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工伊丽莎的故事-激流网       图片来自网络

伊丽莎的故事

2011年7月16日,在纽约,我访谈了女工伊丽莎。下面是她的故事:

大学时辍学

我高中成绩很好,是我们班的前4名,获得了学校颁发的优秀毕业生奖章和芝加哥艺术学院的奖学金。那时候我18岁,觉得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富人。

我上的艺术学院属于私立学校,学费一年要34,000美元。我高中毕业的时候获得的是全额奖学金,但是等到我入学的时候,学费第一年涨到36,000美元,第二年涨到38,000美元。我的奖学金不会随着学费涨价而增长,父母没有经济能力帮我支付学费。除了需要支付那2000到4000美元的学费,我还需要自己支付书本费和生活费,我只好借了大学生贷款。有一天,我被告知我当时必须偿还5000美元的欠款,而我的总欠款还更高。我后来才知道,很多大学生都陷入了和我一样的麻烦中。我只好决定停学了。想通过打工挣钱,还上贷款再继续学业。

美国女工伊丽莎的故事-激流网       橱窗上的文字的意思是“我们收食物券/粮票”

在时装店打工

我在时装店当过售货员。雇主喜欢雇佣我们这样的女孩子,我们很穷,上不起学,没有反抗能力。我的工作虽然是卖衣服,但是我还得做其它的事情,比如:刷地板、清洗厕所。干这些是用加班的时间,但是并不支付给我加班费。
这份工作的税后收入是每小时7美元。主管对我们态度非常恶劣,几乎到了虐待的程度。我为此向雇主提出申诉,但是,我得到的回答是:事情并没有发生。结果我在公司的境况变得很尴尬。很快,公司就解雇了我。有保护工人的法律,可以对雇主提出上诉,但只有雇员才可以对雇主提出上诉。我想对雇主提出上诉的时候,公司已经开除我了。这份工作我做了6个多月。

在餐厅工作

我也在餐厅工作过,就是在纽约的伯克利(Berkeley)。那工作需要连续工作12个小时,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而且无论多累,都要给顾客大大的笑容。这工作看起来很轻松,但如果一直干饿着肚子干,那就很不轻松了。而且我们的工资都达不到最低工资水平,我在餐厅工作了半年多。

美国女工伊丽莎的故事-激流网       在美国有大概1/7的人口要靠领取政府救济才能维持生存

做家政工

我现在会去做保姆。我在一个家政公司注册,家政公司在需要的时候安排我去工作。我现在一个星期可以有1到2次机会去家里帮别人照顾小孩。一次一般5小时,13美元一小时。我这几次去照顾孩子的家庭是一个律师家庭。雇主希望你对他们的孩子好,所以对你也会很好,都会给我提供饮食。这对我来说是一份很好的工作,但是,我得到工作的机会不容易,因为我的年纪太小,家长希望有经验、年纪大些的人照顾孩子。

靠政府救济度日

我现在每个月可以领取200美元的食品券。这项政府救济的确解决了我的大问题。但是,我需要提交很多材料来证明我有资格领取这个救济。需要上报我的收入、电话单、房租收据、水电费收据、我不和父母共同居住的证明,因为25岁以下的人如果想获得这份福利,必须证明自己不接受父母的经济资助。每个月都需要提交一次材料。这次我去提交材料的时候等了8个小时,因为带小孩的妈妈优先办理。领取这项福利的人中的很多是单亲妈妈。

我前段时间领取了几个月这个救济,后来我的收入可以维持我的生活了,就不需要这个救济了。这几个月我没有多少收入了,就又重新申请了。我当然没有健康保险。

美国女工伊丽莎的故事-激流网      图片来自网络


       个人的问题还是社会的问题?

吕途:能告诉我你一共欠款多少吗?

伊丽莎:我不想说我负债多少,我觉得自己很无能,我觉得非常羞耻。

吕途:你高中学习成绩那么好,可以获得大学奖学金,说明你很聪明。你真的觉得你欠债是你自己无能吗?

伊丽莎:也许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我无能,二是学费太贵吧。我大学的同学,除非是来自富裕家庭的,否则根本无法承担大学的费用,连中产阶级家庭都很难支付孩子的大学费用。

吕途:你说你认识的一些同学也陷入和你一样的债务中。那些同学也认为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吗?

伊丽莎:好像是的,大家都觉得是自己很无能。没有免费的午餐。

吕途:你刚辍学的时候是希望可以打工挣钱,然后继续上学,你现在存下了还债的钱吗?

伊丽莎:没有。挣够吃饭的钱都不容易。

吕途:记得你刚才说,你曾经觉得你一定会成为富人,你还这样想吗?

伊丽莎:我18岁的时候觉得我将来一定会是富人。现在认识到我那时候多么幼稚。其实,如果你现在问我,我想说,不是我会不会成为富人了,我不想成为富人了。


       美国和纽约工人和穷人状况一瞥

2013年12月,在整理伊丽莎的故事时,我又联系到了她。我给她打了电话。我问她的近况,她说跟2011年我们见面聊天的时候差不多,她是有时候可以挣钱养活自己,有的月份需要去申请政府救济。我这里想说的是,伊丽莎不是特例,而是很多美国工人写照。

超过七分之一的美国人口靠救济生活,据统计,2012年12月,全美领取食品券(Supplemental Nutrition Assistance
Program (SNAP))的人数达到4780万,占美国人口的15%。也就是说,至少每7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需要依靠政府的救济生存。而救济人口平均每个月得到的救济数额是133美元。因为美元和人民币的汇率,加上小费水平的差异,我用唐人街华人工友的收入和房租价格来给读者一个概念:在纽约唐人街的一个普通工人一天的收入大概是25美元;在唐人街租一套30平米的房子在2000年大概需要一个月1000美元,而现在需要2000美元。

六分之一的美国人口没有医疗保险:根据美国统计局的统计,2010年,全美有499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占人口的16.3%,比2009年更加恶化。2009年全美有49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占人口的16.1%。

纽约皇后区工人每周工作80小时但只得到40个小时工资。2011年7月15日,我去那里拜访了一个工人活动中心。一个拉丁美洲裔的工作人员向我介绍了他们的一些工作。他说他曾经在一个繁华的商业街组织工人争取权益。那是一个著名的街区,很多小商店和小餐厅坐落在那里,每个店铺只雇佣几个职工,所以大家很难去争取权益。普遍的情况是雇主强迫职工每周工作80个小时,但是只支付40个小时的工资。后来他开始从一家员工较多的名牌店入手组织工人和老板谈判。最后,在那家有100名员工的名牌店组织了工会,职工获得了合理的报酬,位于同一街区的其他店铺迫于社会压力也提高了工人待遇。大家也不要以为在美国组织工会那么自由,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就没有工会,而且会开除参与工会活动的员工。


      资本的逻辑-你上不起学是你自己无能

和伊丽莎聊天有很多震痛我的地方,而每一个震痛都凸显出资本逻辑的罪恶。首先震动我的地方是,伊丽莎很不理解我为什么会愿意关心一个普通美国人的状况,她说,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的状况,而我是一个中国人,这让她很诧异。在资本的逻辑之下,人与人只有因为利益关系才发生关系,而其他形式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让人不理解的。当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益关系的时候,是资本最容易剥削劳动的制度安排,因为如果人与人之间一旦建立了互助友爱的关系,那么资本的非人面目就将受到指责。

其次,在我们聊天之初,伊丽莎非常肯定是说,她现在的状况都是她自己无能导致的,所以她觉得难以启齿,觉得羞耻。后来,我问了她两个问题:一个是,其他同学是否也有和她类似的情况;再一个是,她高中毕业成绩优异,现在打工也是非常辛苦,为何认为自己无能。这是她年轻生命中第一次有人向她提出这样的问题让她反思。这又是一桩资本逻辑的罪恶,用所谓的自由市场经济让人们相信这个世界是人人平等的,所以如果有人陷入贫困那就只能责备自己。所谓的自由从来都是资本的自由,资本剥削的自由。资本可以在全世界寻找最廉价的劳动力,榨取最大的剩余价值,但是劳动力却很难争取自己最基本的待遇。这就是资本的自由,而非人的自由。但是,资本逻辑以欺骗的手段让我们因为相信了它的逻辑而责备自己的无能,这样就无力反抗了。

让我们平静地想想为什么伊丽莎从大学辍学?因为学费贵;为什么伊丽莎的父母交不起学费?因为他/她们自己办厂破产现在是普通工人,挣钱少;那么什么人才能供得起孩子上学?律师、医生、老板、官员们的孩子。当我和伊丽莎聊天的时候,介绍我和伊丽莎认识的那个志愿者(他爸爸是英国人,他妈妈的菲律宾人,他从美国大学毕业然后留在纽约,因为找不到工作,现在靠到处做临时工维持生活)评论道:“在这里,如果你来自一个贫困家庭,无产阶级家庭,那么你最大的可能性是继续贫困。”这就撕破了资本主义社会自由平等的谎言,自由是资本的自由,平等是富人与富人平等,而不是富人与穷人平等。穷人如果希望自己翻身,就不能迷信资本的逻辑,因为那套逻辑是为富人和少数人服务的。

[1]
“US food stamp use swells to a record 47.8 million”, World Socialist Website, http://www.wsws.org/en/articles/2013/03/29/food-m29.html,访问时间:2013年7月11日

[2]
“Health care in the United States”,第四段,Wikipedia (维基百科英文版)
http://en.wikipedia.org/wiki/Health_care_in_the_United_States,访问时间:2013年7月12日

(作者:吕途。来源:“我们的IR”微信公众号)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