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失去了土地之后……-激流网

我坐在公交站台上等车,这时候她也怯怯地走过来了,在我的身边坐下。而我,只是瞟了她一眼,继续朝左前方张望。因为物流的师傅与我约定好了送货的时间,我怕公交晚点,让送货的师傅久等。可是,公交还没有来。

“姐姐,请问浦江路在哪里?你知道一家叫圣美科技的电子厂吗?”她突然问我。

这时候我才看清了她的脸——饱受热光照射的黑里透红的皮肤,怯怯但似乎很坚定的眼神。她的四肢很粗壮,一看就是一个劳动的好手。

“右边这条路就是浦江路啊,不过在修路,要绕道。这条路贯通全市,有几十公里的,我不知道你说的那家电子厂。怎么?找人?”我微笑着问她。

“不是,找工作。也不知道这家厂怎么样——”她似乎在问我,又像在对自己说。

“不知道,不过可以打听的,也可以上网查查。”我一边回答她,一边打开手机,请教度娘。

百度上有一些网友的留言,有说这家厂工资低的,有说车间气味很大的,有说干不下去辞职的……我把我搜索到的消息告诉了她,又把我亲戚在电子厂落下职业病的事情告诉了她。

她长叹一声:“中介还说我这个年龄不好找呢,我才31呀,中介还说这些厂都要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我问她:“中介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这些厂都要年轻人?”

她摇摇头。

“我告诉你吧,年轻人体质好,耐受污染的能力强;年纪大抵抗力弱,易得职业病,所以厂家都喜欢到职校去找年轻人,过一两年再换人,这种学徒工工资又低,又不要花钱给他们治病。”我对她说。

“可我听说电子厂的女孩怀孕很容易流产呢?厂家不是太缺德了。”她感叹道。

“是啊,资本家才不管工人是不是断子绝孙呢!这就是资本家的本性。就说你想去的这家厂吧,什么圣美科技,乍一听又圣又美,可是网上的批评很多;就像什么富士康的,你以为进去就又富有又健康了?都是靠压榨工人来为自己谋财的。”我越说越气愤。

她突然说:“那我不去了。哎……在家种地种得好好的,现在没地种了,小孩要读书,老人要看病,只好出来打工了。”

我颇纳闷:“怎么会没地种了?你哪里的?”

她满脸忧愤地说:“我安徽休宁的。我家本来有十几亩地,现在都被开发商征去了,一亩才补了一万三,这十几万够什么花的?不出来打工怎么办?”

“一万三?你们怎么愿意的?你知道开发商用这些地能赚多少?你们不应该妥协。”我对她说。

“不行啊,村主任和他们是一伙的。他们还带着流氓过来,谁不签字就打谁……”我看看她,眼睛红润了,我的眼睛也湿润了。

我说:“妹妹,你也别去什么电子厂了,你会做小吃吗?这个城市就吃的好卖,你搞个小推车,到打工仔多的地方卖吃的吧。不过,要注意城管。”

她说:“嗯,我再和我家里的人商量商量吧。我男人在这里做模具,我们租的是拆迁户的车库,那个地方打工的人蛮多的,要不我就摆地摊吧……”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到后来几乎是自言自语了。

这时候,公交来了,我和她道别。

上车后,我回望了她一眼,我想记住那张黝黑的还没有完全失去青春光泽的健康的面庞,也许有一天,我还会在这个城市的某个弄堂里或某家市场门口遇到她,她或者正偷偷摸摸地做点小生意,或者正被城管像对待盗贼一般地殴打。此外,她还能做什么呢?她已经没有土地了,失去了土地,她也就失去了安全,失去了尊严。

我的眼泪涌出来了——我知道,她只是将要“被城镇化”的中国数以亿计的农民中的一个。

文章来源:冷香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