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儿的信:“我希望你好好做一个女奴——像我一样。”-激流网        故事发生在德国,时间在冬天,但它并不是一个童话。

“我希望你好好做一个女奴--像我一样。”

四十五年前,曾经有一位母亲这样规劝自己的女儿。

就在不久之前,她还以为自己亲手养育的女儿为骄傲。女儿有着体面的工作,她本该养育自己的儿女,幸福的度过一生。可是现在,她的女儿加入了一个组织。在这个组织中,她不仅不能飞黄腾达,反而会与许多穷苦人为伍,甚至面临危险,尽管他们声称是为着某种崇高的原因。这让母亲感到不安。她想到,自己有义务尽母亲的职责,教育女儿回归正道。

她写信劝告自己的孩子,语气非常诚恳:

“在你的集体中,你比那些年轻人更先行一步。事实上,当他们还没有踏进学校大门时,你就已经开始投身政治斗争了。

诚如你已经知道那样,政治运动可能会突然爆发,继而又复归平静,而人们在血腥杀戮中什么也不会赢得。认识到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母亲告诉女儿,他们从事着无意义的事业,终当一无所获,甚至连人们的同情也得不到:

“事态的发展正如人们一开始就已经预见到的那样,当抵抗运动没有成功地实现工薪阶层的团结一致,革命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就会注定出现争吵和分歧,而失望也是不可避免的。

除了激烈的反感和仇视,你们很难从我们公众这里期待得到其他更多的东西。你也很清楚,你们注定要因此扮演群魔的角色。

除了少数几个同情者,还有谁能够从政治和道德进程推动者的角度理解你们的事业?当牺牲精神和视死如归的勇气变得不可理解和难以操作时,它们就会成为目标本身。”

几个星期以后,也就是四十五年前的十二月,母亲收到了女儿的回信。我们仅仅翻译了女儿的信,女儿却把母亲的话翻译成更简单的文字:

乌尔利克,你不是通缉令上的那个人,你是一个小奴隶--一名女奴。

你怎么能够,向你的压迫者开枪?

不要再被别人诱骗,被那些不想再做奴隶的人。

你不能保护他们。

我希望你好好做一个女奴隶--像我一样。我和你--我们已经看到,主人们怎样在奴隶的暴动开始以前,就把它打得粉碎。

许多奴隶丧了命,而我们活了下来。那些对主人们愤怒的人不明白,幸免于难是怎样的美好的感觉。享受它--此外没有什么能让我们享受。

革命太伟大了--我们对它显得过于渺小。

奴隶的灵魂是流沙,在上面无法建筑胜利。你觉醒了,你渴望自由,却从没人把它带回来。为何你不放弃--像其他人一样?

看看我!当主人们伤害我时,我也抵抗过--我哭了。

但你激怒了主人,他还会再打你。谁还会想哭,如果我们会因此受到更多的虐待?

你是个乖孩子,你从来没有攀爬过主人的栅栏。但其他人这样做过。他们放狗来袭击你。

啊,孩子,你已经看到了一些好东西。这是你所拥有的一切。

请你一定把它带给监督者。

你没有看到,主人们有多强大?所有努力服从他们。即使有些人反抗并取得了胜利,也会把胜利放在主人的脚下,为的是可以继续做奴隶。

奴隶们厌恶那些想要自由的人。他们不会帮助你,因此你终究会明白,你的反抗是无意义的。

你的勇气是无情的,那么在它面前我们怎么把持藏匿的怯懦?如果你宁愿死亡,也不做永久的奴隶,那你也没有权利使我们烦恼。

我知道,你希望所有人变得自由。但是我们会因此觉得更幸福吗?

那些在亚洲、非洲和南美洲的种植园里受鞭打、起来反抗监管人的农奴,愿上帝宽恕他们。

我们是家奴,没有权利赶走主人和手持皮鞭的监管人。把他们的房间收拾的井井有条,是我们的义务。

孩子,不要在犯罪了。忏悔吧。主人的惩罚是可怕的。这是上帝的意志。

做当权者的臣仆吧,让权力在你之上。

乌尔利克,放弃吧!

上帝诅咒,创造奴隶不过是他的消遣!

后记:这封信的作者,名叫乌尔利克.迈因霍夫。上世纪60年代,作为一名记者,她在杂志、报刊和广播中致力于宣传消除社会不公,反对帝国主义战争。但她发现,一个站在局外的知识分子不能带来分毫改变。乌尔利克最终放弃家庭和孩子,成为了德国赤军的一名战士--她心目中与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进行战斗的全球革命军的一部分。

本文摘自的两封信,是1971年乌尔利克的养母蕾娜特.里梅克写给她的公开信,以及她的回应。写出这封信的5年以后,乌尔利克在联邦德国的监狱中死去。葬礼上,她的同情者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人们说:“她的生命之所以沉重,是因为她为他人的贫困感到忧伤。”

四十年很快过去了,母亲依然是母亲,女儿依然是女儿,奴隶们仍旧是奴隶。那些不甘心为奴的女儿,母亲乞求般的叮咛仍然在她们耳旁回响:“平平安安就是福”“别惹祸”“不要多管闲事”“你什么都做不了”“那和你没关系”“好好工作就行”“我都为了你好”。这些话语究竟是什么意思,乌尔利克.迈因霍夫已经为我们翻译过了。“我希望你好好做一个女奴--像我一样。”

你是否愿意做个供主人消遣的小奴隶呢?这个世界的冬天,真的不是童话。

(作者:愚公。来源:愚公天下)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