高校的学生们,他们毕业之后大可以找一个薪水不错的工作,加上家里面找点关系(一般能上好学校的家境都不错吧,毕竟有钱去上辅导班),然后就能安安稳稳进入中产,但是房价的问题难住了他们,可是毕竟是大学生,是资本家资助建立的学校培养出来乖巧的大学生啊,我们年轻而且血气方刚,但是却不约而同地为了一间房子而奋斗终身,我们同样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社会以及这个国家,因为我们以为自己变好了这个世界也会变得更好,直到自己只有通过压榨别人和压榨自己才能变得更好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变得更好是这么的压抑和扭曲。

为了变得更加“德才兼备”,许多“高材生”在大学期间校就学会了阿谀奉承专事权贵,明哲保身进退自如,再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他们都能倒背如流,不落一字。至于什么叫做诚信,什么才是责任,无所谓了,只要能够“和谐”一下就够了。可是,最终连自己步入中产的机会都没有,倘若成为了中产,但是同时也意味着成为资本的奴隶。

最终,象牙塔里面被资本所豢养大的“高材生”们成为了这个社会的“高级劳力”,是他们创造利润最好的“机器”,同时也是用得最得心应手的“会说话工具”。更“可贵”的是他们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娇滴滴地只能顺应资本家的规则,舍不得放弃做“奴隶”的机会,害怕会失去眼前的一切,但是除了金钱,我们还能得到什么呢?自由?还是公平?都不是,只有奉承或者逃避!

国家的希望和人类的未来究竟在哪里呢?是在这一群“高材生”的身上吗?还是在其他普普通通的青年学子的身上呢?这是一个值得所有良知未眠的正常人所应当思考的问题。

(作者:凌晨。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