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总统大选由来已久,但电视辩论只有短短的五十多年历史,其中还中断了十几年。

顾名思义,这要取决于电视的普及率。1936年电视机开始出现,1960年,美国举行了第一场总统侯选人电视辨论,尼克松VS肯尼迪。

促成全国直播的原因有四:

1,电视台的经济收入(举国关注的节目,就意味着金钱落袋)

2,侯选人展现个人魅力的机会

3,增加民众了解侯选人施政内容的渠道和空间。

4,拉拢选民,吸引选票的好机会。

这在当时,是一种不错的增强曝光率方式,因为相对罗斯福,艾森豪威尔这样大名鼎鼎的人物,民众对新的侯选人并不熟知,特别是肯尼迪这样的人。

但1960年之后,电视辩论被叫停,原因是违法。早在1934年美国就有了《通信法案》,根据此法案,包括小党派之内的所有侯选人都应当出现在辨论场,不允许只有一两名侯选人有占用广播资源的特权。

而事实上,美国政坛,电视台都明白,那些只是民主的点缀,跑龙套的角色,他们的出现会破坏整个辩论焦点,损害电视台利益。

就像巴塞罗那VS皇家马德里大战一样,太多的乙级队,甲级队贯穿在赛场中,显然不利于收视率。

但体育是体育,而政治则要讲究公平,在金钱和法律的冲突下,1970年美国国会议员干脆投票要推翻《通信法案》中的公平对待原则(议员选举也属其覆盖范围 ),被可恶的尼克松否决。

直到1975年,联邦通信委员会才绕过《通信法案》,辨论将由电视网之外的组织赞助,他们要让谁来就让谁来。这样,民主党,共和党都表示接受,因为这也是他们所期盼的结果,其它小党一边凉快去。

从1976开始,电视辩论又重新恢复,但越来越找不回尼克松VS肯尼迪时代的那种真正意义上的辩论气氛(高知识阶层的关注)。

最终演变成了总统选举过程中一次最后的疯狂冲刺。互相攻击成了侯选人不得不使用的最重要手段,揭穿和反揭穿,骗子与大骗子,贯穿了后来的辩论。

辩论无所谓谁能压倒谁,大家上台前,都有团队写好稿子。但一个多小时的高强度脑力活动,就看谁出的差错少一点,不犯错就意味着胜利。

1976,福特VS卡特,结果福特犯了一个著名的错误,他说东欧国家并不受苏联控制。无论实情如何,福特显然犯下了政治错误,这与美国媒体天天宣传的口径完全不符。

卡特死死抓住了他的错误,加上媒体的爆炒。福特真正的施政纲领已无人关注,选民在媒体影响下,认定他是一个不具备常识的政客,票转移到了卡特这边。

2000年之前,还有第三党侯选人一名,来插插花,发发声。到了小布什VS戈尔时,美国干脆明确,只有民调过15%的独立侯选人或第三党才有资格上台,这个高门槛,使得其它人几乎连点缀的机会也不再拥有。

之后,电视辩论成了四年一度的媒体狂欢节,甚至有三分之一左右的选民,是以此作为投票依据。

就算如此,电视辨论之后,真的能决定总统大位当选人吗?未必。

2004年,小布什么VS克里。克里在电视上,无论形像还是谈吐,还是施政纲领的阐述都胜过小布什,辩论后民调显示,有54%的选民支持克里,但最终还是落败。

到川普和希拉里之时,辩论会已沦为秀场,民众不再像六七年代那样,是因为关心政治而关心辨论,而是一种对肥皂剧的关注心态。

以这次辨论为例,谁也没有输,只是川普哑火了,他似乎接受了福特的教训,少说为妙,尽管扯一些不会犯错口水战。

双方都是骗子,这个月能吃掉上个月的观点,失忆和健忘成了川普和希拉里的精神特点,这样的人如何去领导一个大国?

第一场辩论会,放在了纽约,场地是长岛霍夫斯特拉大学。辩论共90分钟(皇巴对巴萨也是90分钟),分6小节,每节15分钟。话题分别是:“方向”、“繁荣”和“安全”。 每项话题分为两小节。

在如何实现美国繁荣话题中,希拉里表明要建立一个不能只为富人服务的经济体制,听起来像名共产党员。

川普则又扯上中国,称中国把美国当成了“小猪存钱罐”,通过操纵汇率而让美国蒙受损失。为了不犯错,川普只能重复美国媒体重复过一千次的中国话题

“邮件门”希拉里与川普的争议在于是否故意,川普更不敢去触及围绕此事莫名其妙死去的相关人士。

在“美国方向”“美国安全”话题上,川普也不敢再开炮,而是照本宣科。如果第一场辩论结果(民调),川普能接受,那么第二场他肯定还会如此进行,他要等希拉里犯错,反过来也是一样。

胜者永远是财团,这次美国电视网又赚得盆满钵满,跟以往不同的是,网络媒体的重要性正在加强。

政治与媒体这对孪生兄弟捆得越来越紧,市场化痕迹越来越明显,这已经扭曲了政治本身的涵意。

同时,这种美国文化所特有的价值观,正在推向全世界,欺骗成了“民主”的内涵本质,最终受损的是美国民众。能说会道,秀场天王奥巴马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电视辩论”已经固化成为了一种政治仪式,脱离了本身的出发点,成为了一种民主标签,但很多国家和地区忘记了,它们不是美国。

当人们为侯选人的口才和魅力痴迷时,他们都忘了一个人---希特勒。

无论川普还是希拉里,都有可能开创一个新法西斯时代,因为他们一直在强调“美国至上”。

10月9日,我们可以继续期待,看美国宣传机器如何操纵整个世界的思维。

本文来源:后沙月光论古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