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评论】“小鲜肉”现象:带领人类通往奴役之路的,不仅有强权,还有性与资本-激流网      据新华社上月末的报道,不愿意被称为“小鲜肉”的宁泽涛,已于去年10月中旬被国家游泳队以“未经批准私自代言广告,不服从国家队竞赛安排,拒绝参加接力项目资格赛,严重违反了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游泳协会相关规定”为由调整回原单位训练管理。这着实让那些“小鲜肉”不离口的“小鲜肉粉”们大吃一惊,她们(他们)目瞪口呆,既是因为“宁泽涛”这个名字已经有些陌生了,又是因为与这个陌生的名字有关的新闻与她们残留的记忆毫不匹配。事实上,她们并不了解宁泽涛所从事的职业,更不了解这个职业——体育的意义。宁泽涛在她们的眼里和嘴里都只是一枚“小鲜肉”,她们以为自己是审美的主体,却没有发现她们自己也是傀儡。

一、“小鲜肉”的“历史”

被贴上“小鲜肉”这个标签的几乎都是90后,不过,这已不是第一枚主流娱乐文化恩赐给90后的标签,他们上次被贴上的标签是“杀马特”。可是,“杀马特”和“小鲜肉”显然不是一伙人,他们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阶级鸿沟,或者换用更虚伪一点表达:他们不是一个阶层。从文化血统上来看,“杀马特”似乎是受了日本流行文化的影响(尽管完成度较低),而“小鲜肉”则似乎是受到了韩国流行文化的影响。

“小鲜肉”这一标签,在大陆互联网上最早出现并被媒体广泛使用,大约在2014年8月12日前后。大多数媒体都将“小鲜肉”一词的创造性使用归功于“某门户网站发起网友们评选出‘中国十大小鲜肉’”,这是这些垃圾媒体的惯用伎俩,一个“某”字就能杜撰出一条新闻或者掩盖内容的真正出处,到处都在传播“某门户网站”所“评选”的“中国十大小鲜肉”,但所有人都不知道是哪一个门户网站。事实上,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门户网站”的“评选”活动,而所谓“中国十大小鲜肉”的名单出自台湾地区“中天经典戏剧院”之手。就这样,台湾地区媒体炮制的“小鲜肉”名单被无良媒体改头换面一番,变成了一条被病毒式传播的新闻,“小鲜肉”一词登上了大陆地区娱乐媒体的头条,成为了此后数年的年度热词。

改革开放以来,香港和台湾地区的媒体向大陆地区的流行文化注入了太多的新的流行(网络)词汇,其中很多都是较为消极和低俗的,这些外来的低俗词汇与大陆自生的低俗词汇共同构成了流行文化日趋低俗的一面。对于大陆地区那些不断远离艺术的娱乐领域而言,话语权几乎还掌握在港台媒体的手里,大多数大陆的媒体还处于东施效颦、充当提线木偶的阶段。“小鲜肉”一词,仅从字面上看虽然并不低俗,但却足够消极,这为此后部分围观群众和演艺圈内人士对其的反感和拒绝埋下了伏笔。

二、体育的意义

目瞪口呆的“小鲜肉粉”们并不了解体育的意义,在她们(他们)的眼中,体育只不过是另一个娱乐圈,只不过是另一个娱乐明星的生产地。从这个角度来看,近些年来部分体育运动员的娱乐化路线也就很容易理解了。甚至可以说体育运动员们的这种娱乐化路线十分高明,他们(她们)通过采取娱乐化路线,既娱乐了大众又实现了自身商业利益的最大化。如此,这些运动员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对自身的职业进行了否定,一部分运动员们“醉了”,“醉翁之意”既不在酒,也不在体育,在乎商业利益。然而,不幸的是,这些将娱乐化作为自己工作重心的运动员们,往往一经娱乐化就立刻在自己的体育运动中“折戟沉沙”。完成了娱乐化的运动员们,并没有真正取得娱乐圈的准入资格,毕竟同娱乐圈那庞大的后备军比起来,他们的优势实在是少得可怜。随着他们体育事业的搁浅,他们在娱乐圈中的脆弱地位也将化为乌有。是的,他们曾娱乐大众,但最终,大众娱乐了他们。

1917年,毛润之在《新青年》第3卷中发表了《体育之研究》一文,他认为“ 体育者,人类自其养生之道,使身体平均发达,而有规则次序之可言者也”、“体育一道,配德育与智育,而德智皆寄于体。无体是无德智也”,至于体育的功效,在于“强筋骨”、“增知识”、“调感情”和“强意志”。“在这里,你们的口号是:更快、更高、更强”,这句话比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历史更久远,其所强调的是永不满足、不断进取的奋斗精神,与毛润之的看法似有相通之处。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体育的意义在于增强意志力,对于职业竞技运动员而言,体育的意义是拼搏和超越自我的生命力之美。但对于那些被娱乐文化麻痹和控制了的人们来说,体育运动员只是“小鲜肉”,只是潜在的有便宜可占的性幻想对象。

三、人的价值归于虚无

宁泽涛似乎拒绝被称为“小鲜肉”,也似乎拒绝过度娱乐化,但他被两种不同的商业利益所裹挟,以自己的商业利益最大化为筹码开始了自己的反抗,却遭遇到了阶段性“失利”。他的“失利”或许不在于“离开”国家队,而在于他的价值遭遇了商业利益和“小鲜肉粉”们的双重虚无。

商品的价值,取决于凝结在其中的无差别人类劳动。而人的价值,则取决于人在社会中自由全面发展的程度以及对其他社会成员自由发展的意义。

当宁泽涛选择将自己的商业利益最大化作为筹码时,他的价值就被商业利益所虚无了。因为,他用商业利益作为筹码所对抗的仍然是商业利益,对抗的结果是他的阶段性“失利”。在这场对抗中,我们看不到体育和运动员的价值,对抗的双方所魂牵梦绕的始终是闪闪发光的利益,而非意志或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我所反对的并不是体育运动中的商业或利益因素,不是体育所能够带来的经济效益。我所反对的,是造成运动员和运动员所属的组织为了争夺商业利益而不惜牺牲体育以及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神秘力量”。这种“神秘力量”颇为积极地到处促成人与人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对抗,使人们在对抗中日趋麻木地将一切意义和价值抛诸脑后并对它们进行了无情地嘲讽。当一位领导人对运动员们说“你们也要全面发展 ”的时候,这种“神秘力量”将这句话从现实中“屏蔽”了。

更为可悲的,是那些将宁泽涛视为“小鲜肉”的“小鲜肉粉”们。“小鲜肉粉”们通过仅仅将宁泽涛视为能够让她们大快朵颐的“肉”,将宁泽涛的价值给虚无掉了。但她们却并没有从中获益,因为她们的价值也早已被虚无掉了。一些肤浅的人认为“小鲜肉”的出现对于那些作为“小鲜肉粉”的女性们而言是有利的,因为仿佛她们成了两性之间审美的主体。然而,这些“小鲜肉粉”们实在是太不争气了,她们到处留言说“宁泽涛,我老公”、“宁泽涛,我要给你生猴子”、“宁泽涛,我要给你生孩子”等等。毫无疑问,“无肉不欢”的“小鲜肉粉”们和“临渊羡鱼”的“小人鱼粉”们都不可能成为具有自我独立意识和能力的主体,她们和他们都是被支配的客体。“小鲜肉粉”们直接受到的是本能的欲望的支配,因而是本能欲望的直接客体。同时,她们的本能欲望并非完全出自生化反应,更多的是被那些已经被资本控制或追逐资本的媒体们所撩拨、诱惑和塑造的,因而她们又间接地被媒体和资本所支配,是资本的客体。

带领人类通往奴役之路的,不仅仅有强权,还有性与资本。当一群人被其中的两种以上所支配时,谁还敢说她们(他们)的存在是自主和有价值的呢?

(作者:黄点点。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