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友——肆意延烧的野火-激流网

神友起源

年纪稍大的人看到神友两字怕是一脸懵,这是个啥?又是神又是友的,神奇的朋友,神明之友?它到底是什么呢?

百度贴吧是大量小网络社区的集合,××吧就是以××为主要讨论话题的一个网络社区。但因为话题重名、隐喻和贴吧封禁,鸠占鹊巢的事情时常发生。神友狭义上指的是百度贴吧神奈川冲浪里吧(后简称神吧)的吧友,广义上讲则是和神吧吧友有着相同特点、认同神吧主要观点的人群。(神吧现在已经被封了,狭义上讲的神友已经不存在了)

神奈川冲浪里吧起初蛮纯洁,不过数百参与者,它的起势开始于孙笑川粉丝的涌入。孙粉的涌入给它打下了鲜明的底色,那就是江湖气。

孙笑川是一个游戏主播,之前的职业是工程监理。脾气不怎么样,嘴上也不咋干净。他原先就是一个普通的、不太成功的游戏主播,在直播时和粉丝以及邻居对骂的两段视频让他火了。在他的视频火了之后,就有一帮子人在以“孙笑川粉丝”的名义活动了,他们未必喜欢甚至了解孙笑川,但都乐于把孙笑川视频里面的词句当成梗到处刷。这些梗注定是难入精英人士的法眼的,因为它们充斥着国骂和嘴臭,和“温文尔雅”完全背离。孙粉这个群体带着浓郁的江湖气,他们要么长居社会沟渠,对主流社会定义的低俗浑不在意;要么尚年轻,对条条框框嗤之以鼻。他们绝非什么君子绅士,骂人嘴臭信手拈来,威胁别人要人肉开盒(即人肉搜索)也是家常便饭。但他们也绝不只是低俗能够概括的。

孙粉的特征是解构,身处沟渠,常年无望的生活给了他们解构一切崇高的动机;自居低俗则使得他们拥有了强大的战斗力。在无穷无尽复读旧的和新的烂梗里,他们可以解构对明星的崇拜、对游戏的热衷、对思潮的信仰。没有人能够说服他们,因为他们对一切浑不在意,哪怕是构建了他们这个群体的孙笑川。他们第一个解构的就是孙笑川本人。他们在不同群体的对垒中战无不胜,就如一把肆意延烧的野火。直到他们碰上了那个宿命中的敌人——兔友。神友当然不可能输,可在这场大战之后,神友也被重新塑造,固化成为了兔友的对立面,并在这里开始了从解构到新一轮建构的过渡。


兔吧闪击战


所谓兔吧,指的是百度那年那兔那些事吧,该吧源自一部同名漫画《那年那兔那些事》。漫画将近现代中国及中国共产党拟人为兔子,介绍了中国建国以来创造的种种成就。趁着2012-2013年国内年轻人民族自信心高涨的春风,兔漫逐渐风靡,兔吧也成为了支持现有制度的年轻人的大本营。

神友——肆意延烧的野火-激流网

兔吧在它发展的早期是起到过一定积极作用的,当时自由主义思潮占据统治地位,兔友在支持体制的同时也顺带支持宣传了体制所宣称的理论。当时的兔吧之中,时常可见对马克思主义的讨论帖子,兔友也经常借助马克思主义理论和自由主义者们辩论。此时兔吧那种生机勃勃、万物竞发的境界犹在眼前。但兔漫所采取的国家拟人化方法使得以此为核心团结起来的网络群体是天然倾向国家主义而非马克思主义的,因为它把一个由不同利益群体组建的国家集体抽象成了仅具有对外联系而无内部矛盾的个体。兔吧经过多年的发展,马克思主义在兔吧已难觅踪影,举目都是宣扬国家文治武功的帖子,兔吧已经成为了网络上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一个大本营。

从08年金融危机到现在,全球经济形势从未有根本性好转,对于牢牢绑定在全球市场上的我国来说自然也是如此。如今打工人年轻人的心态和2012-2013年时的那种“这边风景独好”已是大相径庭。外需的萎缩导致大量外贸出口企业倒闭,疫情时严格的防控措施也使得如超市餐馆等纷纷关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席卷了几乎所有行业,打工人都在默默承受。高房价、996超时加班等社会积弊不断刺痛打工人的神经,防疫过程中的某些一刀切的玄幻操作也令人窒息。神友作为社会底层人士的缩影,在生活重压之下对国家主义的话语是天然反感的。解构明星、解构游戏只是神友顺手而为,解构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似乎才是它的宿命。

在闪击兔吧之前,神吧已经开始了对民族主义的解构。有一个网红名叫伏拉夫,是个俄罗斯人。一开始他做的是品酒视频,品尝中国的各种酒类,神态也比较正常,但一直不温不火。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流量密码——迎合部分国人的情绪,极度夸张地夸赞中国。之后他的视频风格就完全改变了,在视频里他的眼睛开始瞪得像铜铃一般,声调变得夸张,然后经常说一些诸如“我爱中国”、“我们中国实在是太厉害了”之类的话。然后他就爆火了。神友对此当然是不买账的,甚至直接感到生理上的不适。他们决定像对待孙笑川一样对待伏拉夫,把他说的话一样当成梗来刷,在一切合时宜和不合时宜的场合。生育率下降了,“我们中国实在是太厉害了”;企业开人了欠薪了,“我们中国实在是太厉害了”;官方魔幻操作了,“我们中国实在是太厉害了”。在无尽的复读自己想要反对的对象的话语的过程中,神友完成了对该话语最辛辣的嘲讽和最彻底的否定。在伏拉夫之后,神友已经不再满足于对明星解构的小打小闹,而把矛头指向国家主义思潮了。对兔吧这个国家主义大本营的闪击战也已经蠢蠢欲动了。

终于在某日,兔吧突然出现了大量帖子和回复。兔吧吧友们看着和兔吧自己本来的帖子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举出一项国内当前的事项,这个热点可能是国内的重要成就,也可能是某些社会问题,甚至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而在这些帖子和兔吧自己的帖子下面,则是清一色的“我们中国实在是太厉害了”、“中国又赢了”、“此生无悔入华夏”、“感恩”、“赢麻了”、“加油华为”、“2000>3000!”等等。这些语句本来是兔吧吧友惯用的,其中不少是兔友推崇的“学者”说过的话,但这样不分场合地刷出来,让人只感到荒诞和讽刺。给兔吧管理者造成更大困难的是他们分不清谁是自己人谁是敌人,因为两边的话语几乎一模一样。

这场闪击战是怎么结束的,笔者并不清楚,想来无非是封号,贴吧冻结(禁止发帖回复)等操作。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影响。经此一役,以兔吧为代表的国家主义者开始把神友作为了自己对立面的代称,而反对国家主义的网络弄潮儿们,也开始自发地团结在了神友这面旗帜之下。神吧的这次闪击也给网络社区留下了大量遗产,他们复读的这些梗,在之后也成为了反国家主义者手里日常的武器。

但作为代价,神奈川冲浪里吧被封,神友失去了自己的家园。


神吧之后,遍地神

神吧被封之后,神友们辗转感恩吧、咸因吧、戌大吧,但因为之前对兔吧的闪击战引发了百度贴吧官方的特别关注,这些贴吧也是没过多久即遭封禁。但因为那次闪击战实在不同凡响,一些反国家主义立场比较鲜明的贴吧也逐渐“神”化,成为了神友新的家园,或者出现了一批批新的神友。如v吧、历史吧、孙笑川吧等大型贴吧和一众高等院校贴吧均留下了神友的身影,连如清华大学吧等亦不得免。

兔吧人数可超过百万。相比之下,神吧关注人数在闪击时人数不过三万,在被封时亦不过八万,他们是如何造出这么大的声势的?对国家主义的反感在近两年阴燃之后已经呈遍地星火之势。后加入的神友们,可能完全没有加入过神吧,对神吧的过去无甚了解,甚至可能只知道神奈川冲浪里吧这个名号,但他们发现神吧这一套复读的方法面对国家主义者着实好用,于是就团结在了神友这个名号之下。不是“三万神友包围互联网”,而是“三万神友拉出了百万神友的队伍,包围了互联网”。

从解构到建构——神友现在是什么?

从神友这个群体出现在大众眼前开始,许多人就一直给神友贴标签,试图界定神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毫不奇怪的是,他们贴的标签和他们的立场相关性极强。

有人说神友是流氓无产阶级的代表,是社会底层的渣滓,因为他们说话不干不净,经常想要去人肉他人;有人说神友是汉奸,是境外势力的网军,因为他们时不时说要屠国人,要run北欧,还有人举出了神友大多在晚上发帖的证据,想要证明他们都生活在国外,不知是如何做的统计;有人说神友是一帮丧尽天良的混蛋,面对倾向国家主义的人的苦难,也一点都不知同情。

这些人一眼可知是国家主义者阵营的。他们的观点起码犯了三点错误,首先在当前网络环境中,人总是倾向用更激烈的语言表达极端的情绪和观点,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所以在网络上能够看出一个人的思想倾向,却很难直接通过语言看出极端程度。一个在网络上嘴臭的人,在现实中未必不谨言慎行。其次,他们拿一部分神友说过的言论来套到所有神友身上,是用部分取代整体,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其实如果拿他们的标准来界定国家主义者,他们会得到完全相同的结论。兔友在面对和自己立场不同的人的时候,又展现出了多少同情心?比方说墨茶事件的时候……兔友召唤铁拳的举动比之人肉开盒,开除国籍比之骂人嘴臭,又高明地到哪里去呢?第三,神吧早期的神友和现在遍布网络的神友可以说已经不完全是一个群体了,拿早期发展时的问题套到现在也并不合适,不可同日而语。

还有人说神友和兔友是一丘之貉,都素质低下。和前述观点一样,持这种观点的人也是没有注意互联网生态,用言语素质高低对人进行界定,而不考虑人的思想倾向,他们和单纯批判神友素质的国家主义者问题是一样的,没有充分认识到重要的是不同网络群体的思想意识的对立和冲突,而不是个别言论的文明与否。

也有人说神友是一帮不会好好说话的神经病,在观点不尽相同时辩论两句就开始不好好说话,刷一些诸如“赢麻了”之类的话,完全没法交流。网络对线刷梗戏谑可以说是社会发展到现在,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的产物。网络辩论中对立的双方在大多数情况下容易越来越激动,谁都听不进去对方的观点。那既然如此,干脆就不要交流了。神友是把这一原则贯彻地比较深入的,因为它们天然以解构为乐。只是一旦有误判,就苦了想要交流的对方。这一点可以算是神友的特征,但算不上最本质的。

那么神友的特征究竟是什么?有一个观点笔者比较认同,现在的他们就是反国家主义,反主流宣传的人的一个集合。他们是反对、是厌恶,是现实催生的自发的情绪,如一把蔓延开的野火。

可神友们是基于什么思想而反对呢?国家主义者们说,神友是自由主义者和逆向民族主义者,和七八年前兔友曾经对垒过的敌人没有什么不同。他们的想象力还是太贫瘠了一些。

有人说神友是社民,因为他们时常提出国内不好,要run去北欧生活。单凭一个梗来推断理论倾向也颇有些牵强,或许神友单纯觉得北欧生活条件好,竞争压力小罢了。至于认为神友是社民的观点,也很难在神友的言论中得到证明。他们唯一和社民有关系的言论就是run北欧,但他们对北欧的政治制度等却极少探讨。这表明神友极可能只是向往北欧生活的轻松富足罢了。

有人说神友已经逐渐和网左合流了,关注的也都是左派关心的议题。也有人说他们根本就不基于什么理论,只是单纯地反对和解构。

兔友们的观点并不正确,主要持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的兔吧吧友们。在潜意识里把国家、民族看作为第一位的,于是遇到异见者时便揣测对方也是首先反对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对国家、民族内部矛盾的漠视使得他们无法理解神友们的想法,只能用自己曾经的敌人的模子来套自己现在的敌人,就如冲向风车的唐吉诃德。神友和自由主义者、逆向民族主义者是有非常明显的区别的,因为他们非但不信任主流话语,也不信任市场和资本。面对企业对员工的压迫,自由主义者有可能会从官商勾结、权力寻租等角度开展分析,反正都是体制的错,市场和企业是无错的。但神友不同,神友会把资本和企业也作为作恶的主体来看待。逆向民族主义者会认为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和传统导致了国内社会的问题,主张全盘向西方靠拢,但把问题归因到民族文化和传统方面的神友的比例却并不高。

相比于十年以前,私人资本已经越来越明显地展露出了他们的尖牙利爪,越来越多的发展壮大了的私有企业开始居于垄断地位,操纵市场。自由主义者的那一套东西已经不再能说服人了。另一方面,西方诸国在近十年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抑或是近两年体现在应对疫情的社会治理上,都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地方,作为新兴网络群体的神友,自然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特殊的信仰。神友不会再拿什么外国作为地上天国,想要国内向着他国的方向发展,他们只是觉得国内有好些地方有问题,不够好而已。

在笔者看来,神友正处于从解构到建构的过渡过程中,目前的神友是解构和建构的结合。解构是神友的传统,哪怕之后他们有了自身的理论体系,他们依旧会用玩梗解构资本主义的方法作为对抗主流意识形态的武器。而未来将要建构建构的是什么?正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和舆论。神友作为一个网络群体终究不是完全独立的,他们会和其他的群体互相影响,甚至直接和其他群体交错融合。近两年网左的势力顺应着时代的潮流亦飞速膨胀,神友和网左这两个持有近似立场的群体必会互相交流融合。神友代表的是激烈的情绪,是对现实的强烈不满;网左代表的是理论,是对现实问题的可靠解释。网左能够发觉神友这套复读解构在与人骂架时极为好用,神友也会发现网左对现实问题的解释确实靠谱。这两个群体的合流在舆论场上已经有明显的踪迹可循。

作为一个如爆燃般出现于互联网世界的群体,神友在接下来的数年中可能还会不断发挥着他们的影响力。他们的发展和变化值得人们关注,不知他们最终会和什么意识形态结合,闯出一片天地呢?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神友——肆意延烧的野火-激流网

(作者:李鹏程。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乔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