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申先生,你看到票圈和空间了吗?大家又在蹭“高考”的热点。这根曾经的我视为能将一贫如洗的家庭拉入美好小康生活的救命绳索,尽管我们的手掌磨得血肉模糊,但我们都在拼命抓紧它。而今,我再次凝视深渊,对这根绳由心底生出厌恶——顺着绳子,踩着他人的头颅登上悬崖,把自己挂在别人划下的线之上,or you will fall

高考的梗玩够了吗?我要吐了-激流网高考的梗玩够了吗?我要吐了

我记得你的目标很坚定,你喜欢生物,喜欢做研究,喜欢一个人闷着头做实验,于是你不善言辞,不懂得与人交往,开心的时候总是藏不住想要上扬的嘴角,气急败坏时就躲着一个人偷偷落泪。你知道我向来如爱天爱地般风流,没有固定的兴趣爱好,却善于与人谈心,我多希望看见人与人之间能够构建起真诚的关系网络,所以我告诉你,我定要为官,呵护一方百姓,乃至改变中国。

相同的是,我们都有着农民出身的家庭背景,有着入不敷出的生活压力,我们也从未想到这一点竟会如此致命。

我们在高中学校的操场上夜跑,你跟我说理综上遇到的问题,我跟你讲我在文科数学上难解的困惑,当初还不知为何能聊到一起,原来,是同样的理想信念、同样的沉思和迷惘让我们相互支持着。我们假期在空教室里自习,一边嘲笑对方选择题的命中率低,一边畅想着毕业后我们能拥有的快意生活——我们考上理想的大学,读着理想的专业,我们拥有足够的时间供自己选择和安排,可以去敞亮的图书馆借自己喜欢的书,为自己的前途发展、为整个社会的发展,我们每一天都在努力奋斗着。学习压力有多大,这份想象就有多美好。

我们的眼界太狭隘了,他们如是说。

“你们在高中小小的天地里努力,看到的只不过是学校围墙上四四方方的天空,五颜六色的课本才不是彩虹。你得与时俱进呀,关注社会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做各种各样的实践活动,读名人名著,游山川古迹……你得把自己培养成一个立体的人,而不是一台做题的机器。语文、数学、英语,这些具体科目都不重要,重要的在于素养和思维。”

他们不曾想过,我们没有机会跳出狭隘。我父母已经记不起我的家乡有多少年没有出过大学生了,大学生稀缺的年代难道不是刚恢复高考那段时间吗?不是说现在的就业压力大,成片的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吗?唉,我果然眼光狭隘,只会死读书。

高考的梗玩够了吗?我要吐了-激流网高考的梗玩够了吗?我要吐了

高考一役,我拿下了全校文科第一名,来到了人大;你考砸了,简单的题目错得离谱,但通过地方性保护政策,你还是上了省里的重点大学。你执拗着选了家人拦阻你选的冷门生物专业,我顺从了时代的潮流选择了经济学(尽管我对数学恨之入骨)。于是现实的问题接踵而至,专业与就业,就业与工资,工资与车、房……高考完的我们像从真空中脱离,一切都疯狂地向我们涌来。

“我申请的助学金被家里有关系、有钱的同学抢走了名额。”

“学生会好官僚啊,里面的人一个个打着小算盘,为利益而生,但是我想挑战一下自己,想看看自己做组织工作的能力怎么样。”

“爸妈说要我辅修金融或经济,毕业了好通过关系把我弄进银行里。”

“过年去串亲戚了,我思考了很多很现实的问题,我的哥哥在银行里工作,现在有房有车了。而我学的专业,我想从事的研究工作,无法给我的家人带来什么。长辈们指责我不会说话,觉得我不够灵活应变,他们给我推荐了一些官场内部权力斗争的书,让我从里面多学学。”

“我要准备入党了,亲戚说以后对找工作可能会有帮助的。”

“我想要给爸妈在老家建房子养老,也想拥有稳定的婚姻,这些就这么难追求吗?”

高考的梗玩够了吗?我要吐了-激流网高考的梗玩够了吗?我要吐了

你的话一句一句地刺在我心里,我面临的情况,又能比你好上多少呢?我抵触那些利己的、功利的思想,在学生组织里奉献与投入,在学校学院班级组织的活动中积极参与,而反馈给我的,是冰冷的事情和冰冷的人际关系。写(改)文案、拍(挑)照片、做(审)推送、剪辑上传视频,多少个深夜我在做着这些工作,而大家都觉得做这么多是我的应该,我越是积极,越是身心疲累。部长大人美言曰:“这是器重你,想要提拔你。”自私自利的毒蔓在众多角落里生长,亚当·斯密一句“每个人去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就能实现整个市场的利益最大化”让大家奉为圭臬。

于是我开始反思:高考到底带给了我们什么呢?

高考的梗玩够了吗?我要吐了-激流网高考的梗玩够了吗?我要吐了

按照高中老师的逻辑,好大学是走向人生巅峰的第一步,下一步是好工作,再下一步是高工资,再下一步是车房皆备,然后迎娶白富美……但是这个逻辑在现在的中国社会显然是不成立的,我看到我的大学同学大部分来自大城市,拥有着良好的家庭和教育背景,天文地理侃侃而谈。甚至于我无法分清文科生和理科生的界限,因为有那么多人两方面都擅长。他们约会、聚会、出国、参与培训,随随便便就能掏出一把钱,而我在盘算着少得可怜的助学金。良好的家庭背景意味着良好的教育环境、优秀的教育资源,就算二代是个孬货,父母辈的钱权也能护他周全,子子孙孙、孙孙子子,我第一次感受到了阶层固化。

高考跟股票一样,是富人的游戏,穷人想赢,全凭运气。你大可像人民日报一样举出许多底层向上流动的例子来,你敢去看一看数据吗?你敢深挖这些底层流动成功背后的原因吗?我们是因为不够努力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吗?那为什么有的人生来就坐拥社会资源,像人大附中一样喊出“高考不努力,大学读隔壁”的口号?

在大学里,我们根本无法去跟那些人竞争,更多的时候他们唾手可得的,我们费尽全力也够不到。他们家里有房、有车、爸妈有稳定的单位,而我们正为这些发愁呢。他们又会说了,“困难就意味着你要放弃吗?你都不去试一试,凭什么否定你们没有机会?”我承认,作为一个成功考上人大经济学院的人,我也许是有一定的资本来拼命钻营的,至少我在高考中运气很好,胜出了数目如此之众的同龄人。但是,我们那个出不了大学生的小村落呢?比我家境还差的农村人呢?我的脚下正踩着他们的头颅,我的手中正握着用他们的血肉编织的绳索。钻营,利己,阿谀奉承,是我让我的家庭从困顿中解脱的好方法,好到让我可以踩着别的家庭钻出水面,继续牺牲其他家庭作为落脚石。我看了看隔壁邻居家读小学的孩子,在这个选项上狠狠打上叉号。

申先生,你说你后悔没能跟我一起来北京,痛哭的时候连个倾诉的人都找不到,你说我们两个注定会走上不同的道路,你说你已经忍受不了生活的压力了。在工厂负债累累的父母、为家庭努力拼搏的姐姐、过上小康生活而给你不断施压的亲戚、冷漠自私功利的同学、看不到希望的未来……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痛,它也是我的痛,也是千千万万工农家庭的痛,我们都在哭着,所以我们也应该像高中时面对高考那样,在痛苦中相互支持,握紧拳头给这不公的制度以全力一击。一个人会粉身碎骨,但千千万万人的力量凝聚起来就是无敌的铁拳。

Hey~申先生,这一次,我们可不能犯错。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高考的梗玩够了吗?我要吐了-激流网(作者:梦雪哀音 。来源:思行学社。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