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7日,海南海药豪掷3.4个亿,从武汉钢铁集团手中买下了鄂钢医院,在医学界引发广泛热议。以海南海药为代表的医药企业,在医疗界再次“攻下”了一座“城池”。鄂钢医院的卖出,意味着鄂州又一家医院被并购。

据《医学界》了解,此前,鄂州市第二医院曾以5000万元被整体转让,卖给了浙江私人老板(浙江尼尔迈特集团)。今年8月份,鄂州二院再次被卖,以3.6亿元的价格被济民制药收购。时至今日,鄂钢医院再次易主,这座位于湖北省东部的江南名城,已经连续卖掉了两家医院。

还会有更多医院被卖

细心的人会发现,鄂州被卖出的这两家医院,买主都是药企。据《医学界》观察,在医院并购这事儿上,从来不乏药企的身影。

作为“卖光医院”典型的宿迁市,十年前拍卖医院时,最大的市人民医院就是被南京鼓楼医院和金陵药业以股份制的方式进行了“改造”。那么,问题来了,为为啥药企这么热衷于收购医院呢?

“新医改以来,国家三令五申,打压药价,药品零差率、破除以药养医等政策的‘轮番轰炸’下,药企的日子没以前好过了。”一位三甲医院的管理者向《医学界》透露,在破除以药养医体制和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的政策大背景下,药企、医疗器械、实业以及金融业从业者纷纷收购医院,抢先布局下游产业链。

未来四成公立医院将被卖出

在大量收购民营医院的同时,资本的触角也伸向了公立医院。早在2013年,康美药业就与吉林省梅河口市当地政府限定协议,收购了梅河口市妇幼保健院、友谊医院和中医院。这是首次有药企整体收编当地公立医院。

虽上述收购案例跟宿迁医改卖光公立医院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但也体现了公立医院未来的一个变化趋势。目前我国公立医院占医院总数的近半数,占床位总数的90%左右。由于公立医院在整个健康产业链中的地位,势必成为社会资本关注的焦点。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分析,目前地方医院中的三级医院属于优良资产,卖出的可能性较小,但由于地方政府欠了一屁股债,没钱支持二级及以下医院发展了,一旦断奶,二级医院的卖出也只是时间问题。朱恒鹏预测,未来40%的公立医院将会被收购。对此,小编是充满期待!

医院和医生怎么看?

虽然目前对公立医院、企业医院乃至民营医院的并购,看似如火如荼,但也遭到了多方抵制,尤其是公立医院的收购,牵涉到多方利益,往往遭到全体医务人员的抵制,也引发了一系列的反对事件……

今年7月份,湖南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就发生了一起医护人员因反对“改制”而发生的集体活动。医院医务人员因反对医院引入民营资本,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采取罢工游行的方式反对医院私有化改制。

无独有偶,去年年底,杭州市萧山区第四人民医院与台湾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合作办医,有传言说会将萧山四院变更为营利性医院,从而导致萧山四院部分医护人员罢工,虽然后来地方政府否认了医院改制的说法,但依然产生了严重的社会影响。

对公立医院进行改制,遭到医院职工反对的并非孤例。此前,华润医疗整合高州医院眼看车成马九,最终失败,方正集团、平安集团以及更早的华源集团收购整合非营利性医院也均碰壁没了结果。由此可见,没有医务人员的同意,这事不好办呀!

本文来源:“医学界”微信号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