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英国脱欧公投一样,在最终结果公布之前,没有人想到,特朗普真的会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可能也包括特朗普自己。而今天,他已经正式上任了。

他的就职演说与他之前的风格保持一致,措辞犀利而充满挑衅意味,引起西方主流媒体的一片惊呼。就在他盛大的就职典礼在华盛顿举行的同时,美国各地也开始出现了抗议他的行动。两天后,已经蔓延到了欧洲一些地方。有消息称,今天全球抗议他的超过200万人。

与之前一样,他在就职演说中强调了美国优先,强调了要实现美利坚民族伟大复兴,要重新振兴美国的制造业,把美国人的工作岗位夺回来。同时,他反复强调了华盛顿权势集团对全体美国人民的“屠杀”,强调了全球化是导致美国衰落的主要原因。就职后的第一天,白宫就宣布退出TPP,同时退出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自贸协定。

希望美国能有所改变,美国民众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这样的诉求。早在2008年,奥巴马在竞选时,就以变革作为口号。然而,他在当选总统之后,却渡过了碌碌无为的八年,并没有做出什么根本性的改变。他的执政理念一言以蔽之,就是三个字,不折腾。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奥巴马的主要精力都用于维稳,维护现有国际国内秩序。与就任之初的雄心万丈相比,他在任的八年可谓碌碌无为,至少是没有带给人们期待的变革。

而特朗普又在美国中下层民众的期待中粉墨登场了。与奥巴马上任时相比,特朗普的就职演说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可以说,他比奥巴马更加清楚地指出了美国目前面临的问题。然而,指出问题是一回事,解决问题是另一回事。对政治家来说,重要的不是意识到问题,而是解决问题。奥巴马没有做到的,特朗普能否做到?

特朗普的竞选策略可以概括为八个字,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与奥巴马和希拉里强调全世界精英阶层的普遍意识形态普世价值不同,特朗普从一开始就以现存秩序的挑战者的面目出现,强调精英对中下层民众的欺骗、愚弄和背叛。就职演说则更进一步,直接称之为对美国人民的屠杀。

那么,他用什么来改变?特朗普反复强调,他和美国人民正在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伟大运动。

运动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词汇,但在今天中国的历史和政治教科书上,都已被打入“太左”的另册而封存。从革命年代的各种社会运动,到建国后的历次政治运动,带给中国精英的记忆都是痛苦而深刻的。改革开放以来,也曾经出现过几次自上而下的发动的运动。

但区别是非常明显的。毛时代的政治运动主要都是为了运动精英,结果却都变成了精英运动群众,连反右都变成了官僚体系按指标完成任务的一项工作。最终则是毛泽东与整个精英集团的摊牌,文革。改革开放以来的几次运动,在1980年代曾经出现过一些带有政治性的运动,主要是针对当时的自由化倾向。而在1990年代以来,则鲜少出现,只出现过小范围的治安运动,目的只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整顿目标是精英还是普通群众,这是改革开放前后的运动的明显区别。

特朗普在竞选时强调了权势集团和精英集团对美国普通民众的背叛,就职演说直斥为屠杀,很显然已经意识到了精英与民众的分化,是对阶级斗争理论的一次简单粗暴的运用。但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效果甚佳。虽然他本人也是权势集团的一员,但他却让美国中下层民众相信,他能够为他们争取到更多的工作机会,能够代表和维护他们的利益。如果真要做到这一点,那么他所谓的运动必然要变成一场带有阶级斗争性质的政治运动。他真的能做到?

全球化和信息化带来的两极分化是普遍而深刻的,国家之间如此,国内不同地区之间如此,国内不同阶层之间同样如此。有些国家、有些人攫取财富的速度变得原来越快,而另一些人向社会下层滑落的速度同样也在加速。美国和欧洲只是比较早地经历了这一过程,而且已经开始尝到苦果。中国虽然到目前为止仍然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但国内的阶层固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拼爹已经成为必须接受的现实。

社会财富向少数人手中集中是通过全球化和信息化完成的,而且是以市场化、自由化的名义堂而皇之地进行的。为了打破这种格局,特朗普反对全球化,提出要进行贸易保护。然而,即使美国真的回到闭关锁国的时代,也不可能打破这一格局。因为,这是阶级斗争才能完成的任务,如果改良能够实现这一目标,能够打破财富向少数人加速集中的趋势,那么人类历史上就不需要阶级斗争和革命运动。

换言之,今天的美国需要的不只是退出TPP,提倡贸易保护之类的改良行动,而是一场阶级斗争。这是特朗普已经在选战中证明为切实有效的动员方式,但竞选口号是一回事,当政后的政治行动则是另一回事。竞选可以讲阶级斗争,当选后还能不能搞阶级斗争?至少特朗普目前看不出来这个潜质。

因为特朗普的政治动员除了强调阶级斗争,主要是唤醒了美国的民族主义和白人内心最深处真正的宗教情结,也就是种族主义。但这些只会导致更多的社会分裂和灾难。不少中国人也支持特朗普,因为他反对政治正确。但中国反对美国的政治正确,并不是因为美国的政治正确本身是错误的,而是反对他们将这些原则也用到中国来。但在美国国内,这些政治正确的形成,至少绝大部分,曾经被视为社会进步,代表着社会共识。正如中国绝对不能允许少数民族的任何形式独立,美国也绝不能鼓吹任何形式的种族冲突,这是最低限度的保持美国作为一个政治共同的底线原则。

(作者:岳峙)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