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硕士毕业。毕业季的教二草坪阳光灿烂,你穿着绣着校徽的蓝色硕士服跟六年认识的各种人合影,恍惚间有天之骄子的感觉,“国民表率,社会栋梁”啊,诗和远方在向你招手。

办理退宿之际,你在校外找的出租屋的房东突然说不租了,接下来几天难道住大街?情急之下你奔向一楼宿管室,卖个萌看看能不能多住一会儿。

大爷面无表情地看着你:“今天就退今天就搬,我管不了这个。”

大概想着以后再不用深夜晚归看大爷的斜眼了,你的底气蹭蹭往上涨。

“凭什么宿舍空着不让人住?”

“你都毕了业了。”大爷翻着《青年人大》。

“起码是校友吧!”

大爷抬起头,微微一笑:“那你去找校友会啊。”

一名典型985毕业生的政治经济学-激流网好,人大压根不管你了。什么母校坚强的后盾一生人大人顿时变成鸡汤。硕士服租完要还宿舍住完要退,“国民表率,社会栋梁”那说的是知名校友,挤在地下室的文艺青年喝醉了才在歌里唱诗和远方。在学校混了六年,你其实已经隐隐知道,毕业之后,现实大概只有加班和房租一直在终点等你笑里有雨滴。

不过,作为没有在期末和保研时期想不开跳楼的一名大学幸存者,你还是很积极乐观的。好歹出身名校,学的是经济,一身才干和抱负总能施展。早上6点半挤地铁的时候你常常对自己说:若干年后,一定能凭着自己的努力迎娶白富美出任CEO拿到北京户口坐拥帝都三环内120平米学区房每年给贫困山区捐款送温暖……嗯,知乎上都是这样的故事。

地铁挤了三年以后,你明白了,年轻人不要老是刷知乎。

毕业几年后,你辗转进入了百度公司财务部,每月收入税前1万6,加上各种福利补贴,年收入算下来19万6。在别人看来,你的这份工作光鲜亮丽,但对你而言,生活的调戏才刚刚开始。

你得买房。七大姑八大姨隔三差五打电话问终身大事,这年头没有房比没有女朋友更可怕。梦想中的三环是住不起了,在五环外幸运地找到80平米三室一厅,5万/平,总价400万,首付三成,120万。

120万从哪里来?你不是富二代也没有中彩票更没有傍大款,所以开始攒吧。每月攒下1万,每年12万,十年120万。如果房价十年后不变,你就可以付首付了。剩下的280万,公积金贷个100万,商业贷款再贷个180万,20年还清,利息算下来也将近200万,平均每个月还款近2万。然鹅工资……管他呢,先买下首付再说。

作为身高超过一米七性取向正常在帝都有房的事业男性,你如愿相亲结婚。于是,在你接下来的生活里,不考虑通货膨胀因素,你至少会有这些开支:

20万结婚

40万养小孩

36万赡养老人(双方父母每人每月250三十年)

105万吃饭(夫妻每人每天35四十年)

24万穿(每人每月150四十年)

5万话费(每人每月50四十年)

10万交通费(每人每月100)

48万水电煤网等杂项(每月1000四十年)

48万医疗保健(每人每月500四十年)

按照如上保守估计,总共336万。加上房贷580万,你的大项支出是916万。

尴尬的问题来了,你没有赚够那么多钱啊。40年里,你的工资(同样排除通胀)是19.6万*40=784万,那么你一生将面临重大的资金缺口——916万-784万=132万!你的孩子毕业以后买房也需要来自老爸的无息贷款,如果贷款80万,那么你的缺口是212万。

所以你去借钱吗?炒股吗?卖肾吗?

啊不,这时候你庆幸自己娶了一个事业型太太,她的月薪高于0.442万,40年的收入成功填补了这些资金缺口,避免了你和你的家庭没有饭吃砸锅卖铁的悲剧。

不过,所有这些收支的前提在于,你没有在股市狂跌的时候被套牢,房价没有继续上涨,没有经济危机带来的失业,也没有其他飞来横祸的韩剧情节在你身上发生……更重要的是,父母没有把你生残,还是有个白领姑娘爱上你。

这就是发生在你——一个典型985毕业生身上的政治经济学故事。

啊?非你校经济系的毕业生要问了:这和政治经济学有毛关系?

然而身为政经最后一块高校阵地的毕业生,你是知道的。

终于,在感觉身体被掏空的一次深夜加班后,面对着资产负债表欲哭无泪的你,恍然回想起了本科学到的这门课程,马克思睿智温暖的微笑在你脑海中浮现,仿佛SSR式神空降,你开始用它分析自己毕业后作为雇用劳动力的人生。

作为一个不掌握生产资料的劳动者,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换取与劳动力价值相当的工资。月入过万,看上去还不错。但是,讲道理,百度每年的净利润超过100亿,雇佣约4万人,你凭借当年拿过数A 满绩4.0的出色数学技能算出:刨去工资,每位雇员平均每年为百度创造并被拿走的利润超过了26万。工作40年,被资本家拿走1050万。嗬,够买几套房了。

这还没算上你那位事业型太太被拿走的那份。

环顾你这80坪的小屋,真正用于建筑和维护的成本不超过50万,然而却花费了你400万的房价+20万的装修+30万的房租(别忘了在你攒下120万的首付之前你得租10年的房子)。那些俗称“地主”的人,仅仅是因为有地,就从你手中轻易地抠走了400万。

还有130万,以利息的形式交到了那些政经老师称为“生息资本家”马克思称为“剪息票的人”的手里。

纳税122万(个税每月1370四十年计65万+40年大项支出336万增值税计57万),其中约70%用于教育等社会建设,30%用于一般行政消耗。当然,你也懂,这70%里也难免掺着水分。那就加上20%的“特殊”行政消耗吧,这50%,61万,又不明不白地没了。

40年里交了63万的交通电信水电煤网费用,扣除17%的增值税,再将50%记为这些国企的垄断性利润,嗯,这里又是31.5万。

算到这里,你已经觉得满满的恶意正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但是你还是坚强地捂住胸口,进行了一次残忍的加总:

工作40年,你创造的价值达1834万;

资本家拿走1050万,余784万;

地主拿走400万,余384万;

生息资本拿走130万,余254万;

官僚拿走61万,余193万;

国企垄断租金拿走31.5万,余161.5万。

一名典型985毕业生的政治经济学-激流网这样说来,你的再生产费用,也就是你和家人吃喝拉撒睡以及唱个K搞个人发展,用来维持你继续劳动的费用,一共161.5万。如果不计官僚税耗——市长人大代表啥的盖个戳买个笔记本开辆公车去趟东莞花的费用,也不计国企租金,算下来就是254万。

劳动回报率是个关键指标,它会说明你看了那么多财务报表,带来的收益究竟和你到手的工资之间什么比例。

手边的计算器无情地显示,你的劳动回报率区间是:【8.8%,13.8%】。8.8%没有排除官僚税耗和过期租金,13.8%是排除之后的。

这个意思就是说……你经手十张财务报表差不多只有一张是算在了工资里的。

EXM??

说好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呢?【8.8%,13.8%】的主体?电脑的电源提示灯一闪一闪。你心痛得无法呼吸。

你顿时觉得什么985的名校光环从小到大别人眼里的学霸光辉晋升上层阶级的光荣幻想都虚伪地破灭了。只要你被资本所雇佣,只要处在市场经济的生产关系之下,你就不得不接受一项基本事实:你的一生的劳动价值绝大部分都被他人占有。被掏空的身体告诉你,你的一生和绝大多数劳动者一样,是饱受剥削的一生。

一名典型985毕业生的政治经济学-激流网在资本逻辑之下,你,一个985毕业生,和那些流水线上的工人哪有什么本质区别。只不过偶尔还会喝醉酒唱唱诗和远方,买张票去电影院看一场《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国庆陪太太在香港mountain people mountain sea里争着剁手。

名校的光环确实撑不起你的心,尽管那不过是一颗只想过好这一生的勤恳而疲惫的心。富人越来越富与穷人越来越穷的道理其实早就学会了,但当时的你坚信自己将成为那部分少数,于是你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然而,更为悲催的是,当整个社会的资源和财富越来越走向金字塔顶端,有限的社会需求终于不得不面对劳动者创造的严重过剩,生产关系的固有矛盾随时可能导向危机的爆发。危机到来之时,中产永远是最先崩溃的群体。对于金字塔顶尖的人来说,经济危机不过是以低成本吞并中小资本的绝好机遇,然而除了面临失业风险,投资于证券和房地产的中产只能在金融泡沫中血本无归。那时候,你随时可能成为无产阶级中的一员。

你从此可以谈人生了,因为那天深夜你对着没有看完的财务报表开始痛哭。

不过马克思从来不是想叫你哭的。

无论是雾霾还是蓝天,如果你所拥有的仅仅只是对现实的顺从的话,除了伤害自己和最亲近的人,其实什么都做不到。

早安北京,

让我重新审视你,

谁叫我一无所有。

(本文作者:二四。来源:思行学社公众号)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