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相对于听相声,大家更爱看热闹。我瞎扯两句。
      这个事件引起全民大讨论,什么人品、恩怨、八卦、陈年隐私,其实只是大分裂一些细枝末节。一是这些是非的真假外人也说不清,二是这些料并不是斗争的核心。

究其核心,这次师徒撕破脸的本质就是利益分配不均,导致的大分裂。

马克思主义一再强调一个客观规律: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当二者发生矛盾,必然产生撕裂。
      根据马克思主义定义,生产关系是人和人之间在生产活动中的相互关系。其中包括经济主体内部人们同生产资料的关系、劳动过程中人们之间职能分配关系,和生产过程结束时人们收入分配的关系。说白了就是产权、分工、和分配。
       而具体到德云社,曹、何等人都是当时的台柱子,属于其团体内的先进生产力。但是在生产后的分配上,他们觉得分少了,于是便起了纷争。
      何云伟李菁不满,本质上无他,就是在钱的分配上和上峰产生矛盾。当时已经是台柱子的何李,每月就拿个几千块工资,这收入分配和其所产生的价值不符,产生矛盾。
      曹云金的不满,是在签长期合同时,感到合约太长,违约金太高,觉得吃亏,觉得限制了发展。
      当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发生了矛盾,以传统革命理论的解决办法是彻底砸锅,一拍两瞪眼,干,斗争。但老马说的都是在极端情况下的大斗争。

但是在现代商业社会有更多的解决办法,一种是谈判加薪,提出加强分成。二种是提出解约,主动跳槽。当初曹何也是选择了现代生产关系的调整模式:不干了,走之,独立门户。
      这种由于生产力变动,对于生产关系的调整,是一种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现象,其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算在是在《教父》的黑手党体系中,当老教父手下两大将泰西欧、克莱门扎羽翼丰满时,老教父承诺他们两个可以自立门户,并继承柯里昂家族在纽约的黑色产业,成为盟友关系。

所以,德云社的跳槽事件完全可以做到和平解散:既然能人留不住,那就做人留一线,有空一起吃吃茶泡饭,成为一个战略同盟不也挺好。

但事情就是没这样发展,起了变化。

二、

这次互嗑大战,导火索就是德云社颁布了新家谱,而且在里面说了曹、何等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
     “欺天灭祖,悖逆人伦”好像一个远古幽灵,仿佛是应该出现在金庸、古龙这种武侠小说中的词儿,形容啥丁春秋、成昆、伏地魔、黑武士之类的人物。这种硬词儿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蹦到了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搞的我们观众都有点小怕怕,以为相声界出了不世出的大煞星。

但仔细一想想,这个“欺天灭祖,悖逆人伦”,其实不就是解约、跳槽么。这样的跳槽行为,怎么就上升到了如此严重道德层面了呢?
      究其原因,德云班主一直用另外一种生产关系的视角来看待他们的离去。德云班主所坚持的生产关系,总结起来为两个核心:师徒制、班社制。按照这种评价体系,他们的跳槽就是欺师灭祖级的背叛。
     其实这种班社制度早不新鲜,中国旧社会、欧洲中世纪就有类似的学徒、行会制度。
      按照马克思主义定义:行会制度是师傅权益的维护工具, 行会师傅垄断行业准入权,把持了劳动权,学徒得完全听从师傅家长制的规范,谁要是违反了行规,就得受到师傅的惩罚。所以学徒并不是独立劳动者,而是其师傅的依附物。简而言之,马克思认为行会是一种落后的生产方式,阻碍再生产和资本增值。
      这种生产关系靠着一套道德包裹下的江湖规矩和门派谱系传承作为其组织制度的法理依据,其制度有其不明确性和不稳定性。

比如江湖规矩的道义性是建立在诸如仁、孝、忠、义等道德观上的。这种道德规矩的确听起来带着感人的光辉。没错,有谁不为《赵氏孤儿》、《忠臣藏》的故事感动得热泪盈眶呢?
      但是冷静下来,大家发现这些个道义讲是人性最光辉的集合,里面讲了一万种无私奉献的光荣和必要性。就是没讲讲事成之后,这个钱怎么分配呢?
      人性不是无私的,人性是有私的,充满了灰色的、潮湿的、疙疙瘩瘩的部分。不是仁、孝、忠、义这种概念不好,很好,但是不能把这种理念当成一个盈利团体的组织规范。这种人身依附型的师徒关系,就是个不健全的雇佣关系,里面权利、义务、回报都是一团模糊。
      这种产权、分工、分配都不清晰的生产关系,缺乏效率,难以维系。难免会让组织内的强者觉得分配不公,不断造反撕逼,弱者滥竽充数。所以把家谱和行规写成一万页,也不如一纸劳动保护法、一页合同的约束力和清晰度。契约和法律取代行规,这是常识,也是必然。
      而且,马克思主义认为,道德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它是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和规范。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道德观念,没有任何一种道德是永恒不变的。
      所以早在1951年,周总理在《关于戏曲改革工作的指示》中就明确提出了:
旧戏班社中的某些不合理制度,如旧徒弟制、养女制、"经励科"制度等,严重地侵害人权与艺人福利,应有步骤地加以改革。

我咋觉得德云社这事是先进生产力和落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呢?-激流网

所以,这种共和国初年就开始被废除的说法,突然冒将出来,难怪人民群众感到有点怪异,隐约有点用前朝的剑斩本朝的人的感觉。

三、

对于相声这个专业,郭师傅是个天才,这点事实已经证明。

当年相声行业都快不行了,体制内的昏昏沉沉,体制外的挣不着钱,眼瞅着这行快闭眼了。值此之际,郭德纲横空出世,红遍中国,把相声商演做到了极致。对此,没人说郭德纲不代表相声界的先进生产力。

但郭生在产业做大了之后,就是建立不了一个与之相适应的先进生产方式,反而回归了旧式的班社制度。

圈定领地,把持名分谱系,建立一个铁桶一般的班社制度,在民国时代玩这套还是靠谱的。正如在解放前,江湖上把没有门户、没拜过师的艺人称作“海青腿儿”、“没爹的孩子”,海青腿儿技艺再高,也无法在天桥落地卖艺,因为经营资质全部被垄断了。

但是现在是一个自由市场、自由竞争的草莽时代,遍地全是“海青腿儿”,自己能不能站到生态位的上风,全靠自己有没有本事,全靠观众喜不喜欢,没人还绑着师承闯天下。

对此现象,先锋艺术家陈小二早就做过精辟评论:“你管得着我,你还管得着观众爱看谁吗?”。

我咋觉得德云社这事是先进生产力和落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呢?-激流网

而且有趣的是,陈佩斯也开设了喜剧培训班,完全采取现代教育方式:学生交学费,老师教课程。权利义务清清楚楚,既培养了人才,又赚了钱。对于他和学员的关系,陈小二是这么说的:
“我这个不作为师傅,我是老师,就跟现代教育是一样的概念,你也甭给我磕头,将来我也不靠你养,我也不需要你养。将来您要是翅膀硬了,您看哪儿合适您高就”。
      此外,日本的漫才,是很类似中国相声的一种表演形式,也是一门历史悠久的行当。但是漫才可是没有师承和门派的。日本有专门搞笑艺人养成学校,相当于成人教育,想吃漫才饭的人去这里交学费进修,这里的老师对其进行专业化的现代教育。毕业后学员自己去娱乐圈里闯荡,完全靠市场检验,凭自己的人气和能力吃饭。所以今日的日本漫才界是一个高竞争、高回报的行业,批量产生漫才师。

我咋觉得德云社这事是先进生产力和落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呢?-激流网

所以马克思主义一再强调:“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 “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这句话不是白说的,但凡有点志向,掌握资源的人,都应该贴书房客厅里,天天看,日日读。
      因为没有格局,什么都白费。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