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切·格瓦拉逝世五十周年 - 激流网
  • 前些时,听到我女儿、女婿说,北京某剧场正在上演《切•格瓦拉》的戏剧。并且说,他们去买票看了,该剧已经上演几十场了,场场爆满,观众反应热烈,效果不错。听说还要加场呢!我听后不免有...
  • 现在日本学生的思潮还是复杂的,有托派思想,有格瓦拉派的“游击焦点”或“游击中心”的思想。 所谓格瓦拉的“游击中心”,就是跑到那里放一把火就走。就象我们的盲...
  • “如果说我们是浪漫主义者,是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分子,我们想的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我们将一千零一次地回答说,是的,我们就是这样的人。” ——切•格瓦拉 今...
  • 亲爱的小伊尔达: 我今天给你写的这封信,你却要在很久以后才能收到。但我希望你知道我在惦念着你,并希望你过一个非常快乐的生日。你差不多是个大人了,所以给你写信,就不...
  • 两位亲爱的老人: 我的脚跟再一次挨到了罗西南特的肋骨;我挽着盾牌,重上征途。将近十年前,我曾给你们写过另一封告别信。据记忆所及,当时我感到遗憾的是我不是一名比较优...
  • 在人类历史当中,有这么一位传奇人物,他从未踏足时尚圈,却成为划时代的时尚标志;他从未创作过一部艺术作品,却成为人们眼中最具气质的艺术家。他是战士,他是切·格瓦拉...
  • 不论你认识他与否,你大概都不会对他感到陌生——他被印在T恤上、帆布包上、笔记本上、海报上,被印在文艺和摇滚的墙上,续着半长的卷曲头发,戴着贝雷帽,胡须拉碴但眼神却异常坚毅;他的...