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一份数月前的判决文书被曝光后,一则名为“连云港女辅警敲诈勒索”的惊天性丑闻火遍了大江南北。“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期间,被告人许艳同时或者不间断的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不正当关系,后以自己家人找被害人闹事、买房、怀孕、分手补偿为由,抓住公职人员害怕曝光后影响工作、家庭、名誉的心理,先后敲诈9人共计人民币372.6万元。”

判决书中的这句话字数不多,信息量却极大。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些所谓的受害者中很多也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有派出所所长,有公安局副局长,有妇幼保健院工会主席,有小学校长,有卫生院副院长,有卫生院药库工作人员......如果你第一遍浏览判决书,就会被整整一段有姓无名的被害者名单所震惊,不清楚的还以为是一个犯罪团伙呢,同姓的还要附带甲乙丙丁加以区别。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身居“被害者”的长长一席,但还是想遮住自己名字不让大伙知道,也真是太“憋屈”了,让我们这群吃瓜群众正义都无处伸张;相较于遮遮掩掩的“受害者”,判决书倒是大大方方地公布了“加害者”名字:姓许单名艳。

连云港女辅警:小人物牵出大案件-激流网

可以预见,这篇判决文书必将成为传世经典。就在这时,热点事件后的常规操作出现了:不少转载这篇判决书的公众号文章被删除了。至于为何要删掉,自然不是为了保护这位女辅警的个人隐私或者什么其他权利,而是要保护受害者们的隐私。毕竟这群受害者们来头真不小,而且基本上都在连云港灌云县“为人民服务”。据说连云港灌云县2019年是江苏第一贫困县,现在可能,大概,应该,也许是脱了吧,毕竟已经过了2020年了。或者我们可以根据这个案件进行判断,一个派出所所长能被骗100万,至少当地的官员们脱贫了;可能这个说法不太严谨,一个个都能拿出几十万来“同时或者不间断”地与一名小女警发生关系,那已经不能简简单单说是脱贫,而应该是“共同富裕”了。以此看来,这些官员在地方上“政绩显赫”,掩盖点他们的隐私,扶住乌纱帽的举动也很正常。

而对于许艳到底冤不冤,到底是不是自愿的,这些网上热议的问题,我觉得咱们完全可以“阴谋论”一下,因为这个事件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一个不到30的年轻女辅警,居然玩转了当地公安卫生系统的首脑,令人难以置信。而且堂堂的派出所所长,公安局副局长成了“受害者”,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原来我们所依仗的,为人民伸张正义的警察叔叔们也有被敲诈勒索的时候!至于受害者名单里特殊的“林某”,因其未标明工作职业,且被敲诈的原因事关房子首付,不少网友推理出这样一段故事:林某虽没有其他人那样有权有势,但对许艳动了感情,而许艳要求林某交首付,恐怕是“共筑爱巢”。但女辅警在利益面前,舍弃了林某——直到林某发现女辅警背后的故事,一怒之下捅破了官员们费劲心思填补的窗户纸,官员们就此骂骂咧咧地走上了原告席。

连云港女辅警:小人物牵出大案件-激流网

最后,女辅警落得获刑13年、收缴赃款并追罚500万的处罚。可能很多人对这500万不理解:一个小小的辅警恐怕半辈子也攒不了500万吧,那怎么罚?确实,500万对于一个小人物来说是个大数目,但是别忘记,女辅警敲诈勒索的人名单里可不乏大人物。这些所长局长们给许艳的钱不是将近300万,而是700多万,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呢?完全有可能,因为700万相较于300万,多了可不止一倍!如果完全算到赃款里,这件事已经不能说是骇人听闻,而是享誉世界了。对于这些“受害者”来说,这样三七分还是挺好的,反正你进了牢狱,给我们留个面子,有何不可?

整个事件还在发酵热议,现在也拿不出女辅警蒙冤的证据。就目前来说,大家的关注点大部分都在这些“受害者”——一出手就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官员们上。一个90后女孩把老奸巨猾的领导们“潜规则”,还能从这些爱财如命的貔貅手里敲诈出钱财,我可真想象不到。也许现实就是比小说更荒诞?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连云港女辅警:小人物牵出大案件-激流网作者:叶毅。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