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被忽视的一句话-激流网

今年的年底重磅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于12月8日至10日召开,这个会议历来会成为来年的经济风向标,所以会议新闻稿播出后,引起舆论广泛关注,但笔者查看了各方的解读,全都没有提到里面非常重要的一句话——“保障农民工工资发放”。

官方的“新华视点”列出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六大民生看点》,没有提到这句话。

中国新闻网引用的18位权威专家的解读,也没有一位专家提到这句话。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被忽视的一句话-激流网

看微博微信,泛左翼一般关注“共同富裕”、“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也没有看到谁提到这句话。

究其原因,看微信公众号和微博的网民以小资市民为主体,往往会关注里面与产业政策、房地产、投资、生育、养老有关系的内容,舆论场里铺天盖地的就是这些内容。

但是,近3亿的农民工的工资发放问题,实在不能说不是大事,而“保障农民工工资发放”凸显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查2012年以来历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未发现有如此表述。

大约在去年年底,总书记有过一个关于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的重要指示批示。大约在今年上半年,总书记又有过一个关于根治欠薪工作重要指示,中央有关部门和各地都在开会贯彻这两个指示,之所以用“大约”这个词,是因为这两个指示是不是一个指示以及内容和发出时间,遍查网络不得而知。今年5月和10月,四川省就曾专门召开会议,来分别贯彻这两个指示。12月9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没有闭幕,江西省省委常委、省政府党组副书记梁桂来到省人社厅,专题研究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再次提到了“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根治欠薪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

透过各地贯彻指示的会议内容特别是国家人社部贯彻总书记指示的一个通知,可以看到问题的严重性,该通知指出“部分行业企业欠薪问题有所抬头,房地产开发企业欠款导致的欠薪源头风险增多,校外培训机构规模裁员减员导致的欠薪问题不容忽视,临近元旦、春节欠薪问题仍有可能易发多发。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被忽视的一句话-激流网

国务院曾出台过文件,承诺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到2020年年底要基本解决,但客观地说,结果与预期目标是有距离的,今年春节期间,发生多起因为讨薪引发的恶性案件。2021年2月11日,大年三十除夕当天,山东平邑县保太镇发生一起灭门惨案。当地村民刘某某为讨回6,000元人民币欠款,残杀欠债人林某某一家六口,刘某某在案发当日畏罪自杀身亡。

2月9日,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也发生一起杀人案。当地村民何某某(水泥工)为一万元工钱,将欠薪的包工头的老婆和儿子用铁锤打成重伤,还将其两个年幼的外孙打死。

2月5日,湖北一名画工自拍视频称,他为湖南郴州龙女寺做彩画,要回家过年,却要不到工钱。“现在他打死就说没钱,找政府、劳动局、宗教局、街道办都找了,市里面都找了,跑遍了,现在是没人管这个事。我不知该怎么办了,心里很心酸,我现在有点想不开,我打算轻生算了,我感觉这个世界很不公。”之后便传来该男子喝药自杀的消息,所幸人被救了回来。

这些事情如果不是当事人,很难体会为什么要到动刀子甚至灭门的程度,农民工工资寄托着一家的希望,子女上学、家庭开销全在里面,工资一旦被拖欠,情状之凄惨,非亲历不能体会。开发商烂了,建筑商就跟着烂,下面的施工队就更倒霉,层层链条的底端,就是靠苦力谋生的农民工。今年如果一批房地产开发商爆雷,农民工讨薪的事件恐怕又会多起来。这就是中央为什么在重大会议上罕见提到“保障农民工工资发放”的原因。

那么,干活拿钱本是天经地义,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了剥削问题,但没有看到有欠薪的论述,那是19世纪资本主义早期的英国。为什么在新时代的中国,还会有如此严重的欠薪问题?其根本上是由于分包制度,导致雇佣劳动关系不明确。农民工多数是建筑工,建筑工给住户粉刷墙面等活,这个是干完活当场结算的,不会发生拖欠。给私人小老板干,最容易发生拖欠,而私人小老板又是给大老板和政府项目做承包,从甲方往下,层层分包,一旦某个环节出问题,就极容易发生拖欠。政府工程也是拖欠的重灾区。人社部劳动监察局局长王程曾指出,这种分包多的可达八九次,每一次转包,都要被截取一部分工程款作为利润,最后基本就没有利润了。低价中标和层层转包,导致农民工工资发放无法获得有效保证。

另外,工程建设单位一般要拿出工程造价的15%作为工资保证金存入专门账户,用于保障工资发放,如果这个制度真正执行下去,欠薪问题也不会存在,但这个工资保证金在实际中形同虚设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被忽视的一句话-激流网

那么,怎么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呢?

首先,必须要减少分包环节。层层分包导致雇佣关系不明确,有些不法老板拿到钱跑路很难追回;层层分包后,中间利润分成过多,也会影响工资发放。简单地说,谁承建,谁就应该负责发工资,即使发包后也应该把工资发到工人个人账户上,而不能把钱统统给包工头了事。政府应该规定,如果农民工拿不到工资,总包应该承担责任。

其次,工资保证金必须提前缴纳,不得挪用,也就是老百姓说的,要背袋米保证吃喝才能去做生意,不能空手套白狼。这样做可以从资金上保证工资发放。

再次,要靠农民工自身觉悟和组织化程度的提高。从来没有神仙皇帝,一切要靠我们自己,农民工兄弟用双手辛苦造起了城市的高楼大厦,但农民工的权益普遍无法得到保证,这与农民工自身权利意识不足、维护权利手段缺失和组织化程度低有关。

农民工要提高觉悟,意识到自己的处境,积极去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能消极认命。具体来说,如果遇到欠薪,农民工可以借助当前中央政策的东风,积极找当地劳动监察大队,也可以保存证据寻求法律援助,还可以找年轻人发微博寻求舆论帮助。农民现在很弱势,在各种政策或法律征求公众意见时,几乎听不见农民的声音。这方面,农民工倒要跟大学生们学习,多多发声,引起社会关注。

农民工组织化程度的提高要靠组建和改革工会。建筑业农民工基本都是散工,工作时间、地点和雇主都不固定,过于分散,有时候连找个朋友一起去讨工资都找不到。有些地方建立起农民工工会,就是农民工自身组织化的探索,但这种工会的领导人员几乎全由包工头担任,并不能起到帮助农民工的作用。农民工应该依据《工会法》按照地区和行业组织工会,直选工会主席。

最后,希望“保障农民工工资发放”能从解决分包制度、建立农民工稳定的劳动关系以及真正建立保证金制度入手,而不是仅仅为了明年“稳字当头”的权宜之计。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被忽视的一句话-激流网

(作者:迅行。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乔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