滠水农夫:“粮食绝对安全”——谎言还是事实-激流网

近年来,我国一些地区不时出现抢购粮油米面等生活必须品的情况,肉类、蔬菜也不时出现价格动荡。在中美两国摩擦加剧,新冠疫情仍在持续的大背景下,一此国人对中国粮食安全深表忧虑。于是国家相关部门不断出面放出信息,信誓旦旦许诺中国粮食绝对安全,企图打消国人疑虑,聊以安抚人心。然而,政府相关部门承诺到底可信度几何,中国粮食到底存不存在安全问题,似乎仍然难以厘清。笔者并非相关方面的专家,仅从生活常识及现象来作一番粗浅分析,试图为中国的粮食安全状况作一个初步判断。

滠水农夫:“粮食绝对安全”——谎言还是事实-激流网滠水农夫:“粮食绝对安全”——谎言还是事实-激流网滠水农夫:“粮食绝对安全”——谎言还是事实-激流网近期关于粮食产量的官方消息

一、土地在哪?

土地保有量是粮食安全的前提和保障,中国耕地面积到底是多少,一直以来数据出于多门,令人一头雾水。最新的数据是2019年第三次国土调查发布的19.18亿亩,而我们所熟知的所谓的耕地红线是18亿亩,也就是说我们目前虽然保住了红线,但也离越红线不远了,何况这一数据有多少不得已的猫腻还另说。

再说目前我国耕地的状况,凭耳闻目睹和现实经验,至少有以个四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城镇化占地。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全国城镇得到巨量扩充,一轮一轮圈地热潮涌动全国。我们可以简单划算一下,全国城镇扩大了多少倍,那么占用的耕地必然扩大了多少倍,而且这些被城镇圈占的原城郊土地,大多土质肥沃、设施良好、宜于耕种。然而城镇化发展必然要以种房代替种地,被占的好地难以估量。过去江南、湖广地区是中国著名鱼米之乡,粮食产出绝对高于北方,可是因为改革开放后东部及沿海地区得地利优势率先发展,于是鱼米不再吃香,GDP才吃香,城镇化才吃香。粮食产量发生了大逆转,自然条件相对较差南方的北方竟然成为全国粮食主产区,而原来“江南(或湖广)熟、天下足”的南方却成为粮食输入区。全国各地都在鼓吹发展大城市、特大城市,其实背后都是以占用农用耕地为代替。

二是撂荒浪费耕地。众所周知,粮食价格属于国家调控,一向压得很低,加之农用物资市场化后,价格节节攀升,从事农业的收入与成本相比,农民种地根本难以获利。于是广大农村凡有出路的都出门打工经商,家里的土地要么直接撂荒(这在城郊农村极为普遍);要么由留守老人妇女仅仅耕作一点够自己吃的口粮田,简单应付一下,不指望靠种田卖粮赚钱。这都造成大量土地浪费。

三是工业化损地。由于大量使用农药、化肥、除草剂等工业化农用物资,摒弃传统农家肥和生态耕作方式,土壤板结退化,土地肥力下降,恶性循环,损害土地质量。

四是增减挂钩变相侵地。国家制定的增减挂钩政策,名义是保证土地动态调整总量不变,实际是为变相侵占土地开了口子。在增减挂钩政策下,往往是占好地补劣地,占多地补少地,甚至只占不补的现象比比皆是。地方的发展很大程度必须依赖土地财政,不占地无以发展,因而政府主管部门对各种乱象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

可见,以上四个问题不解决,土地侵占浪费损坏现象将愈演愈烈,有效耕地保有量发展前景不容乐观。

二、种地的人在哪?

有了土地还需要有人来耕种经营,只有土地没有人来种或者没有人来用心种,不可能获得良好产出。那么根据现今的实际,哪些人在种地呢?

一是老人农业,后继无人。分田单干后形成的小家小户,因为种地不赚钱甚至亏本,不得不采取半工半耕的家计模式,家庭中的青壮年全部到城镇打工,留在家里种地都是没有出路的老弱病残,因此主要是老人农业。而且这些老人一旦故去,面临后继无人的问题,因为他们的后代从小脱离农业生产,既不懂农业技术,又对种田毫无兴趣,而且城市化的生活方式使他们对农村生活极为反感,既不愿回到农村,更不愿种地,因而老人农业必定不可持续。

二是中农的不断分化。农村中因种种原因留下种地的“中农”,他们一般达到了一定土地规模,通过种地可获得不低于城市打工的收入,且不需要背井离乡、家庭撕裂,因而是农村种地的中坚力量。但是,随着土地确权政策的实行,原来农村通过熟人关系几乎可以免费流转的土地现在也变现了价值,中农土地流转成本显著增加,加之资本下乡与中农竞争,很多中农难以维持,只得退回小农,外出打工,只有其中一小部分实力雄厚的中农可能发展成为大农,这样中农就呈现不稳定的状态,处于不断分化之中。

三是资本农业的不稳定状态。资本下乡形成的资本农业,成为现今政府的重点扶持发展对象,通过大面积规模经营,机械化耕作,获取利润。但是资本农业要流转大量小农的土地,必然与当地农民的利益发生纠葛,虽然通过政府可以强力推进,但矛盾一旦暴发往往两败俱伤。而且资本农业的利润偏好与农业效益固有的低水平相较,使资本农业处境唯艰,事实上经常发生资本农业亏本跑路的现象。

可见,城市化发展抽干了农村的人财物资源,不仅土地状况堪忧,而且种地的人也萎缩退化,毫无生产积极性。

三、粮食从何而来?

上面说了地和人的情况,农业的基础不牢,那么粮食的产出必然没有保障。

一是小农农业。小农农业实际已经演变为老人农业,成为保底农业、糊口农业,其产出一般情况下,仅仅满足家庭用粮的自足,不再指望卖粮赚钱。而且因青壮年长年在外,家庭生产的粮食实际仅仅满足留守成员的需求,而在外打工农民的粮食需求则完全靠城市供给。

二是资本农业,虽然政府鼓励资本下乡,但资本的利润偏好必然不愿真心实意投入收益较低甚至没有收益的纯农领域,于是资本下乡的非粮、非农化严重,往往是打着农业的幌子占地搞工商业,或者其它产值高的养殖、园林等行业,政府部门实际也难以控制,或者本身就为其提供方便之门,以为个人和地方部门利益服务。

三是种粮大户。虽然种粮大户一般都具有一定规模,且具备较完善的耕作技术和条件,然而因纯农业本身收益低,加之农业风险较大,一旦出现灾害情况,收益降低,难以为继,打击种粮积极性。

可见,在上述情况下,粮食生产必然会出现严重问题,令人忧心,然而,政府有关部门在发布统计数据时,为何公布的粮食产量却总是呈现形势一片大好的喜人状况?

四、政府部门的统计数据靠不靠得住?

政府部门的统计数据都是经过体制内官员及专家确定的,然而他们大多数时候上报的情况不大可能真实。原因在于:

其一,上面层层加码,下面层造假。往往上级政府把播种面积和粮食产量作为硬指标正派下级政府,下级政府然后再分派各方,为了维护政绩,必然是层层下派,层层加码,到了最下面,实际已根本无法完成,于是只好造假。上面明知造假,为了保住共同利益,也还得以假当真,层层造假,一路绿灯。于是没人真正关心真实情况到底如何,而只关心自己的任务完成没有。

其二,各相关部门都有自身的既得利益,为不损害其自身利益,必然虚以掩饰,报喜不报忧,不敢以真实情况示人。

其三,所谓粮食N年增产,本身就不符合自然规律。由于粮食生产很大程度上与气候生态条件密切相关,而气候生态不会一成不变,而是经常波动,因而必然有丰收之年也有欠收之年,所谓的只增不减,永远增长,只能是自欺欺人。

可见,政府部门的统计数据实在令人难以相信,但怎样才能得到真实的情况,或许可以从粮食进口量的情况得到一些侧面信息。据查,包括大豆在人的粮食净进口始于新世纪初,然而这之后逐年增长迅速,2014年超过1亿吨,2020年达1亿6543吨,而且今年又创新记录,1-8月进口量11454吨,比去年同期增长34.8%,超过2019年的全年进口量,而且有长期增加的趋势。因而,人们怀疑“如果增产了就不必要大量进口”,是不无道理的。

国人之所以对粮食安全如此看重,因为它关系到国计民生,关系到每个人的切实利益,甚至生死存亡。民以食为天,吃饭是比天还大的事,然而我们的粮食安全却极有可能被相关既得利益集团绑架,他们极有可能为了自身利益而置国家民众的利益于不顾,继续采取鸵鸟政策,欺骗人民大众。

这决非危言耸听,而是有前车之鉴的——那就是现今悔之晚矣、人人痛恨的计划生育政策。当年也是那帮体制内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信誓旦旦鼓吹中国人口过剩危机,并编造种种数据,借以阻止废弃早已过时、祸国殃民的计划生育政策,致命中国放开人口生育政策至少迟晚了十到二十年,造成今日中国未富先老、快速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困局,过度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种种社会弊病更是罄竹难书。

而今在国家粮食安全的问题上,难道还要犯同样的错误,被一小撮既得利益者绑架?若此,后果实在难以想象。其实,和计划生育一样,看待粮食安全问题并不需要什么高深的学问,仅凭常识就可分辨一二,当年连普通民众都看到计划生育政策已经成为恶政,不断叫停,可他们以所谓权威自居,就是不听。现在同样对于粮食安全问题,普通民众都看出了危险的端倪,然而他们继续在那里编造数据,不敢以真相示人。

不要像计划生育一样,再来一个悔之晚矣!

2021-1-6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滠水农夫:“粮食绝对安全”——谎言还是事实-激流网

(作者:滠水农夫。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乔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