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春草 
重生之没有核酸的世界-激流网

(一)

滴、滴、滴…… 

手机闹铃响起,我习惯性地划开闹铃,收拾收拾准备出门做日结了。 

“啊,今天是周二了,上次做核酸是在周日吧,忘了到底算是48小时,还是72小时……政策一天一变,还是打开健康码看看吧。” 

这么想着,便点开支付宝,滑动了半天,也没找到小程序,搜索也检索不到健康码。奇了怪了,到底怎么了? 

不过想想之前河南健康码,上海健康码的事情,倒也不怎么奇怪,也许又出什么事了,只要不要妨碍我打工挣钱就行。 

“保险点,还是去做个核酸吧,早上人也少,还来得及去劳动市场找工作,顺路还能吃个早饭。”心理默默念叨着,打开电视机,戴上口罩,检查下身份证和手套,便出门了。 

每天出门打开电视机是我的习惯,这样回来的时候,听到电视机的声音,就会有家的感觉。 

到了24小时核酸点位,居然没有检测点了。我急忙到附近找卖早点的老板问,“老板,这附近哪里能做核酸啊?” 

“什么核酸啊,我看你戴口罩,是有啥疾病吗,前面有个男科医院,你要不去看看?” 

“……不用了,老板来碗豆腐脑加一屉蒸饺。” 

后来我又问了几个在这吃饭的人,都说不知道核酸是什么。我心里一慌,赶紧掏出手机微信问朋友,“你新冠检测做了吗?”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新冠?” 

“……没事了。” 

难道,我来到了一个没有新冠的平行世界? 

(二)

有没有新冠,是不是平行世界,还是得先谋生活。不然连刚才吃早点的钱都掏不出了。 

我走向地铁站,顺路买了一大瓶水,准备坐车前往劳务市场。 

到了地铁站,居然没人戴口罩,没有体温检测,也没有检查健康码。我激动得有点说不出话,口罩也忘记摘了。要不是后面一个姑娘骂骂咧咧地说,“你TM到底走不走,不走老娘要走了”,我甚至都忘了要坐地铁。顺手把口罩扔了。 

顺利地坐上了地铁,兴奋地到了招工的地方,也顺利地被工头拉上车,当上了小工。今天工价不错,一天280。 

人一兴奋,干活就卖力。从七点干到十一点就累了,干不动了。工头可不管我累不累,看到我摸鱼,就催我,“赶紧干活,闲着干什么呢,赶紧把砖搬过去。” 

之前一起干过活的老师傅还偷偷问我,“你以前干活不是蛮有节奏的吗,今天咋这么卖力?卖力老板也不管你呐,工地不摸鱼,思想有问题,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今天有喜事,有点兴奋,下午就好了。晚上请老哥吃个饭。”

“那行,今天我帮你多盯着点工头,你得再和我说说之前上海公社的故事,有点意思。” 

吃完午饭,下午慢悠悠地干完活收工,跟着老哥去河北正宗安徽板面吃了面,喝了点啤酒就开始聊。 

除了聊历史,还聊了家长里短。似乎这个没有新冠的世界,没有什么变化。老哥还是找不到媳妇,我们都还是没有社保;房价还是那么高,教育还是那么贵,病还是看不起;富人还是那么富,穷人还是那么穷。除了没有新冠,这个世界似乎没有变得更美好。聊完,兴奋的劲头也早已被现实泼凉。和老哥喝完最后一瓶啤酒,挥手告别,准备回家。 

到了家门口,掏出钥匙,旋转两圈半。 

两圈半,就像历史一样,会重复上演好几次悲剧,但是转到最后,就会开锁,发生质变。我现在的人生也一样,来到了一个没有新冠的平行世界,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似乎也没有什么质变。 

打开房门,电视机传来声音,“据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消息: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啪”,是钥匙跌落的声音。 

请关注激流新号“纪卓阳”,旧号一直关禁闭!

重生之没有核酸的世界-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重生之没有核酸的世界-激流网

(作者:春草。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钱瑞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