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左翼青年该成为什么样的人?-激流网

在这样一个利益当头、高度内卷的社会里,能够投身左翼事业的青年,都是认识到现状的不合理,渴望通过理论学习和实践行动来改造世界的理想主义者。我们可以自豪的说,我们是即将燎原的星火。

但没有什么比惨淡的现实更能威胁到我们心中理想的火苗了——主流的裹挟和资本赤裸祼的剥削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们,个体是多么的渺小和无力。面对现实的种种压力,有的同志放下了理想,“回归正常生活”;有的同志看不到成绩,妄自菲薄,受到了挫折打击后陷入了政治性抑郁,甚至轻生自杀。

笔者也曾险些陷入上述的泥淖,万幸的是通过同志们的帮助,逐渐巩固了唯物史观,树立了正确的群众观,拥有了理论自信,让我能够坚持理想并决心为之奋斗下去。

我们要在很不友好的环境中保护好我们的火苗,这样的火苗在当前弥足珍贵;我们要在政治上成熟起来,而成熟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要经过长期的理论学习和充分的民主讨论;而行为上的成熟要求则更高,需要在错综复杂的现实中千锤百炼。

笔者远谈不上政治成熟,实践经验也不够丰富,在此仅仅是分享本人对雷锋同志四句话的当代解读,与大家共勉。

对待同志要像春天一样温暖

我们的同志来自五湖四海和各行各业,不同的成长背景必然会导致不同的认知状态。有经验的同志对待没有经验、特别是那些受市场经济毒害深重的同志要亲切耐心,要平等待人,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则形成统一力量。马克思主义者的联合,只有通过民主集中制才能成为一股坚实的力量;也只有在统一思想的马克思主义者中,才适用民主集中制(否则就成了官僚集中)。民主和集中是辩证统一的关系,并不一定冲突,一个团体可以又有民主、又有集中。

现阶段我们要强调民主,因为在一个不成熟的集体里,大家普遍没有经验,需要更多的民主讨论和相互学习,有经验的同志要有意识地帮助经验少的同志,这是为未来的集中奠定基础——只有政治成熟的同志才能理解纪律和行动的道理,才能不折不扣地遵守和执行。

在晚期资本主义状态下,人人都会受到主流、非主流的种种错误思潮的影响,犯错误是可以理解的。对待犯了错误的同志,不能像对待敌人一样尖锐批判。很多犯错误的同志,往往是用不正确方式去做了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因此批评时要以帮助和教育的姿态,不能一口气浇灭他们的热情。只有屡次不遵守约定、屡次被指出错误不改正、思想出现严重偏差的人,我们才不再把他们视为同志。

父权制也是世界左翼运动里长久的“毒瘤”传统。当下的中国左翼内部,男同志对待女同志,既存在过分“热情”,使其不堪其扰的不良现象;又存在瞧不起女性,使女性边缘化的错误思想,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更受压迫的女性在左翼的队伍里反而较少。我们要有意识地克服父权制对我们思想的毒害,坚决改正对女性的偏见。

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火热

在当下的情况,我们需要有一份本职工作。这既是谋生的手段,也是自身连结社会和群众的纽带。我们要认真对待自己的本职工作,落实“三勤”即勤学、勤业、勤交友的群众工作方法。我们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我们是一个普通劳动者,我们是愿意和一个吊儿郎当、无所事事的“仇视社会者”交朋友,还是一个积极上进,劳动技能优秀的人交朋友呢?只有将自己融入社会中,我们才不会显得格格不入,并避免受到不必要的关注。

正因为我们从事本职工作是为了达成我们的共同目标,如马克思所说,“对于这个共同目标来说,任何职业都只不过是一种手段。”所以我们应该认真对待自己的本职工作,至少在群众眼里,我们要做一个合格的打工人。

在做好本工职工作的同时,我们要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

老板们为了赚钱,会想方设法地增加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和劳动强度,我们要做事,就一定要腾出时间精力出来,这就会牺牲一些东西,比如加班费、职业前途等,用以寻找志同道合者、共同学习进步、宣传马列思想。这是当代左翼的历史责任,也是锻炼自己、提升经验的方式。

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

不知大家是否和笔者一样,刚刚接触进步思想的时候,行为举止变得特立独行,希望以一己之力影响这个“麻木”的社会,不考虑方式和时机——这使我丧失了很多朋友的支持;不但没吸引到觉醒的新同志,反倒吸引了不怀好意的关注……这是典型的个人英雄主义。我现在明白,一个人的力量是微小的,团结起来的力量才是巨大的。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马克思主义追求的就是人的自由;在私有制社会里,产生个人主义的确无可厚非。但是作为时代的先行者,左翼青年要勇于奉献,克服个人主义才能够实现崇高的理想。

我们也不能止于在小圈子里抱团取暖,共同进步。我们时刻不能忘记我们周边的群众。我们不必以小资产阶级的姿态去歌颂劳动者的生活,一线工作往往是枯燥痛苦的,我们要善于发现群众的情绪。另外必须注意,左翼青年个体的投入,很难持久,也不会有太多成效,集体的分工协作才是正道。一句话,团结是我们力量的唯一源泉。

对待敌人要像冬天一样冷酷无情     

在此分享一线工人A的故事:

某年某月某日,A加入了某一线城市一个仅30人左右的小厂,签订了为期半年的劳动合同(单份合同,压一个月工资,做不满半年的扣当月工资)和自愿放弃社保声明。人事拒绝了A对合同文件的拍照请求,并责令A删除了抢拍的几张合同照片。A住进宿舍后迅速和多名工友交起朋友。

A很快和带班经理成了好朋友,经理觉得A比其他工友有文化,生活习惯比其他工友好,经理跟A聊得来,干脆让A搬进了他的宿舍。

A和经理白天一起吃饭,一起蹲街边看路过摩托车,约好一起骑同样型号的摩托车去西藏旅行;晚上下班一起给女朋友打电话,打完了再唠嗑到后半夜……

经理也接触过一些网上的左翼思潮,在闲谈时跟A说现在的社会跟毛时代偏差很大,老百姓又被人骑在头顶上翻不了身,对这个社会很是无语。但在工作中,经理却很认真地扮演起骑在老百姓头上的角色,动辄对工友破口大骂,还对一个离职被克扣一个月工资,主张维权的工友动起手来,把人赶走后,晚上让大家轮流在厂门口站岗,防止工友回来“闹事”;工友报警后,经理跑过去跟警察协商,让警察警告工友不要“触碰红线”……

A利用和经理同屋住宿的方便,“偷”到了大家的劳动合同和自愿放弃社保声明。在下一批有毒原料到货的那天中午,A难以忍受高压和有毒的工作环境,发动其他4位名工友向厂方提出离职:根据《劳动合同法》第38条、第46条,贵公司未为我们缴纳社保,强令我们在有毒害环境工作威及我们人身安全,我们有权立即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单位支付经济赔偿金。

此时经理立马跟A打起感情牌,他知道这次“闹事”是A带头的,便试图用金钱和感情诱惑A来“摆平”这件事。A没有理睬经理“进屋聊聊”的邀请,坚决和工友们站在一起。经理脸色立马气得铁青,迅速把A五人从工作群里踢了出去。厂子老板接到消息过来了,大声斥喝A是来他厂子骗吃喝闹事的,A的指责毫无证据,并表示厂方几位管理人员都有社保,你们干得好了也可以给交社保,我们从来没说不交社保……干不了直接滚蛋!

于是A拿出了偷拍的证据给老板看,老板要抢手机,A立刻表示我正在和朋友打视频电话,他在那边一直在录像,你抢了也没用。

老板这才悻悻地结清了A和另外两名工友的工资(另两位工友收了厂方400元的蝇头小利,回去干活了,离职的仅三人,无法影响生产,明显少于厂方管理人员,因此没要到经济赔偿)。结清工资临走时,老板哄骗要和A关掉录像“平心静气谈谈”。A后来对笔者说,“真他妈后悔和那个王八蛋谈,被他骂了一顿,虽然骂回去了,但还是不爽。而且要不是录像偷偷开着,差点被打,下次长记性了,跟这帮王八蛋没什么可唠的,你讲阶级情感,他根本不理解,只会逼逼你为啥没多收他的钱把大伙摆平。”

A是知识分子,以他的资历可以干到和经理平起平坐,成为老板的走狗,谈笑风生间替老板做事。但他既然选择和工友站在一边,就要与有产者的“道德”和私人“友谊”割袍,克服影响自己判断和行动的小资产阶级软弱性,与不良老板进行勇敢斗争。

我们新时代的左翼青年应该成为这样的人,继承先辈的理想,投身最有意义的壮丽事业当中。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当代左翼青年该成为什么样的人?-激流网

(作者:一鸣。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乔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