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大选落下帷幕,一场吸引世界目光的“竞选秀”就此告一段落。围绕此次竞选情节变幻和是是非非,成为国人的热门谈资,除了少数严肃的政治观察者,大多数人更可能是把它作为一个欣赏节目看待。即便如此,一般人也能够从中体悟到美国政治生活的气息,哪怕是远在太平洋彼岸的中国,很多普通的中国人也热心关注着这一事件,由此可见美国政治所带来的广泛的社会参与性。

正如中国政治教科书中早已阐明的,美国总统不过是美国大资产阶级的代言人,无论谁当选总统,他们无一例外都会维护美国大资产阶级的利益。所以,对于这次的竞选,在看似竞争激烈、变化莫测的背后,人们完全没有必要被表象所蛊惑,而应以理性的思维,去除不切实际的臆想。美国历史上曾进行44届总统竞选,难道到了第45届就能改变美国政治的特性吗?

然而,通过总统竞选所充分体现的美国民主政治,又确实是把美国式民主淋漓尽致地展示给世界。早在19世纪初,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就写下经典之作《竞选州长》,对美式民主进行了无情嘲讽,今天美国式民主的这种状态并未来过时,尤其体现在这次的西拉里与特朗普之争,有人形象比作是一个“骗子”与一个“疯子”的竞争,那种几乎没有底线的互相攻歼,恰是美式民主最生动的风景。我们的观察家们当然可以借此把美式民主贬得体无完肤,揭露其虚伪的本质,似乎美式民主真的成了一个笑料或丑类,可事实并非如此。

无疑,美式民主只能是资产阶级民主,实质上是钱主政治,或者叫金钱游戏,只有资产阶级及资产阶级选定的代理人才有资格玩得起,对于普通人来讲,与其说是参与者,不如说是观赏者、旁观者。其实对于美式民主的体验,中国人在今天已并非新鲜,早就在农村实行农村基层组织的“两委选举”,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美国总统竞选的一个小翻版,如果说中国农村两委选举有许多虚伪、肮脏和暴力,美国总统选举亦是可以推想的。在当今农村出现的狠人、富人、恶人治村现象,不就一人一票的美式民主实践的结果吗?!当然中国的农村选举不能完全等同于真正的美式民主,美式民主能发展到今天,在美国仍显示出活力,甚至保持了美国政治生活的长期稳定,不能说美式民主没有起到作用。美式民主是资产阶级民主在现代发展的最高阶段,作为美国价值观的核心,在世界上的影响有目共睹,这样说并非就是推崇它,而是要实事求是地肯定它的历史地位。如果一个资产阶级国家,不以美式民主为标准,而以其它的借口,为推行极权专制服务,那它又有什么资格贬斥美式民主的腐朽落后?

从资产阶级民主的发展历程来看,它是对封建专制的超越,是人类民主进程的重要阶段。如上所述,资产阶级民主实质上不是真正的民主政治,而是钱主政治,但相对封建专制的权主政治,它又是社会的一大进步。资产阶级的钱主政治虽然有虚伪腐朽的一面,但它创造的民主形式,开创的民众参与方式,以及客观上营造的全社会追求民主的氛围,实质上必然导向人类追求真正民主的探索。这一点在我们今天全世界的目光都投向美国总统竞选就是很好的例证。与此相对应的是,在美国总统竞选决胜的当日,笔者所在的城市恰在进行换届选举,笔者被莫名其妙地要求在一张早已填好名单的选票人打勾,甚至还没有看清自己打勾的人姓甚名谁,笔者的民主权力就履行完毕。后来看到街上有不少花花绿绿的投票箱,一些人在往箱里投票,旁边的人在不停拍照,估计这些选民和笔者一样,只是胡乱打几个勾而已,应付差事。与美国总统竞选的轰轰烈烈,精彩纷呈,中国的换届选举是那么平和温顺、宁静悠闲,恰是一种鲜明的对比。

我们反对钱主政治的美式民主,不是为了维护推行权主政治的极权专制,而是为了实行真正的民主——人民民主,如果连美式民主的民主程度都没有达到,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嘲讽!与其嘲讽别人,不如反思自己。

文章来源:滠水农夫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